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二十七 – 又來一個

昊天嶺對於那定情簪上的詛咒不置可否,德妃雖曾因光武帝逼問而提及那定情簪在被皇子插入女子的髮際時可斷女子是否為處子,可明確完整的說法還是自己從古老爺那處得來的。

只是古老爺所說的一切皆是琮瓍皇室應用血盟的情形,或許,赫連皇室使用的血盟還連帶了辨別受贈定情簪的姑娘是否已嫁娶過的能力吧……

昊天嶺對於赫連宸的這番回擊無話可說,只是回想當初鞏毓靈被迫收了一支這樣麻煩的簪子就有一肚子火,當即蹙了蹙眉。

「沒想到,天耀的御王竟是個強取豪奪的無賴!」赫連宸厲聲道。

「哼,你一個在赫連呼風喚雨的皇太子,也不遑多讓呀,且不說那定情簪是如何贈給我王妃的,光是皇太子你站在這處阻擾人救命,就說不過去了吧。」

「你!」

昊天嶺有些苦於自己無法完全將體內湧動的浪潮給強壓下去,況且眼下再繼續與赫連宸在此廢話亦對鞏毓靈的情況毫無幫助,他不想再理會赫連宸,徑自吹了聲響哨。

阿斯藍聽到了響哨從附近的林子裡向著京都的方向奔了出來,昊天嶺提起了輕功欲同阿斯藍會合趕路回府。

只是昊天嶺還未與阿斯藍會合,餘光裡已是見到數道箭影破風而至,他趕上了阿斯藍,用力地拍了阿斯藍右方的馬屁股讓他往右方跑,自己抱著鞏毓靈往左方掠去。

他才堪堪落地便聽見一個高八度的男音道:「唷!御王且慢。」

昊天嶺擰眉往那男音出現的方向看去,赫連宸亦是瞇起了眼睛看向了甫現身的男子道:「北原十四王子?你怎麼來了?」

楚秀成悠栽地踏雪而來,站定後覷了眼昊天嶺懷裡那張白慘慘的小臉道:「靈兒怎麼啦?小臉怎麼白成那樣?是給凍的嗎?
怎麼,御王不肯給她些溫暖?」楚秀成說到後面已是戲謔語氣。

「阿啦……」他一副自言自語的形容,「沒想到再見面已是隔了這樣久,還是在這樣的場面上……
靈兒這小年子也真是的,性子這樣犟,寧可扛著毒發時的不爽利也不肯來找本王子解蠱……嗬嗬,不過想想也是,上次她能為了不讓御王你為難,拿著匕首就對著自己的心臟去了,這性子要是不夠烈,也不至於會做到如此……」

楚秀成搖了搖頭道:「本王子還聽說很多人對於本王子的東西有著十分的妄想,本王子只好親自到這兒來一趟……
沒想到還真親眼見到這雙雄奪姝情景呀!」話末,他雙眸陰鷙地瞪著昊天嶺及赫連宸。

「御王,你就這樣放任你的小心肝兒麼?
你不怕你的小心肝兒會被制情蠱給折騰死嗎?喔——」他嘴角噙了縷邪笑道:「還是你已經在她蠱毒發作的時候做了她的解藥?她的味道嚐起來如何呀?」

楚秀成舔了舔上唇:「嘿嘿,本王子只嚐過一次便難以忘懷呢!本王子用過的東西好不好用呀?她在榻上有沒有讓你盡興呢?」

他往赫連宸那處看去,輕佻地說:「唷,都忘了,咱中土大陸上名聞遐邇的赫連皇太子也是想要本王子用過的東西……」

昊天嶺竭力抑制著怒氣,他心知肚明鞏毓靈同自己都是初次,可楚秀成對她如此貶低讓他先前強壓下去的氣息又制不住地奔騰了起來。他面上雖仍是淡漠的,可周身的溫度就如同他說不出的憤怒,降得比這下雪的天氣還要冰寒。

昊天嶺終是向楚秀成冷冷喝道:「你給本王閉嘴。」

那方,昊天嶺看似鎮定,這方被楚秀成點名到的赫連宸心中卻是驚駭。

他完全不知靈兒是何時中的什麼蠱,亦不清楚靈兒是何時被楚秀成給……?

難道是那時候?

赫連宸想到了先前收到的情報,靈兒有一段時間從雪國的淚泉別莊失了蹤後就追查不到人在何處,而她再出現時還是昊天嶺從楚秀成手中將她給救出來的……那她是何時拿著匕首刺向自己的?

這聽來不似是御王所命令的,所以是那什麼蠱的緣故?

他目光陰冷地看向了楚秀成。

楚秀成那雙總是陰鷙的眼眸這會兒有如彎月,而那張總是爾雅書生的面孔上更是難得樂得嘴角都咧開得似是到了耳垂處,他那副樂不可支的形容,就只差沒在臉上寫著「我很得意」四個大字。

他不依不饒地繼續說道:「東西借了總是要還的,雖然本王子對她其實沒有什麼興趣,但總歸是本王子用過的東西,終歸還是要還給本王子的。
既然你們都喜歡她,那這樣好了,本王子現在就發動那蠱毒,招待你們二位為首席上賓,觀看本王子同她是如何翻雲覆雨、顛鸞倒鳳吧!
哈哈哈!」

昊天嶺欲走,楚秀成帶來的至少百來名暗衛已上前將他與赫連宸都包圍了起來。

他抬眸,楚秀成還真的在催動蠱毒發作,他有些憂心地瞧了眼懷裡的人兒,心裡想著到底該如何才能脫困。

相對於昊天嶺看起來無畏無懼地站在那處,赫連宸帶來的暗衛不明白楚秀成在做些什麼,他們基於保護主子的心態,是直接把赫連宸給護在了中央。

楚秀成催了半天,鞏毓靈的面色依然是平靜無波、連動也未動分毫。

這情況與茵茵所言蠱毒發作時的樣子不同,也與上回他故意讓她以痛苦方式毒發的形容相異,他在分了心想了一會兒後,終於正眼去瞧了鞏毓靈。

鞏毓靈的身子比起前一回見到的還要纖細,昊天嶺抱著她就像是擁著一根毫無重量的羽毛似的,雖然看不出她到底有無懷孕,可當他見到她下身的那片濕紅時,他忍不住地吹了聲口哨,「她是懷孕了?」

說著,他又頷了頷首,認真地道:「難怪蠱毒會催不動,不過……嘖嘖,這可真是有趣呀!她看起來快不行了呢。」

昊天嶺拉了拉那件裹住鞏毓靈全身的外袍,他將外袍虛掩住她的口鼻以免等會兒她無法呼吸,他已盤算好先衝出包圍後直接……

只是他還未行動,說時遲、那時快,楚秀成已然發招了。

昊天嶺一面閃過一邊怒喝:「你們有完沒完!」

「嘿嘿嘿!俗語說送佛送上天,那麼要人死也是得親眼確認他斷了氣才行。
既然她無法為本王子所用,還把本王子搞得很慘,那本王子就大發慈悲地送她去投胎便是!」楚秀成邊說邊又往鞏毓靈身上發了重重的一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