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三 – 雪晴遇險

石衛離開了鞏毓靈的屋子,鞏毓靈面對書案上攤開來的竹簡並未立刻再提筆寫些什麼,她坐在書案那處,將細心收藏的相片從懷裡拿了出來。

鞏毓靈將原本被折成兩半的相片攤開撫平,就見鞏致彥與昊天嶺的笑臉同時出現在了眼前,她有些怔愣地看著相片上的二人。

昊天嶺說他與父親是好友,這事大概是真的。

相片中兩人親近的形容,確實明顯能感覺出他們的感情並非只是一般的朋友或點頭之交。她再從二人肢體動作所顯露出的毫無防備可以認定他們之間的友誼是非比尋常的深厚。

父親能露出那樣放鬆的樣子,在她打小到大的記憶裡,只有對著母親還有她們三兄妹時才會顯露出來,一般對著外人,大概只會覺得他是個笑面虎吧……所以父親與昊天嶺合照時能是那樣的形容,對自己來說,有些不可思議。

既是如此,他說他沒有殺了父親,或許真有幾分可信,可自家父親卻真真是死於那場爆炸案是怎麼一回事?

實情會是什麼?

難不成是有別人出手,然後陰錯陽差地讓昊天嶺揹鍋麼?

鞏毓靈看著父親在相片中的笑顏,喃喃道:「父親,真相到底是什麼呢?他真的沒有殺了你嗎?」

她停頓了好一會兒又道:「我想了好幾日,今兒才讓石大哥去告訴他,說我願意回府的事……我想,我……我們與他之間的糾葛再如何也不該牽連到了孩子的身上,既然毓靈腹中的孩子註定在一出生時就會失了親生的母親,為了他,我應該要回去,別讓孩子出生時也沒有父親,成了孤苦零丁的一個人……毓靈一想到孩子萬一被無良的人給帶走,甚至被人拿捏利用就覺得這樣十分地不妥……。」

鞏毓靈眨了眨眼睛,雙眸裡的水霧凝結成了的淚水不爭氣地溢出了她的眼眶子流淌在了臉頰,最後滴落在相片之上。

她趕緊用手將淚水撥掉,卻發現滴在相片上的水滴愈來愈多,她只得將相片放遠些,用棉帕擦了擦。

「父親,毓靈真不曉得回御王府的這個決定到底是對或不對……好希望您能告訴我……。」在屋裡的動靜默了好半晌後,只聞鞏毓靈說了那麼一句還帶著一聲似有若無的嘆息。

 

「王爺,舒哥來訊。」先至前方村落探路的雲頎騎著馬兒往昊天嶺的方向而來。

昊天嶺頷首,將右手伸向上方道:「休整半個時辰。」

「是。」

得令的暗衛們紛紛勒馬,開始做休整的準備。

雲頎一到了昊天嶺的面前,從舒哥腳上取下信筒,將信筒遞給了昊天嶺。

昊天嶺接過信筒,取出信筒裡的小信籤,將其在掌心展了開。

信籤上寫著:郡主同意/流兵滯義莊/夏文嫣備撤。

他見到鞏毓靈已同意回府時,嘴角不禁揚了揚,可隨後便又抿了起來。

「五弟,瞧你方才笑了,是弟妹願意回府了吧?可後面寫了什麼,讓你不愉悅了起來?」

昊天嶺未多說話,直接將紙條塞進昊天承的手裡,向著雲頎道:「讓附近情報網的人過來。」

「是。」

昊天承看著雲頎往不遠處走去的背影,涼涼地道:「唷,看來那夏文嫣是已經收到消息了。」

「嗬……收到便收到吧,她現在在京都裡反而是有張保命符……離了京,要她命的人多了去了,她能撤到哪兒去呢。」

「也是。

噯,對了,你讓雲頎找情報處的人做什麼?」

「流兵。」

「流兵?你是擔心在義莊附近俳徊的是二哥的私軍?」

「那些人約莫不是同一夥人……。」昊天嶺拿起水袋喝了口水,「二哥為了抓靈兒,出動的可不止是私軍而已,還有高價請來的江湖人呢。」

「難怪你會讓情報網的人來。」

「是呀,而且出陣到現在還沒問過師兄那處的情況,既然讓情報網的人來,就一起吧。」

與此同時,京都郊外出了件事。

當昊天策策馬來到事發地點的附近,遠遠望去馬車幾乎是已毀了半邊,車旁橫七豎八的屍體,馬兒早就因為受驚不曉得跑哪兒去了。

他從馬兒上一躍,一眼便從已被掀開的馬車頂,見到裡頭的血跡斑斑。那些如繪丹青時所潑出的朱砂彩墨渲染在了整個馬車車廂的內壁,刺目的鮮紅色澤正耀武揚威,向他宣告馬車裡頭已無人生還的事實。

昊天策心下一驚,落地後急忙上前。他赤手空拳扒著車門那處的木板,那木板在他的手勁下如紙一般脆弱,不一會兒那片馬車車廂的牆面就被扒了個乾淨,站在外頭的人就能直接看清馬車裡的情況。

原本應該寬敞的馬車裡眼下只有兩人,一眼望去能明顯見到一個斜倚在另一人的身上,在上頭的那人是小綠,她的頭與身體幾乎是已分了家,只餘一小片的肉還相連著……至於被她壓在身下的雪晴,劈頭蓋臉都是血,看不出還有呼吸……看起來就像是……已經死了。

昊天策緊抿著唇、顫顫巍巍地往前,他身後的侍衛們在此時也趕上了自家主子的步伐,只是一來見到如此慘狀,立刻上前幫忙。

就在侍衛們要挪動小綠的時候,昊天策忽然出了聲道:「等一下。」

二名侍衛停止手中的動作,等著自家主子發話。

昊天策略略遲疑了一小會兒,面色上有些狐疑的形容,接著他往旁邊挪動了二步。

小半晌後昊天策道:「可以將她抬出去了,你們仔細點,誰去拿件披風墊著,別讓小綠姑娘難受。」

「是。」

一名侍衛小心地捧著小綠的頭,另一名侍衛抱著她的身體,在他們將小綠從雪晴身上移開時,昊天策暗道了一聲:果然!

小綠被抬走時,她身下的雪晴看不出有什麼明顯的致命傷,而方才他觀察了一下周圍的血跡後,他在心中不禁感謝小綠。

從現場的蛛絲馬跡,他彷彿見到小綠在她短短一生的最後撲過來護住雪晴的樣子,她那時候定是使了借位的方式,才讓刺客誤以為自己一刀二命……也就是說,雪晴身上的那些血很可能都是小綠的鮮血。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