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九 – 還我夫人

幸而這蕭鳴鴻在大多數過往的日子裡雖是以一名優秀外科醫師的名義揚名世界,可因家族的關係,他也不是從未到外頭出過任務的少爺。

尤以他到中土大陸前的那段日子裡,因為保護鞏毓靈而經常行走在槍林彈雨之中,再加之身手矯健、年紀輕等條件,他面對戰場上詭譎變化時的臨機應變是屬創意多的那種。

這會兒蕭鳴鴻正想著自己既被那帶內力的掌風給推擠著,只要他扛不住便是會受到嚴重的內傷,可這樣的攻擊方式,若以科學方式來看,不也是一種能量波動麼?

若自己能以真氣做個防禦障壁,是否能抵消部份的攻擊能量?

做出的防禦障壁只消為他擋住一瞬的攻擊,他就能有把握讓自己避開這掌風的迫害。

他聚起所有的內力一擋,同時在難以集中精神的這個時候,挑戰著自己的極限。

修苒從那道口子進了營帳之中時,聽見身後碰——地一聲,似是營帳外的不遠處有個什麼東西撞擊的聲音。

只是,修苒此時已無法去管身後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情形。

她甫進營帳,就看見段羽恒正壓在了夜承影的身上。

夜承影上身的衣裳已被撕成了一片片,掛在她身上搖搖欲墜,更難得一見的是夜承影雙眸佈滿淚花的形容。

修苒瞇起了眸子,彎身拿出了藏在靴子側邊的匕首,提氣向段羽恒攻了過去。

她這一提氣,放了不少的戾氣出來,段羽恒立即察覺來人的功力不弱,可眼下的溫香暖玉在懷,他實在是捨不得放開。

段羽恒一直到了修苒湊近到自己不能再近的距離時,他終於不舍地放開了軟榻上的夜承影,右手往旁邊一伸,抓住軟榻附近一支青銅製樹形連枝燈擋住了修苒的一個戳刺。

修苒的匕首被連枝燈給卡住,但她只覷了眼連枝燈,便曉得了自己的匕首相比連枝燈「鋒利」,她把內力下沉、讓匕首對著連枝燈繼續施力,連枝燈上的刀痕愈來愈深。

段羽恒發現對面這年紀小小的丫頭正加大對著自己的力道,立時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以余光看向了匕首與連枝燈的相交處,發現青銅上的刀痕十分之深,如繼續這樣施力去擋,恐怕……

段羽恒旋即挹注了內力到手上,再用力地把手一抬,匕首與連枝燈便同時飛了出去、刺穿了營帳的帳頂,且此二者在飛出去的同時,連枝燈上與匕首相交處應聲而斷,斷掉的那截青銅燈柱,咻——地就從空中插進了軟榻旁的地面上。

修苒在段羽恒將連枝燈往上抬時,倒是未費上太多的氣力去制止即將離去的匕首。

她毫不眷戀地將手一放,提起內力灌注在手上,就直接往段羽恒的身上招呼。

段羽恒這方對於飛出去的連枝燈卡在了帳頂上還燒起來一事亦不在意,他難得能遇上對手,只顧著興奮地與之對起招來。

蕭鳴鴻趁此機會衝進到了營帳裡,他脫下了外袍裹在夜承影的身上,打算把她給帶出去。

段羽恒當然是看見蕭鳴鴻正要將夜承影抱起,他飛快地拋下了修苒,要去阻止他。

「蕭兄,後面!」夜承影驚聲道。

蕭鳴鴻怎會感覺不到來自後方的殺氣?

他一手托著夜承影的背,抱著她順勢就倒在軟榻上向側邊滾了一圈。

待那一圈滾完,他抱著夜承影蹲在了那處,如豹子般銳利的眸光盯著段羽恒。

段羽恒過來的一掌被蕭鳴鴻及時的翻滾給避了開去,他另一手的五指微彎成爪就是往蕭鳴鴻的面上抓。

修苒在此時拿回了先前飛出去的匕首,再度攻了過來,段羽恒只好將爪化為掌,朝蕭鳴鴻送出了一個飽含內力的掌風,才回身接了修苒的招式。

蕭鳴鴻看著段羽恒朝自己的方向出了掌,空氣中有了一些小變化。

那景象就如炎炎夏日裡,日正當中下的石板之上,能看見隱隱約約蒸騰的熱氣那般,半空之中影影綽綽浮出了一隻朦朧透明的手掌,以極快的速度過來。

他急忙提起了內力、抱著夜承影一跳,那掌風落在了有些距離的另一側帳壁上,那處的柱子帶著布帳就這樣被生生地打穿了一個大洞。

「修苒!」

「蕭大夫,你們先走,我斷後!」

「想走,沒那麼容易!把夫人還給我!」

段羽恒吹了聲響哨,再不管修苒如何攻擊,迅速提了內力往蕭鳴鴻出帳的方向去,修苒見狀亦跟在他的身後。

蕭鳴鴻抱著夜承影往圈圍地外跑,一面注意四周有無可躲藏之處,他懷裡的夜承影有些虛弱地道:「蕭兄,金針、我放你那兒的金針呢?」

「妳現在要用金針?」

「嗯。」

蕭鳴鴻用一隻手先托住了夜承影,從懷裡拿出了針包給她,再要用雙手抱住她時,有人朝他攻了過來。

「切——,援軍這麼快就來了!」

蕭鳴鴻帶著夜承影閃了對方的一拳後,不慌不忙地抓住了對方的手腕。

他趁對方不備,用力地將對方往自己的方向一扯,並迅速地踹向對方下身最脆弱的地方後放開他,那人便痛不欲生地摔在了地上再爬不起來。

解決掉了一人,蕭鳴鴻也並未能再往前多少,這回前後各有一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來人一句話也未言,說出招就出招,蕭鳴鴻看著對方只是出了一手,就同時擋住二人向自己命門的攻擊,他跳起來用力地踢向面前的那個敵人,那人被他飽含內力的一踢給踢在了頸子上,直接昏死過去,同時,他身後的那人也倒地不起。

夜承影只是覷了一眼便道:「你的真氣進步得很快。」

蕭鳴鴻笑道:「這全是承蒙師父妳教得好。」

「呵呵,那既然如此,接下來就麻煩你儘量地穩一點兒,我好處理一下自己。」

「好。」

夜承影的手有些發顫及無力,她從針包裡拿出了一枝金針,刺進自己胸上的一處大穴上。

嗖嗖嗖——地幾聲,夜承影好不容易在自己身上下了幾針,可此時,她們已是被人裡三圈、外三圈地包了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