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十二 – 對峙

只可惜,鞏毓靈身後的那名彪形大漢把腰往後一縮,人就像一支有著特細腰身的葫蘆瓶那般,輕易地就躲過了鞏毓靈這出奇不意的一捅。接著,她就這樣被人像是拎小雞一般給拎到了樹底下。

「哼,妳還真是像隻滑溜溜的泥鰍呢。」

「哈哈,像泥鰍能有什麼用呢,這還不是栽在了我們的手中。」

「是呀,可以帶她去跟賢王領賞然後去喝酒了。」

「嘿,這可全是靠我的小乖乖們,才能這樣快就趕在別人之前先找到的她呢!」

「是是是!你的乖乖們追蹤術是一流的。」

「嘿嘿,那當然!」

鞏毓靈才到樹底下,幾個形跡可疑的江湖人就緩緩地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們除了誇耀著自己的「豐功偉業」,還在她面前討論要將她帶進城去領賞還是讓賢王昊天道到城外來把自己給帶走。

不過,他們說話歸說話,手頭上的事可是沒忘,在他們互相吹捧著的時候,彪形大漢把鞏毓靈的雙手給折到了背後,另一人便過來以繩子綁住了她的手。綁她的那人留了一段不短的繩子好牽著她走。

他們似是也不怕她逃,那牽繩留了好長的一段,在他們拉著她走時,那群看起來兇神惡煞的狗兒圍在了鞏毓靈的周身。

鞏毓靈感到十分不舒服,可在戰場上成了俘虜就是這樣,能有什麼選擇?

她被迫跟著他們走了一小段距離後,走在最前方的幾隻狗兒突然不知為何跳了幾下,然後倒地不起嗚嗚地低聲哀號著。

那群狗的主人制止了其他的狗兒向前,他自己小心地往前一探,發現幾隻狗兒雖然閃避了幾下,最後卻還是中了暗器倒地,他忿忿地向後道:「有埋伏!仔細點!」

抓鞏毓靈的幾人聞言擺開了手腳,狗兒們奔到了那幾位江湖人的跟前,向前方大聲地吠了幾聲後,聲音全改為含在口中的低吼聲。那些嗚嗚的鳴聲聽來充滿著警戒、隱忍、等待命令的意味,由狗兒們向後貼著的耳朵及低垂的尾巴可以看出牠們正準備攻擊。

鞏毓靈注意到了,有二個江湖人已消失在可視的範圍裡。

不多時,暗器不斷持續地襲來,不遠處能聽見兩方打鬥的聲響,狗兒們在此時似是也收到了命令,齊齊地奮力向前衝去,鞏毓靈見自己的繩子沒人牽、也沒狗兒盯著自己,便趕緊走到了一棵大樹的後面以免被打得正興的二撥人給波及。

只是好死不死,她甫走到了樹影那深沉的黑裡,就感覺到了不對。

直覺讓她霍地轉身,就聞一個鐵血肅殺的味兒撲面而來,鞏毓靈快速地挪動腳步拔腿就跑,卻是在跑沒幾步的時候,她身後的某人勾起了冷笑。

那人不急不徐地將右腳往前踩了一步,就正好一腳踩在那條綁著鞏毓靈、又延伸出來落在地上拖累的牽繩上,鞏毓靈當然是就這樣毫無防備、理所當然地跌倒了。

她的這一磕,因為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她盡力地將雙腿蜷縮了起來並扭動著身體讓一側的肩膀能先落地,好避開自己的肚子直接撞在地上那處、有著一根十分凸起的樹根上。

鞏毓靈如願地護住了自己的肚子,代價便是左腿的骭骨狠狠地撞在了那樹根上,疼痛在瞬間似是刺進了四肢百骸,讓她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也因此,她的頭在落地時已無心力去調整,避無可避地撞在了地上那團盤根錯節的樹根上。頭在重重地撞上樹根之後的落地之時,臉側還先是在樹根的皮上狠狠地擦了一下,再撞到了地上的土石上。

那人循著牽繩,手來到了綁住她雙手的繩結那處,他一個施力,輕鬆地將鞏毓靈從地上拉到了半空之中,他們倆的臉就這樣直接地面對了面。

由太陽穴附近延伸至顴骨傷口上的血因鞏毓靈的臉轉向的緣故有些流淌到她的右眼上,她只能睜開左眼看著眼前的人,她認得這人的樣子。

只是,要說這人她認識嗎?

她也並非是真的認識他。

這人身穿著皮鎧,標準軍士將領的形容,他頭盔上插了一根紅羽,就是先前領著軍士堵著自己一行,又對著她們發射火箭的那人。

那軍士領頭人的嘴角掛著殘酷的冷笑,見鞏毓靈本能已是在發著抖卻還能冷靜地看著自己,心裡有些佩服。

不過,於他來說,佩服歸佩服,該做的還是要做,因此,他未拎著她的那手毫無懸念地舉起來,朝著她的後頸砍了一下。

鞏毓靈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那頭領見她的頭無力下垂,把她已軟下來的身體往肩頭上一放,打了個手勢,一群人就悄無聲息地往後退去。

另外那頭打得正歡的兩夥人,全然不曉得鞏毓靈已經被人給擄走,還是齊濱一邊打,注意到了那些狗群全往自己人這邊來,而那幾個江湖人也被他帶來的暗衛們纏得死緊……那郡主是跑哪兒去了?

趁機溜了麼?

齊濱打了個手勢,在戰場邊緣的兩名暗衛立時脫離了戰線,在附近找起了鞏毓靈。

好一會兒,其中一名暗衛匆忙地回來與齊濱咬耳朵。

「什麼!你說郡主已經被那群軍士給帶走了?」

「是。」

「確認無誤?」

「是,他們已經快到山腳下了。」

齊濱運起了內力吼道:「所有人聽令,立刻離開戰線下山!」

此時那幾名負傷的江湖人也發覺了不對勁,有一人反應了過來道:「那小丫頭竟然跑了!」

「快追!」

兩方人馬很快就成了壁壘分明的兩群,齊齊地往山下趕。

軍士們帶著鞏毓靈下到了山腳、還未下到平地時就遇上了莫邪及冥殤所帶領的搜索隊,一時間氣氛劍拔弩張。

兩方人馬對峙沒多久,從山上追尋而來的二批人馬也到了,讓一條還不怎麼寬闊的山道如此地熱鬧了起來。

軍士們的前方是御王府的暗衛,後面則是赫連皇太子的暗衛及賢王僱來的幾位江湖人士。

一般的人在前後皆被高手堵道、又這些人的敵意如此深厚的時候,這心臟若是不夠強壯、膽子若是不夠大,約莫是已經都被嚇得尿褲子了。

可這些軍士們在這當口兒的神情並未有什麼變化,那一張張板著的臉依舊是面無表情,似是下一瞬若被全滅了,也是眼睛連眨都不會眨一下的感覺。

三方人馬全盯著軍士們,不曉得這膠著的僵局會如何打開,所有人的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