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三十 – 偷雞不著

「昊天嶺」在發了第二次的真氣爆斬後,發覺自己掌控身體的情況不如先前,再加上周圍的那些哀號聲就像是戰鼓那般,一聲聲地憾入原先靈魂的心神之中喚他回神,反之,對現在的他來說,那些就是魔音穿腦,嚎得他無法再維持意識的清醒。

昊天承在此時聽聞到了從山谷那方趕來的雲頎率隊過來的馬蹄聲,以及另一側應是昊天策從京都城派來增援的馬蹄聲,他連忙把防禦障壁往上撐、向上頂,直到那些個巨網被撐到了半空,他再控制防禦障壁帶著網子落至一旁,然後吹響了一道尖利的哨聲。

那尖利的哨聲似是激得昊天嶺更加地不穩,他看來有些不支,無法感知到體外的一切。

昊天承想,這是個好機會,便急忙從懷裡掏出了一包先前從承影藥師那處得到的藥草。

他一出手就是緊捏著昊天嶺的下頦,想強硬地把他的嘴給撬開,好將那些藥草塞進他的嘴裡。

「昊天嶺」掙扎著,空著的那手先是用力地抓了上來,他想抓住昊天承那隻箝住自己下頦的手,將之捏碎。

可他的手去抓著的時候卻是無法握住昊天承的手腕,他的手只能抓住昊天承手腕的外圍,就被看不見的東西給隔了開。

「昊天嶺」氣得想把左手上的鞏毓靈推落到地面,好讓他能騰出另一手來幫忙。卻不知為何,那手似是有人加了力道在那兒,他無法把鞏毓靈給放開,只好將自己能挪動的手改往昊天承的脖子上招呼。

昊天承在先前就已先將幾處可能會被攻擊的地方用真氣給做了一圈環狀的阻擋物,昊天嶺若真要對自己如何,還得先將那些阻擋給捏碎了才行。

只是,昊天承雖未低估了昊天嶺的能力,可昊天嶺破壞那環狀阻擋的速度比昊天承預計的來得快。

就在昊天嶺的單手捏碎了那阻擋,直接碰觸到昊天承的脖子時,昊天承已先從藥包中摳出了少量的藥草塞在昊天嶺的鼻孔上,並趁著他因吸進那些藥味而讓體內掙扎加劇時撬開了他的嘴巴,強行將藥草全塞了進去。

當昊天承正死命地摀住昊天嶺的口鼻、不讓他在掙扎之中將口裡的草藥都吐出來的時候,那排未受真氣爆斬攻擊的人終於回過神來,他們舉起了武器就往昊天承、昊天嶺身上攻擊。

咻——,幾道破風之聲響起,接著便是連續噗哧噗哧地數聲,昊天承連動都未動,他身後的敵人就一一倒下。

「瀟瀟,謝了!」

「您別這麼說,這是瀟瀟該做的。」

昊天承扭頭向瀟瀟點了點頭,回頭繼續察看昊天嶺的狀況。

昊天嶺的眸色逐漸深沉,慢慢地回到了墨色,面上掙扎的動作也緩了下來,他閉上了眼休息,只餘額上的一層汗能讓人看出,他先前耗費了不少心神才將那邪性給壓下去。

一直到了此時,昊天承的雙手才敢放開昊天嶺,他單膝跪了下來,欲將昊天嶺臂彎中的鞏毓靈給抱進懷裡,好送她離開去救命。

可昊天嶺不肯放開鞏毓靈,昊天承靠近他的耳畔試圖說服他:「嶺兒,你讓我先送弟妹回去吧。」

昊天嶺睜開了那雙墨眸,在用力地把鼻孔上的藥草噴了出去、把口中苦澀的藥草嚼爛吞下肚後道:「不用,我自己送他回去……看她的情形,我想請三哥幫個忙。」

「好,你說。」

「上回三哥的屬下不是說冰寒珠母貝要吐珠了,不曉得送回來了沒有?靈兒可能會需要用到。」

「這……不是說三哥小氣,那冰寒珠的珠如其名,寒涼得很,弟妹懷著身孕,用冰寒珠會不會……」

昊天嶺抱著鞏毓靈,有些搖晃地站了起來,他搖了搖頭道:「藥師們會有定奪的,我只是想沒有玄冰可以延命的情況下,是否會需要用到冰寒珠為她保命、延命……」

「好,我立刻去聯繫。
你這樣行嗎?」

「緩一會兒就行。」昊天嶺往某處看去,「那北原十四王子還請三哥也順道處理一下吧。」

昊天承亦向那處看去,吹了聲口哨:「嗬……他這回偷雞不著,搞得腿也沒了……他安份些治傷的話……我會讓人送他回去的。」

「嗯。」話落,昊天嶺吹了聲口哨。

「御王殿下,城裡都安排好了,郡主一回去就能直接讓藥師們照看。赤羽營的人應該也快到了。」

「嗯,我們先回吧。
三哥,冰寒珠就託你了。」

「好。」

阿斯藍跑了過來,昊天嶺直接抱著鞏毓靈飛身上了馬,瀟瀟帶的人護送他們一路快馬回都城。

昊天承目送了昊天嶺離去,正巧雲頎也到了。

「雲頎,我得先去處理個重要的事情,這些俘虜不掀浪的話,你就看著辦。」

昊天承朝著雲頎擠眉弄眼了一番,雲頎蹙著眉,心道:宇王殿下這是葫蘆裡賣什麼藥呀?

雲頎眨了眨眼,順著昊天承瞥過去的目光,就見到楚秀成痛苦地坐在地上,他身旁的是他的心腹秦子瑧。

秦子瑧亦是滿臉痛苦地跪在地上,正忍著痛在為楚秀成上金創藥止血。

雲頎再仔細一瞧,秦子瑧的左腳的腳趾全沒了,而楚秀成雙腿的骭骨只餘一半,剩下的一半與腳板落在附近的地面上。

他再往四周瞧,相對於先前看到被腰斬的屍體,這附近的暗衛們都還活著,只是幾乎每個人的髕骨以下都沒了,所以到處都是哀號聲

他暗道:噢!原來宇王殿下是這個意思呀。

雲頎恭敬地朝昊天承道:「屬下明白了!您先去忙吧!」

「好!
對了!赤羽營的人很快就到了……既然你方才是因為暗號拼了命地趕過來,就帶人先在這處休整等他們來吧,等他們到了,就先全權交由你指揮。」

「是。」

 

「您真是厲害呢,想我在這兒這麼久都套不出足夠有用的信息。」

「這沒什麼,若妳有學過魅惑術的話妳也會的……不過,我記得妳們族裡不是也有類似的香或什麼的嘛,妳沒用過?」

「有是有,可……您看看。」安德莉雅從一個木製的盒中挖出了一小杓香粉放在了八仙桌上。

夜承影用手捻起了一些,拿到鼻下聞了聞,面色一變:「這香粉被動過手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