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九 – 混戰 III

「您別急,暗衛長不會有事的。」

鎮定見她焦心又不安的樣子便吹了聲口哨,幾位暗衛聞聲上到附近的樹頂來。

「有人知道爆炸那處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回鎮隊,方才已有人去探,還未有回報。」

「好,再派個人去,郡主想知道那處的情況。」

「是。」

「你,你先去通知城門那處讓援軍立即出城。」

「是。」

「郡主,快走!」

小六忽從樹叢之下以輕功跳上來大喊,樹上的幾人就聞轟——地一聲,腳下的樹枝劇烈搖晃並從底下往上竄。

鎮定急急地抱住了鞏毓靈往旁邊的樹梢上避難,他們在移動的時候,鞏毓靈見許多樹枝、樹幹飛上了天,有部份上來的時候尾端還著了火,那些樹木的殘骸越過了鞏毓靈的身側往上飛了一小段距離後,又重重地往下墜去。

鎮定帶著鞏毓靈到了一旁的樹梢上卻不能停下來,他們不曉得下方發生了何事,只知道當他們往一旁避開時,連著是一片的樹都是相同情況,他們不停地在一棵棵樹頂之間跑跳,彷彿跑在半空中一條看不見的道路上似的,好一會兒,才落的地。

鞏毓靈在這危險的過程中還是不由得在心裡覺得十分奇妙,奇的不止是能在半空中走,還奇怪那些飛上來的東西有時是明明朝著自己而來,卻止步於自己的一寸之遙便往下落。

不過她還未能細想方才的體驗是怎麼一回事,就得先面對被那些軍士包圍的景象。

軍士們之後,原本參天茂密的一片樹林,眼下已被毀得是七七八八,從那些斷枝殘幹能猜測出他們先前丟出的炸藥,其火力之大。在這還未破曉的清晨,林子裡的火光足以讓鞏毓靈看清自己現在的情況。

鞏毓靈抿了抿唇,現在的危機不止是自己的,雖然堵著自己的人數也才三十來位,其中並有負傷者,但如此整齊的軍容,又帶著在這冷兵器時代沒有的強大火力,看了都讓人會為天耀的都城捏上一把冷汗。

鎮定鎖著眉,他知道王府的暗衛查了幾日都還查不清眼前這些人的底細,他們手中握有炸藥一事,更是未被查出來過。

方才他們的那一炸,範圍看起來很大,不知道王府其他的同袍目前的情形如何,而身邊,當前只有寥寥幾位在這波爆炸前聽哨音前來還未受命離開的下屬,且,這幾位下屬還是未具有真氣能力的人……。

鎮定放開先前抱住鞏毓靈的手,緊盯著敵方領隊的人並往前站了一步。

他為了預防萬一,大手一揮,幾名暗衛以同心圓方式將鞏毓靈圍在了正中心。

與鎮定面對面的那位領頭人是位標準軍士將領的感覺,也許是為了便於識別,那人的頭盔上還特地插了一支紅羽。只是,莫說從這場戰事的開始,即便是先前這群人在義莊附近出沒時,鎮定也未曾見過此人。

尤其,這人選擇在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就算是見過大場面的鎮定,也忍不住覺得這人身上帶著一絲詭異的氣息。

鎮定在與對方對峙之中,默默地建起了一道看不見的防禦障壁,將自己、鞏毓靈及身邊的幾名暗衛包圍在其中。他暗自慶幸自己有這真氣的能力,在這種時候,這能力簡直堪比是一道保命符。

他建好了防禦障壁便開始凝起真氣箭,可他還未及凝好箭,對方已經射出了幾十隻羽箭過來。

所有的人都緊張了起來,擺出了要迎擊那些羽箭的姿態,卻親眼見到那些箭叮叮咚咚地停在了鎮定身前的半空之中。

軍士們對此均瞠目結舌,唯帶頭的軍士似是見多識廣,他先是面無表情,接著冷笑了一聲,從箭袋之中拿出了一隻羽箭,親自張弓搭箭。

咻——地一聲,那位帶頭軍士的箭將原本一隻停在空中的羽箭射成了兩半,並且還讓原本的箭頭更是往鎮定的方向前進了一些,接著,他傲氣凜然地又拉了弓,射出一隻火箭。

小六不知為何自己一見那火箭就驚慌失錯,他大喝一聲:「鎮隊!出呀!」

鎮定被小六的一喝給驚了一驚,當機立斷將他們後方的防禦障壁撤掉,吆喝道:「後方走!」

他們全部的人甫出了障壁,那火箭已然到了那帶頭軍士先前射出的箭的那處,眾人便聽碰——地震天聲響,火光從剩餘的防禦障壁中冒出了好長的一條火舌,也因為如此,防禦障壁的形狀被明顯地揭露了出來。

帶頭軍士見狀,嘴角輕挑地揚了揚,他打了個響指,帶著鞏毓靈的小六忽地連往旁邊閃,可他閃過了數支冷箭,背部最後還是中了一支與原先那些冷箭完全不同方向過來的羽箭,小六因此失衡,他們倆就從高空中往下跌落。

落地的過程中,鞏毓靈抽出小六的腰刀、用力地往身旁的樹上劃,小六見狀,怕她握力不及,咬牙用著肩上受了傷的那手握住了她的手,腰刀就這樣逐漸地入了樹身,也大大地降低了他們落下的速度。

小六藉此穩了身形,雙腳一抬踩在了樹幹之上,用力一蹬,便把鞏毓靈帶到附近的一處樹梢,還不待鎮定及其它人過來接應,他們所在的樹就又被那些軍士給炸了。

幸運小六雖說是經常能在危機來臨的時刻預先察覺不對,以避開那致命的一擊,可他終究不是鎮定、石衛之流,他武功及內力雖有中上階的程度,可他卻是個沒有真氣能力可供護體的人,他只能帶著鞏毓靈繼續往一旁撤,又因他沒辦法凝出障壁保護她不被那些飛上來的東西打到,他便以身體護著她,儘快退到爆炸不及之處。

偏生小六在這時發現了自己的不對勁,他以內力確認了體內的情形,原來,方才射進體內的那枝箭上不止淬了毒,還塗上了四面楚歌,他無法再以內力帶著自家郡主走,只能落在一處看起來較為隱密的地面上。

「郡主……抱歉,小六只能帶您到這兒了。」

鞏毓靈一落地,以不遠處的火光能看見小六簡直像是個血人一般,身上的夜行衣上到處都是被劃開的口子,有些口子上還掛著或插著樹枝之類的東西。

「你怎麼了?」

小六搖了搖頭,「箭上有毒,還有四面楚歌。」

「藥呢!王府配的解百毒呢?」

「您快走!」

鞏毓靈並未理會他,她逕自在他身上摸了起來。

由於王府的暗衛在配置各項物品的時候都有嚴格規定放置的位置,她很快便從小六的懷裡摸出了幾隻小瓶。她辨出解百毒的小瓶,直接倒了二粒小藥丸塞進小六的嘴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