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二十三 – 與夢重疊

灰白是受過不少訓練的軍犬,目前已連跑了三條岔路後的隧道還尋不著鞏毓靈,這表示了什麼?

方才自己也注意過,這洞窟裡並未被下了什麼陣,從灰白的樣子看來,也絕不會是牠的鼻子又中了什麼暗算導致不靈,唯一有可能的,便是敵方將鞏毓靈的味道佈滿了整個山洞裡,好讓他們即便是帶了灰白來,也不易找到她。

昊天嶺忍著滿腔的怒氣暗道:她的那兩個親戚是有多不希望她讓人給找到?

灰白奔跑的速度加快,這山洞裡到處都是郡主的味兒,牠只好以最笨的方法,一條條隧道有順序地找。

眼下明顯是事有蹊蹺的時候,昊天嶺在急著找人的同時,第一次在心底惋惜自己沒在那處抱一台先進的紅外掃描系統回來,有那樣的一套機器在,如此危急時刻便能用來提升搜索的效率。

終於,他們在第五條分枝岔道的末端,灰白率先找到了一塊布。

那塊布原先應該是屬於某件外袍的一部份,並且昊天嶺從灰白見到那布料的反應,便明白自己的揣測是對的。

擄走鞏毓靈那些人應該是觀察了她有一陣子,知道她每回去三得藥鋪時總會與灰白玩一會兒,怕是她人被劫走,很快便有人會想到去找那隻狗來尋。

如此也能證實在山谷前的岔道上有人故意用了薄荷,也是為了對付灰白。

灰白對於努力了許久卻只找到一塊上頭有著鞏毓靈味兒的布感到有些沮喪,昊天嶺拍了拍牠的頭,又往外去。

一人一狗繼續趕著找人,乍地,昊天嶺的左胸口痛了起來,那疼強烈到似是有隻看不見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心臟、強行抑制生命的跳動那般,他心中立刻浮現出不好的感覺,閉上眼時彷彿又看見預知夢裡的情景。

昊天嶺忍住那疼,帶著灰白急切地往隧道主幹道去,他們到岔道口時,遇上了帶著人進來的昊天承。

「嶺兒,我讓人散開搜索了。」

「嗯。這裡頭的幾條岔道都已經都搜索完畢,狀況我都寫在了分岔口,部份隧道內藏有鳳鳴軍。」

「方才我有聽見打鬥聲……。」

「等等,這……。」昊天嶺擰眉,覺得自己漏掉了什麼,他示意昊天承先別說話,凝神細想著。

不一會兒,昊天嶺啐了一聲,帶著周身的寒氣消失在了昊天承的面前。

昊天承覺得奇怪,跟在他的身後,卻是跟著他回到了山洞裡目前所知範圍裡最大的主幹道上。

昊天嶺吹了一聲暗號用的響哨,山洞裡所有御王府的人聞聲立刻訓練有素地停下手中的動作,靠在了山壁上。

有幾位正巧遇上敵人的,他們直接將敵人一招放倒再保持安靜靠在山壁上。

昊天嶺待洞內整個沉寂下來,他運了內力放大自身感官去覺察洞窟內所有的一切。

他聽見了洞窟裡有很多布料摩擦的聲音,還聽見了有許多兵器在輕微碰撞。他再持續深入,便聽見了水滴落在地面的聲音,更深更遠處還有水滴在水中的聲音以及十分輕微氣泡滾動的聲音。

滴水……夢……!

倏地,他運起了輕功飛快地往洞窟裡的一個方向掠去。

昊天嶺動作的同時,昊天承吹了一聲暗號,他跟在昊天嶺的身後,並在經過的岔道口留下記號。

洞窟內所有的親兵暗衛聽聞到了暗號,亦迅速地往自家主子的方向集結。

昊天嶺一路上狂奔,很快地,洞窟愈漸寬廣了起來,他來到了一片鐘乳石的區域。

這處洞窟的石壁就像蠟燭上融化又凝結的蠟油那般,圓滑又層層迭迭地附在了原本的石壁上。洞頂有許多鐘乳石以下尖上寬的形態垂在上方,地上也有不少有如自地面冒出頭、像筍子一般的鐘乳石,當然也有一些已上下連成一氣的鐘乳石柱。

昊天嶺甫一進入這片區域,眉頭就不由自主地擰了起來,這處與夢境裡的有幾分相似。

只是,他要再往前,前方卻黑壓壓地一片,那氣勢是即便他直接淩空飛過,對方也不會輕易讓他離開的形容,他只得停下腳步等待後方的暗衛、親兵趕上來。

昊天嶺攥著的拳頭上的青筋浮起,他壓著暴怒揚聲道:「如果你們惜命的話就快給本王讓開。」

那群人站在了那處,對於昊天嶺的話看似沒有反應。

鳳鳴軍原本隸屬於天耀的定安親王麾下,按說對於昊天嶺這位天耀的戰神應是十分熟悉才是,可那些人這會兒卻是眉毛連動也未動一下、目光也不曉得是在看向何處。

昊天承此時也趕了上來,他站在昊天嶺的身側,亦感到前方的那群人有些古怪。

兩兄弟對望了一下,昊天承點了點頭,昊天嶺腳下一蹬,往那群人的上方飛去。

就在昊天嶺的人在那群人正上方經過的時候,下方的鳳鳴軍開始朝著他拼命地丟黑丸子以及用力地將武器往上方攻擊。

昊天承啐了一聲,以真氣幫昊天嶺擋下他身後的黑丸子,黑丸子被包覆在真氣裡爆炸,幸而未影響到上方的那些鐘乳石。至於那些武器攻擊,根本是碰不到昊天嶺。

不過,昊天嶺覺得這樣不是辦法,那些人詭異得很,不曉得後招會是什麼。如此一想,他直接落在了那群鳳鳴軍的中心,那些人一見他下來,不顧可能會誤傷到身周的同伴,拿著武器的手就一伸一縮地開始攻擊他。

可惜,昊天嶺用真氣做成的屏障還在,那些人攻擊時連他的衣袍都摸不到邊,他趁著真氣障壁尚未被破壞,注意觀察著那些人。

這群鳳鳴軍的樣子實在是太不正常,眼神是顛狂且失去理智,那軍容也不如先前暗衛們稟報上來的那樣整齊,明顯看起來是棄子的形容。

「三哥,他們不是鳳鳴軍,他們被下藥了。」昊天嶺喊道。

「被下藥了?」

「對!直接用睡穴應對。」

「知道了。」

後方許多親兵與暗衛在此時趕了上來,昊天承擋了親兵,讓會真氣的暗衛阻擋攻擊,另一些有內力的暗衛上前對那些擋路的人點睡穴,他自己則是往昊天嶺的站位那處去。

昊天嶺在此時已不管擋路的那些人,自己仗著防禦障壁及昊天承會護著他的背後就直往前衝。

他才離開這群人就進入了一片地上都是乳白色石頭的區域,再沒多遠就看見了一大片靛青色的水池,那水池底下的礦石讓這池水閃閃發亮,水池的四周有許多的鐘乳石柱及鐘乳石。

那些個鐘乳石柱及鐘乳石不若先前區域那般有著許多顏色,其模樣與色澤皆同夢境裡的如出一轍。

昊天嶺心下一涼,難道,她真的……會如夢境那般……?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