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二十一 – 拖延

昊天嶺一行在岔道遇上已經先行的灰白及銀星時,灰白的狀態十分奇怪。

牠不停地在幾棵樹的附近打轉,並且打轉了老半天,跑得氣喘噓噓卻是令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曉得牠到底在做什麼。

按說灰白能追蹤鞏毓靈的氣味到了這裡,當然就有本領能找到鞏毓靈所在的位置,牠如何會這樣繞著樹跑,真是有些奇怪。

還有銀星,竟然十分有興致地在一棵樹旁吃起了草來。

牠那愜意自得的形容相對於一群急趕慢趕而來的暗衛親兵實在是悠閒地讓人匪疑所思。

昊天嶺見狀倒不急著罵那一馬一狗,只是瞇起了眼睛,讓阿斯藍停那一馬一狗活動處的外圍。

他觀察了一會兒,從馬上一躍,飛身到鄰近的一棵樹下拿起了一塊石頭。

這說也奇怪,就在昊天嶺甫拿起那塊石頭,灰白便立時停止了牠的徒勞,看似十分勞累地一屁股坐了下來。

昊天嶺走了過去,拍了拍銀星的馬脖子道:「你知道要等我,就不會提醒一下灰白麼。
現在已經可以走了。」

銀星看了昊天嶺一眼,嚼了嚼嘴裡的草。

昊天嶺說過了銀星就大步向前,一把將灰白從腳那處圈住抱起。

灰白本身是隻大型犬,除了小時候會被鎮定這樣抱,長大後就不曾被人如此抱過,牠驚了一驚,抬頭舔了舔昊天嶺的下巴。

昊天嶺將牠抱到阿斯藍的身旁,拿了水袋先倒了一些水在牠鼻子上沖了一沖才餵牠喝水,之後又拿了條肉乾給牠吃。

「牠們方才是怎麼了?」

「有迷魂陣,灰白又被人用了薄荷。」

昊天承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灰白在一陣補給後恢復了體力,尾巴左右搖得大力。

昊天嶺摸了摸牠的頭道:「我帶你探路。」

說著,昊天嶺一手攬著灰白在懷裡,跳上了半空,往岔道的右邊去。

他們離了岔道好一段距離才落地,一落地,灰白聞了聞,向昊天嶺叫了二聲,昊天嶺便抱著牠往岔道的左方去。

這回,灰白一落地,邊叫邊轉了幾圈,一臉興奮地要往前衝,銀星聽聞牠的叫聲,便往這處來,阿斯藍以及其他人亦全往這處移動。

昊天嶺以內力道:「雲頎,你就在岔道那處等,待人會合集結,直接往這邊走,我會沿途留記號。」

「是。」

昊天嶺帶著灰白,直接坐在銀星的背上,一行人由灰白領著,順利地往前行。待到能見到前方有處山谷的時候,驟然山谷方向傳來了轟——地三聲巨響,那巨響還伴隨著山搖地動的感覺。

震耳的聲音回盪在山谷中驚嚇了許多動物,一時間可以看到許多冬日窩在巢穴裡頭的松鼠、兔子等等被驚嚇地從巢穴裡往外奔、許多的鳥兒從林間撲翅飛出的景色。

當然,他們騎乘的馬兒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給嚇得亂了隊型,昊天嶺看了眼阿斯藍、還拍了拍銀星的脖子以示安撫。

阿斯藍不愧是戰場經驗豐富的馬王,牠很快就定了心神,長長地嘶鳴了一聲,再加上御王府平時對於軍馬的訓練,其他的馬兒亦是很快地恢復到平時的狀態。

昊天嶺聽聞那聲響時暗道不妙,別人不清楚那是什麼聲音,可對他來說,那可是當年在出生入死時不知聽到過多少回的聲音,他如何能不知曉山谷裡有何事發生。

他率眾策了馬兒加快了速度,往山谷方向趕。

一行在進入了山谷沒多久,他們便遇上了一位原本是盯著北方眼鏡蛇頭兒的暗衛,那暗衛被他的小隊長派回京都去稟報先前的所見所聞,因此他一見到昊天嶺往山谷裡趕,立時就出現在昊天嶺的跟前向他匯報。

「主子、殿下,先前那對男女進了一處山洞,不過他們在那處並未停留多久就離開了,只是在他們離開之後,山洞的入口處就被人弄得落石坍方得看不見了。」

「你曉得他們進去山洞裡做什麼嗎?」

「不清楚,他們到的時候,山洞入口的附近都是他們的人,屬下無法離得太近,也無法跟進山洞之中。」

昊天嶺擰眉道:「你有看見他們用什麼手法讓落石掉下來的?」

「屬下並未看見,可落石掉下來之前,他們用火折子點在似是棉繩之類的繩子上頭,接著繩上的火被引到山壁上,就轟地一聲巨響,落石土塊就掉下來掩住了洞口,如此的方式他們共使了三回。」

「知道了。」暗衛被昊天嶺如冰的聲音給嚇了一跳,抬頭只見昊天嶺的眼眸中盡是血色。

昊天承問道:「現在那處還有那對男女的人麼?」

「有留一些人在,大部份的人在他們走後已經撤離了。」

「好,就請你帶路吧。」

「是。」

昊天嶺在此時冷聲道:「全員聽令,等會兒應戰時小心炸藥,最好別讓他們有機會使用,若他們用,會真氣的人就按先前暗衛長的方法,以真氣包覆敵人。
另外,儘量將鳳鳴軍給活捉,本王有用處。」

「是。」

一行人跟著那位暗衛還未到山洞的入口附近已是與剩餘的鳳鳴軍交戰起來,昊天嶺將戰場留給其他人,自己急匆匆地讓那位暗衛領路往入口處走。

待他到了入口附近,那兒已是亂石沙土一堆,堵得完全看不見洞口。

他冷著臉攥著拳往附近的一處制高點去,俯視著下方的情形。

下方的戰場上,雲頎已帶著後援過來了,而場上亦如昊天嶺所料,有些人以自身作為炸藥往親兵的陣型裡鑽,讓戰場上時不時能聽聞到碰——的爆炸聲,懂真氣的暗衛依昊天嶺先前所吩咐的,穿插在親兵、暗衛之間,再加上雲頎、昊天承也在裡頭,戰鬥在實力懸殊且炸藥無法發揮作用的情形下,不一會兒就結束了。

「這些人並不強呀,他們若要守住這裡,怎會派這樣的人留在這兒?」昊天承搔了搔後腦勺,比鄰在昊天嶺的身側。

昊天嶺很快地反應過來,咬牙切齒地道:「好一個拖延時間!」

他一個飛身下了制高點落在雲頎身旁道:「雲頎,好了沒?」

「是,差不多了。」

「身上的東西都搜出來了嗎?」

雲頎的手指了一旁的山坳處,「搜身搜出來的東西都照王爺所說的間隔排開擺放在那片草地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