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三十三 – 合力救命

慶長藥師在那頭已切完了脈顯得神色肅然,一見到元谷藥師過來,道了句:「三師弟,你先為她切一下脈。」

「好。」

慶長藥師向一旁正揉著腰站起來的小香道:「這位姑娘,請妳讓人去準備熱水,熱水愈多愈好,順道讓廚房的人送一些鬼椒、薑黃進來,若無鬼椒,就備府內最辣的辣椒。
對了,還有讓人搬一罈子烈酒還有二罈靈泉水過來。」

「是。」

小香扶著方才被撞疼的腰,腳步略微有些怪,慶長藥師見狀,覷了下還正把著脈的元谷藥師,出手在小香的後腰及骨盆上各敲了二下,小香便立刻感覺好多了、身子也能直起來了,她趕緊向慶長藥師道了謝,急忙往門外跑去。

慶長藥師轉身,問王元谷道:「如何?你診好脈了麼?」

「嗯,好了。
沒想到她這樣的身子骨,懷的竟然是……師兄,你覺得我們該從何下手比較好?」

「姑娘的元氣大傷,蠱蟲被消耗得很……我們得用金針固住郡主的精氣神才行。
另外,姑娘的身子已是太寒,可為了讓她能順利保住性命,玄冰之類的東西不能不用,蠱蟲與孩子們又怕寒……你能先引導蠱蟲進入休眠嗎?」

「師兄的意思是讓蠱蟲休眠,好降減牠的耗損才能保住孩子們是麼?」

「對,依你先前所言,現在等於是姑娘、蠱蟲及孩子們的命都綁在了一塊兒、三者缺一不可……」

「嗯……蠱蟲在上次郡主跌進冰窟後為保住孩子已是虛弱很多,現在還沒養肥就又遇上郡主被浸在了冰水裡的事。
再加上殿下為了保住郡主的命、餵給郡主息聚延命丹,在為郡主輸入內力護體時又有中斷……現在只待殿下先前輸入的那些內力散去、郡主體內解除了龜息狀態,蠱蟲恐怕會先被凍死。」

「沒錯!」慶長藥師點了點頭,續道:「而且若姑娘體內過寒,她的生命之火很可能隨時會熄滅,所以我們現在就分工一下,三十支金針,你十支、我二十支,頭先的二十支針我們輪流下,再後來,我下針,你就負責處理蠱蟲的部份。」

「好。」元谷藥師掂了掂屋裡頭的溫度,他向外喊了一句:「地龍維持在這個溫度。」

「是!」

元谷藥師聽到屋外的回覆,去搬了張繡凳放在榻前的腳踏上,慶長藥師將裝著金針的盆子放在那張繡凳上,元谷藥師站在鞏毓靈胸側的這處,慶長藥師則隔著那盆子站在她腹部的這側。

二位藥師對望了一眼,兩人同時伸手在小盆中以酒洗手並從中摸出了一隻金針,他們有默契地又同時運了一口氣,便由慶長藥師開始往鞏毓靈的身上扎針。

一支、二支……金針被輪流地落在了鞏毓靈的腹部及幾處大穴道,待到慶長藥師在扎最後十根針時,元谷藥師將手懸在鞏毓靈的左胸上呼喚蠱蟲出來。

蠱蟲慢慢吞吞地現身,牠的身影還未完全浮出時,金蜂已是很歡快地從元谷藥師的頭髮裡頭飛了出來。

金蜂在元谷藥師的頭上繞了二圈,元谷藥師也不管蠱蟲是否已完全浮出來,就把懸在鞏毓靈的左胸上空的手給收了回來。

他嘴上碎碎唸著什麼,以劍指指著鞏毓靈的左胸處,金蜂就往那處飛去,牠在那處的上空以十五角籠目結的形狀飛舞著。

浮出的蠱蟲似是被金蜂飛舞的樣子給迷惑了,牠先是跟著金蜂的節奏搖頭擺尾,最後逐漸地蜷縮成了一團停在了肉眼能見的地方。

金蜂在蠱蟲停止動作了之後,又再飛舞了一小會兒,最後落在了鞏毓靈的左胸上、蠱蟲浮現之處,以尾部螫了一下蠱蟲。

牠在做完這事後,搖搖晃晃地飛了起來向元谷藥師的方向去。

元谷藥師此時像是頓失了力氣,直接一股腦兒地就坐在了腳踏上,他取下腰上的一隻琉璃瓶,倒了點其中黃澄透亮的東西在掌心,金蜂就飛到他的掌心,吸起了「點心」來。

這方慶長藥師見元谷藥師已讓蠱蟲睡了,忙不迭地落下了最後的三支金針。待他落完最後的這三支針,也是累得直接攤坐在腳踏上氣喘吁吁。

昊天嶺親自將二位滿頭大汗的藥師給扶到屋裡的一張羅漢榻上,小武過來遞了兩杯涼茶給藥師們,再走到床榻那處將內外兩層的芙蓉帳都給放下來,以避免被人見著鞏毓靈的身子。

「藥師,請問婢子現在能幫郡主擦身了麼?」

「可以,不過妳們要小心點兒,儘量避開有金針的地方。」

「是。」

小香去端了一盆熱水進來,同小武一起進了芙蓉帳,兩人在帳內為鞏毓靈清理著身上的血跡。

芙蓉帳外,慶長藥師從袖袋裡拿出棉帕抹額頭,屋子裡的溫度高得有如夏日的豔陽底下,他額上的汗抹了好一會兒還是不停地冒出來。他緩了緩,隨便喝了二口茶就急急地拿出了炭條及紙張寫下藥方。

「三師弟,你瞧瞧有沒有要加的藥。」

「好。」

元谷藥師接過紙看了藥方蹙眉道:「二師兄,瞧你這藥方子,你是打算把她丟進冰窟裡急凍救急麼?」

「其實是想用玄冰的……可這處沒有玄冰……若只是讓姑娘進雪地裡恐怕那溫度還不夠……」

「那寒沙花子的量是不是有些高,既然你有用熱沙花子,怎不全用熱沙花子替?」

「你忘了,師兄上次救個婦人,把我們手中的熱沙花子幾乎都用光了,眼下的熱沙花子不夠,只好用寒沙花子頂上。」

「唔……」元谷藥師眨了眨眼,「可我的蠱蟲……讓郡主進冰窟不甚好吧……」

昊天嶺聽聞至此,擰眉問道:「藥師,如果有冰寒珠會不會比進冰窟好些?」

「這是當然,以冰寒珠或玄冰的性子來說,一定是比冰窟更能幫助姑娘穩住現在身子的情況,可惜冰寒珠如此稀有,師門裡的冰寒珠都在虛無縹渺上,現在也不可能送過來……玄冰不是得去玄冰谷便是得去雪國帝都,我記得帝都那處的雪窖裡應該還有一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