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八 – 找到夜承影

幻影將食指立在唇中央、像是睥睨眾生那般地看著白玉石上的坦亞柔聲道:「噓……寧芙,妳不必如此堅定的。
妳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我們精心為妳準備了這麼多的藥人,待他們將妳伺候一輪之後,妳一定會變成修羅的。」

「你別想!我絕不、我絕不會成為修羅的!」

「嗬嗬,這無關妳想或是不想……我想妳也明白,妳愈是絕望,修羅的能力就愈大,妳說對吧!
雖說妳為了抗衡而有妳的辦法,不過……說真的,這些藥人下去,不管妳絕不絕望,我想妳成為修羅的時候,一定都是能釋放出最大的巫力的,嗬嗬。
來人!讓寧芙好好地享受享受這場絕望的盛宴吧!」

 

「修苒,妳確定夜兄會在這個方位?」

蕭鳴鴻看著這一排看來做工就比先前那些營帳高了不曉得多少檔次的營帳有些困惑。

他不明白為何夜承影會孤身一人就往這處來。

他們一行會到南方這兒來,一開始是為了確認莫妮爾是否為鎮國巫女,可惜他們來得太慢,莫妮爾已被送進了蛇窩,所以他們才會將計就計地進來蛇窩,順道探探蛇王的虛實。

既然三人都進到了蛇窩,夜承影怎不等與自己及修苒會合就進了蛇王可能所在的區域,她就不怕有危險、沒辦法脫身麼?

現在這情況,十有八九是她已經遭遇到了危險……蕭鳴鴻一想到此,眉心就皺成了一團。

「嗯……我是跟著藥師做記號的那個味兒走的……應該不會錯……」修苒輕巧地跳到了一個營帳上,「你瞧,藥師一定曾在這處停留過一會兒,這邊的味兒比較重。」

「嗯。」

蕭鳴鴻跟著伏在那處往四周瞧,這處的警衛不曉得為何,不如外圍那麼密集,可這處終究是算蛇窩的中心地帶,警備還是算森嚴的。

只是相比起來,外圍那些密集巡守的人,不像是因為需要嚴密防衛所以出動那麼多的人,真要說的話,倒是比較像在找什麼的形容。

蕭鳴鴻覺得有些心慌,夜承影失聯的時間太久,他現在與修苒僅能憑著空氣中極淡的記號味道尋她,可他們的速度因為搜尋的條件而如蝸步般緩慢,若夜承影真出了什麼事,這些浪費的時間,很可能就是致命的。

他的口氣不禁急切了起來:「那接下來呢?她往哪處去了?」

「接下來嘛……這……」修苒跟著味道,在營帳通氣口處有些疑惑。

「怎麼了?」

「沒事兒,蕭大夫,你先在這兒等等,修苒去去就來。」

「好。」

蕭鳴鴻見修苒從營帳的通氣口鑽進去,便也靠近了通氣口,以防修苒需要接應時,他無法在第一時間下去。

只是他才剛到那處,修苒又鑽了出來。

「怎麼樣?」

修苒搖搖頭道:「藥師確實是曾在下面待過一小會兒,不過現在並不在裡頭……我在那處撿到了一根又黑又直的長髮……藥師可能是帶著那人走了。」

「那現在呢?」

修苒確認了一下,指著來時的方向道:「往那處。」

蕭鳴鴻揚了揚眉,「那不是咱們來的方向嘛?」

「可我們來時並沒有聞到兩個味兒,應該是中途有改道。」

「好吧,妳繼續帶路。」

「嗯。」

修苒尋著那味道,終於帶著蕭鳴鴻來到了夜承影被段羽恒打暈的那處附近、原本夜承影帶著坦亞躲藏的地點。

蕭鳴鴻注意著四方的動靜,修苒在夜承影先前躲藏的那處摸索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了身。

「怎麼樣?」

修苒並未回答蕭鳴鴻,她蹙眉往前一躍,在落地處的附近蹲下來拾起了什麼,再站起身時,只是招呼了蕭鳴鴻,就開始向前狂奔。

蕭鳴鴻跟上她的腳步,邊跑邊道:「她、她是不是受襲了?」

「對!藥師在方才那處待了好一段時間……之後不曉得發生了何事,她就往後跳了一大步,再之後她的味兒就被沖淡了很多……以高度來看,她應該是被人給扛走了。」

「可惡,會是誰呢……」

修苒把撿到的東西塞進了懷裡,「很可能是個身手不凡的藥人……」

「藥人?」

「嗯,不然藥師的味兒怎會被沖得如此淡呢……我不曉得藥師為何不等我們就先闖了來,可藥師救的那人應該是被另外一夥人給帶走了……」

「另外一夥人?」

「對,修苒方才又撿到了藥師救的那人的頭髮,可那方向與我們現在走的方向不同,我想那人一定是被帶到別處去了。」

在他們言談之間,他們避開守衛來到了僅有幾個營帳搭在一起的營帳區附近。

雖說這處依然是在這片圈圍地裡,可這處營帳的用料明顯平平,且此處幾乎無人巡守,教人不難判斷,此處所住之人的身份定然是與先前大帳中的人不同。

若是再以夜承影能被對方襲擊並帶走一事上看來,這處住的很可能是北方武林中的高手,所以這高手是也投效了蛇王?

修苒循著快要完全淡去的味兒帶著蕭鳴鴻往正前方的一個營帳去時,就聞帳內傳來女子的叫喊聲。

「你不是最聽我的話麼!我讓你放開我!」

「段羽恒——不要!」

蕭鳴鴻一聽那已是帶著鼻音的叫喊聲,衝得比修苒還快。

就在他快要撞上帳壁的時候,帳壁直接被蕭鳴鴻凝的真氣給開了個口子。

帳內的段羽恒早已是覺察到了蕭鳴鴻的氣息,只是對於他能在帳壁上開口子一事有點兒驚訝。

不過那也只是有點兒驚訝而已,他一眼就看透要衝進來的男子功力比起自己差得可遠,於是,他不緊不慢地抬手朝那帳壁上的口子送了一個掌風過去。

「蕭兄!小心!」

「貞兒,這是妳的新歡?
哼、這麼弱的能力,能給妳什麼!」

蕭鳴鴻感覺到掌風襲來時其實已有些遲,但他還是聚了內力將兩手向前一伸,正面地將那掌風給接了下來。

可惜,他的內力練得就是不如段羽恒深,再加之他聚內力的速度慢了一丁點兒,這就讓他有些抵擋不住。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