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四十 – 衣著

蕭鳴鴻蹙眉,喃喃重覆夜承影的話:「活得久了……?」

修苒在八仙桌上將食盒上層的異國小點一樣樣地拿了出來放在桌上,承影藥師立即靠過去,隨手捻了一塊小點放進嘴裡開心地道:「還是修苒瞭解我。」

「修苒不敢當。」修苒微微一笑,從最底層的食盒中拿出一沓信道:「藥師、蕭大夫,你們先用這些小點吧,修苒先處理一些事。」

「好,妳忙,我們自便。」說著,夜承影就拉著蕭鳴鴻坐下來吃起那些小點心。

「嘿,夜兄,妳說活得久了是什麼意思?」

夜承影忙著吃小點,毫無女子該有的形容,她邊嚼含糊地說:「就字面上的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蕭鳴鴻仔細地看了看夜承影的那張小臉。

由她的那臉看來,她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紀,又,因為她自身是藥師、出自於那神秘厲害的師門,應當多少會知道一些秘方讓自己不顯年紀吧……。

蕭鳴鴻轉了轉眼珠子,唔……所以,她的年紀左不過三十?

可她那話說得實在是有些老成……那就猜老一點好了。

蕭鳴鴻想了一小會兒終於開口道:「額……其實我好像不該直接問女孩子的年紀,可妳方才那樣說,倒是勾起我的好奇饞蟲……。」他頓了頓道:「妳今年……是四十五麼?」

夜承影聽聞蕭鳴鴻的話愣了一愣,接著她想笑又偏生嘴裡正在吞著小點心,就這麼給嗆到了。

「咳、咳、咳。」夜承影咳得有些嚴重,還搥了搥自己的胸部。

「對、對不起,我還是不該問的厚……。」蕭鳴鴻嘴上說著道歉,拍著夜承影的背幫她順氣。

「咳、咳,沒事沒事。」她揮了揮手,又撢了撢被劇烈咳嗽給擠出來的眼淚道:「原來我看起來並不顯得年輕呀。」

「這……其實妳看來很小呀,至多與我同歲而已。」

「那你怎會猜我四十五歲呢?」

「還不是妳賣關子,又那種語氣,我只好猜大點兒了。」

「這樣呀,那我要告訴你,我今年幾歲麼?」

「隨你呀。」

「噢,那你附耳過來。」

蕭鳴鴻乖乖地將耳朵靠近夜承影,夜承影小聲地在他的耳畔道:「不、告、訴、你。」

 

修苒拿著那沓信在八仙桌不遠處的書案前落座,她先看過了每一封信的封面,最後,從中抽了一封出來,優先拆開。

展開信紙,是昊天承的回信。

修苒將內容逐條逐字地看過,卻是在看見尋找鞏毓靈一事的回覆時蹙了下眉頭。

關於那事,昊天承在信紙上頭只寫了短短一句:鞏毓靈已有下落,然,此事目前不宜讓蕭鳴鴻知曉。

她揣度著自家主子的意思,偏生蕭鳴鴻在此時走了過來。

修苒很警覺地拿過另一封信將自家主子的回覆給蓋住,抬眸看向蕭鳴鴻沉著地道:「蕭大夫,有事?」

「姑娘,不曉得宇王殿下有裁決了嗎?額……就是我想托妳們動用江湖之力協尋毓靈的事情。」

修苒點了點頭,「蕭大夫放心,主子已經下了通令,想必很快就能有個結果……說不定咱們跑完這一趟回去,人已經被接回京都了。」

蕭鳴鴻放下了一顆心,邊點頭邊誠摯地道:「太好了,謝謝妳們!」

「噢!對了,」蕭鳴鴻道完了謝,想到他手上拿著的東西,連忙將一個小碟放在了修苒的書案上。

修苒瞥了眼那小碟,碟子上擱著幾塊點心,她奇怪地看著蕭鳴鴻。

「修姑娘,我方才有嘗過幾塊這幾種小點,覺得很適合妳們女孩子吃,妳也嘗嘗看。」

「這……。」

「這幾塊小點是從夜兄口下搶食過來的,其他的……。」蕭鳴鴻扭頭看往夜承影的方向,桌上已不見任何點心,只餘她正捧著茶盞在喝茶。

「哎,消滅得可真快呢,方才我走過來時,分明還有小半盤的呢……。」

修苒忍不住地噗哧了一聲,「謝謝蕭大夫。」

「瞧妳這一沓信……永遠忙不完的事兒還要照顧我們倆,辛苦了。」

「不會的,這本是修苒份內之事。」

蕭鳴鴻微微頷首,修苒捻了一塊小點放進口裡,她拿了一隻紙鎮壓住了信,起身走到一個實木製的衣櫃前,將衣櫃的門給打開。她甫一開門,蕭鳴鴻便見到裡頭的衣飾與掌櫃身上穿得很像。

「藥師、蕭大夫,這兒有一些琊瑯國的傳統衣飾可讓你們挑選,修苒還須要一些時間處理事情,要不你們就先換身衣裳,在午飯前先到附近逛逛如何?」

夜承影起身過來,在衣櫃裡頭挑挑選選,蕭鳴鴻瞧了瞧衣櫃裡的一些物件兒,好奇地道:「這頭巾是做什麼的?我方才在樓下並未看見有人用這頭巾。」

「那些是往沙漠時所須用到的東西,只是因為再往南那處,已不便安排補給的點兒,只好讓人將要進沙漠的東西都給備在了這處……而且,現在沙漠附近有些亂,修苒想,若能將那些長袍及頭巾都備在身上,待需要使用時便能隨時披上,也能掩人耳目些。」

「瞭解。」

在蕭鳴鴻與修苒說話的同時,一直蹙著眉的夜承影終於挑了幾件,往裡間去。

蕭鳴鴻想夜承影可能要一會兒,便向修苒要了一副中土大陸的地圖來研究。

他拿著地圖坐到八仙桌那處,邊瞅著地圖,邊忙不迭地從懷裡掏出一個黑色的東西出來,將能拆解的部份全拆了下來,以空心的細竹吹了一些透明的液體在拆卸下來的物件上,再用小毛刷去清理。

夜承影從裡間出來時,見到蕭鳴鴻正在用軟布擦拭那些物件,好奇地走過去瞧。

「這是什麼?我怎從來沒見過?」

彼時蕭鳴鴻正沉吟著:「唔……這塊中土大陸與美洲長得還真是有幾分相似呢……。」

夜承影見他未回答自己,爪子就往那些零件上去。

蕭鳴鴻的動作十分迅速,伸出手就一把就抓住夜承影那雙想作亂的爪子,淡淡道:「這是槍,上頭的油還沒清理好,妳別碰。」

「槍?」

「嗯……對呀。」蕭鳴鴻的目光在這時終於從地圖上轉向了夜承影,只是他的視線才觸及她,蕭鳴鴻就忍不住捏緊了手上的布與物件從椅凳上直接往後方一躍。

他落地將目光瞥向別處的同時驚鄂地說道:「妳、妳是夜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