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六 – 新來的競爭者

車輪軲轆軲轆地轉個不停,情勢一觸即發的感覺隨著馬車愈漸進到待選妃的營帳附近就愈漸被香甜的脂粉味道給掩蓋住。

馬車在這段充滿著各種胭脂水粉味兒的路上行了一小會兒後,驀地停了下來。

安德莉雅從車窗向外問道:「到了麼?」

「到了。
安德莉雅妳先下車,來,你們兩個過來。」

「好的。」

安德莉雅與夜承影對看了一眼,後者將雙眸給閉上,繼續裝著沉浸在幻象裡的形容,安德莉雅確認夜承影的樣子沒問題,才開了馬車門。

她甫下了車,有兩名個壯漢也差不多走到了馬車門前。

其中一名壯漢將手搭上馬車門的門把,正欲上車,羅頓夫拿了一塊布走過來道:「小阿里歐,你們先把這個蓋在他身上再將他抬進去,以免他的樣子被人給看了去了。」

「是。」

二名壯漢擠進了馬車,到了夜承影的跟前。小阿里歐將手裡的布展開,那是一塊不太透的厚輕紗,他與另一人一起,一人拿著一邊,輕手輕腳地把紗巾蓋在了夜承影的身上。

在小阿里歐確認夜承影不會被紗巾給被悶到時,另一名壯漢正把另一邊的紗巾塞進了她腳的下方,以免風一吹,紗巾就飄了走。

他們倆戰戰競競、仔細謹慎地把夜承影從馬車上給搬了下來,隨即,幾名一同前來的大漢站在了夜承影躺著的架子兩側,以他們壯碩的身形擋住旁邊窺伺而來的目光。

羅頓夫的手一指,一群大漢就這樣齊齊圍著夜承影進了營帳,待他們一行進了營帳,安德莉雅趕緊將帳幔給放了下來,阻絕徘徊在營帳外的身影。

小阿里歐及另一名壯漢按羅頓夫的指示將夜承影放在已鋪好的軟榻上,就退出了營帳在外頭守著。

「安德莉雅,這個是重金加威脅才好不容易弄來的香水,還有這是我託人去買回來的胭脂水粉,妳到時候看情況使用……」羅頓夫瞧了眼夜承影皺了皺眉,「以他這天生麗質,我看這脂粉是白買了。」

「呵呵,沒關係,我會看著辦的。」

「好。
對了,卡洛婆婆說想看看選妃的結果便也親身來了。
只是她的腳程比較慢……我想她應該是到了之後才會進這區帳區找妳們吧,如果都沒過來,我想最遲也一定會在選妃前過來看看妳幫他打扮得如何。」

安德莉雅點了點頭道:「知道了。」

「她找妳們時,他……應該已經從幻境裡出來了,他畢竟是因為卡洛婆婆才落入我們手裡的,所以到時候妳要注意一下,可別讓他們倆互相傷害了。」

「好,我知道。」

「小阿里歐他們幾個就留在這邊看守,妳需要做什麼就儘量打發他們去做,有事也派他們去找我,我會儘快趕過來處理的。」

「好的。」

羅頓夫又再巡了帳內一回,向安德莉雅點了點頭,便往帳外走。

他才踏出帳外,便聽見帳區入口的地方傳來了熱鬧的聲音,想來,又是有人送了選妃進來。

羅頓夫雖說將夜承影送進營帳時十分小心避免別人看見夜承影的樣子,可這會兒已安然將她送進營帳,又有人在營帳的門口看著,可以的話,他當然得去瞧瞧別人都送些什麼樣的人進來,好心裡有個底。

他往前才走了幾步,瞥了眼這附近還空著的營帳。

這些讓小組送人進來居住的營帳位置其實是按著小組頭兒在蛇王心中地位所排,並非是送人來的小組頭兒可以隨意選擇的,所以一看便能知曉哪個小組頭兒在蛇王心中的地位高低,當然也能知曉哪一帳裡的人是誰送來的。

他自己所配到的營帳是屬這待選妃營帳區最裡頭的小區,因此,先前進來的時候,他一路上就已在注意有誰還沒有送人來。

印象裡,這全部三小區的營帳,前二區未使用的營帳只有寥寥可數的四、五帳……若是要再加上這處的兩個空營帳,也不過只有六、七個小組還沒送人進來……現在來的,會是誰呢?

當羅頓夫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營帳區入口的不遠處已經開始聽到了驚呼聲,他距離那處有些遠,只曉得有騷動,卻不知是為何。

他趕緊往前去瞧瞧,前方到底發生了何事。

 

這回被送來的女子不同於夜承影是乘馬車進來的,她被安排坐臥在一個覆著半透粉色紗帳的白色軟墊轎子上,由四個壯漢給抬著。

由於轎子的動靜較小,按理說只是會引起走在營帳間通道上的人的注意,可對營帳裡外的人來說,不見得會特別去看上一眼。

可送她進來的人甫進到第一個小區,就有大肆宣揚的意味。

轎子的前方有兩個大漢在前頭灑香水、有兩名大漢則撒著花瓣,最前面的那人則開口說著:「快來看呀!蛇王最美的選妃到了,她明眸皜齒,有如是北方的仙子,只要展顏一笑便是顛倒眾生!」

開初,那附近駐守在營帳外的人被「最美選妃」、「北方仙子」等誇張的言詞給吸引,好奇地圍過去瞧瞧這被送來的人生得到底是何模樣。

待前方較為靠近轎子的人透過紗帳看見到女子絕美的容顏,忍不住發出讚歎、又或是倒吸一口氣時,後方的人自然因為這些表情就把好奇饞蟲給勾了起來,人人都想看那女子一眼,也就不住地向前擠。

這樣的舉動讓還未圍過來的人也跟著想擠進前頭瞧瞧轎中之人是否真是美若天仙,那處就愈聚愈多人。

到後來,想見女子形容的人已不再是侍女或駐守的人,甚至有些本身就是來選妃的人因為聽聞到帳外的動靜而忍不住跑出來瞧瞧。

當羅頓夫終於走到騷動這處的附近時,他看見許多人擠在了通道上,還看見許多守著營帳的小隊長在派人往營帳區外擠。

他蹙了蹙眉,心道:前方不遠那轎子上的人真如此之美?

那人當真是美到得讓這些人遞消息出去給自己的頭兒?

見過女子的人因為被後方推搡得不適,又因已見過女子,便逆著人群推擠的方向出來,三兩成群地在通道邊討論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