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七十二 – 青燄

坦亞微微勾起了唇角,夜承影微笑地看著她又道:「撐著,我馬上就把那些爛釘子給拔掉,我們一起出去!」

話落,夜承影抬眸,要撐起上身行動時,坦亞輕輕地開口道:「藥……師,我不……我不會……」

夜承影蹙眉垂眸,想到她的下頦還未復位,便道:「別說話,我先幫妳接上下頦,忍著點。」

話音還未歇,夜承影已是一個意料之外的動手,坦亞的下頦就這樣被接了回去。

「妳在這兒休息一下,我們馬上就能離開了!」

「藥師,不麻煩了,坦亞……記得去找德亞……神殿裡有叛徒……德亞定然知道……巫女……她……德亞、德亞可以找……找到巫女大人……」

坦亞的下頦被接了回去,說話感覺也不那麼疼,可她光是要遏止自己的變化,便是要竭盡心神,說的話自然也是坑坑巴巴。

那些磕磕絆絆的話語落入夜承影的耳中時,卻似是字字敲打在她的心頭上,沒由來的恐懼急速地飛升,她只好斥道:「坦亞,妳在胡說些什麼!」

坦亞眨了眨那雙赤眸,輕聲道:「藥師,走吧……」

夜承影似是明白了坦亞要做什麼,她一手撐在坦亞耳畔的石上,一手輕放在坦亞的頰側道:「坦亞!坦亞!妳別放棄呀!」

坦亞唇角上彎的幅度愈發地大了,她目光專注地看著夜承影,輕輕地說道:「放心,不是修羅……謝謝妳來救我……」

說著,坦亞笑著閉上了眼眸,在話說出口的末了,於心裡道了一句:藥師,真的謝謝妳,只可惜……到這程度,坦亞已無法逆轉修羅,也只餘最後一絲清明了……為了不如佈這陣的人所願,坦亞只能……

坦亞膻中穴上、那本已無光彩的巫女本陣猛地從中心迸現出了許多道的白色光芒,其中有一道最粗的白光向著密室的上方而去,在穿透了密室天花、穿過了綠洲的水,直達天際的時候,那白光與正中午天空上高掛著的那顆烈日相接。

夜承影被那些光的力道給推開,她蹙眉看著那道與天相接的白光,咬唇不住地搖頭,可就算是淚花不能自控地灑落下來,她卻也只能後退、再後退。

她無比眷戀地再看了眼坦亞,毫無遲疑地轉身往蕭鳴鴻的方向去。

夜承影邊跑邊看清了蕭鳴鴻那處的戰況,可她並未直接加入戰局,只是射出了許多擾亂用的真氣箭。

在用力出了掌擊退纏著蕭鳴鴻的人,她拉著蕭鳴宏往密室的邊緣跑。

「不是!是往這兒走!」蕭鳴鴻反拉了一把夜承影,「坦亞呢?」

「等會兒說吧!儘量靠近那暗道!」

二人且戰且走,在到了那片有暗道的牆前面,看不見有暗到的存在。

夜承影看往坦亞那處,她驚呼了一聲:「蕭,抱著我!千萬別分開!」

 

坦亞的巫女本陣在迸出白光通天不久,那些白光就幻化成一簇簇的青色火苗。

它們在密室裡到處躍動,沾上那些火苗的人全身起火,直到那人被火舌給吞沒舔淨,連點渣也不剩,變大後的火苗才會繼續尋找下一個目標。

可如此情景也未維持多久,夜承影注意到的時候,那些青色的火苗正有幾撮飛進了巫女本陣裡,可以火苗的姿態,夜承影認為火苗並非是自己跳進巫女本陣、而是被那陣給吸進去的。

青色火燄被吸進了巫女本陣的同時,巫女本陣本身亦是開始急劇地縮小。

夜承影看著坦亞那處驚呼出了那句後並未得到蕭鳴鴻的反應,她瞧了眼蕭鳴鴻還在應對著撲上來的敵人,她便急急地朝那處出了一掌。

掌風一出,強硬且成功地將蕭鳴鴻與其對戰的敵人分開,夜承影立刻上前一把抓住略顯出疲態的蕭鳴鴻的雙手,再一個回身窩進了蕭鳴鴻的懷裡、還把整個後背緊緊貼著他。

可即便如此了,夜承影似乎還稍嫌不夠,她將蕭鳴鴻愣住、不知該安放何處的雙手環在自己的腰上。

蕭鳴鴻對於夜承影突如其來的親暱一整個傻了,他想是不是因為自己失血過多,產生了奇怪的幻覺。

「蕭、快、快幫我!」夜承影低喝道,引得蕭鳴鴻的目光從怔愣地看著夜承影頭頂抬了眸。

他這一抬頭便是覺察到夜承影在兩人的外圍築起了一道又厚又實的真氣障壁,亦是看見了坦亞那處的異象。

當是時,蕭鳴鴻注意到了坦亞上身的上空那處已然不見先前他與夜承影下來時、在坦亞膻中穴上空的那個墨色的陣,那處現在只餘了一個墨色的圓。

他又注意到了坦亞附近有一簇青色的火燄正在「吞噬」一名守衛的過程。

在青色火燄吞噬完了一個人成了較大一簇的火燄時,那火燄的頂端如有風在吹似地,偏向了坦亞那處的墨圓,隨著那「風」的加大,青燄往反方向跳動了幾下,就彷彿在掙扎,可不一會兒,它的掙扎無果,就由燄頂開始,飛向了坦亞,進了那墨圓裡頭。

蕭鳴鴻看見如此,他懷疑,坦亞上空的那個墨色的陣大概也是被這圓給吸了進去。

還不待他推敲出什麼,那簇青色火燄進了墨圓,墨圓跟著快速地往中心一縮,看過去就像變成了一個大黑點。

「快、幫忙頂著!」

夜承影的聲音響起,蕭鳴鴻一個靈光一閃,瞭然了什麼,他道:「我們一起坐下吧,這樣維持的範圍較小,可以做得更厚!」

「好,一起坐下。」

蕭鳴鴻的這句話似乎也提醒了正攻擊著他們防禦障壁的人,那位「大哥」也察覺到了事情十分不對,他看向坦亞那處後發現了詭異,帶頭喊道:「護著自己!」

一時間密室裡的人再無人攻擊,企圖窮盡畢生所學,好全力地護住自己。

蕭鳴鴻與夜承影坐得像個「比」字,他以手、腳環抱住了夜成影,身體呈對夜承影保護的姿態,二人齊心將防禦障壁改成了圓形的樣式,以完完全全地包裹住他們倆又留有一些空間好做為應變。

他們默默地加固、加厚著真氣層,一面觀察著坦亞那處的點。

那點已縮得小到不能再小,且在那點的周圍的景色似是有些扭曲,還能見到一些閃電。

密室裡赫然有一道女聲厲聲道:「願巫力永存!哈哈哈!」

眾人循聲看向了坦亞那處,那浮在空中的點向下進到了坦亞的體內,緊接著,坦亞的身子成了一團青色的火燄,朝四周迸散開來,密室裡的一眾眼中,什麼都看不見,唯一片青色入眸。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