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十 – 打個商量

「是……先前我們的人被御王拔掉了許多,因而那姑娘的蹤跡截至目前為止,還未找到。
不過我方的人有注意到了赫連皇太子這陣子在京都的探子有異動,似是調了人去監視一座義莊,而且赫連那處的探子也回報,赫連皇太子這二日又從赫連啟程往京都去了。」

「喔?這倒是有趣了,他不是才回赫連沒好久麼,而且還是因為他的皇兄與咱們手伸得夠長的太王子勾結而急著回國坐鎮的……。
哼,聽說赫連宸對於我們先前散佈出去的那個消息是擺著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對靈兒抱著勢在必得的想法……按他的思路走,他會如此迫不及待地丟下沒有多久就要臨盆的皇太子妃又往天耀去,十有八九是有了她的下落吧。」

「是,屬下也是如此想的,因此已傳令過去,讓人去義莊查了,並且,如果姑娘在那處,就讓人也監視著那裡。」

「嗯……在龍泉這兒也無聊,或許有什麼消息,我們再出發也不遲……。」

「可王上的壽辰……。」

「反正壽辰不是也還沒到,咱那太王子的德性也不會讓我們插手壽宴的事,倒不如放眼外頭,看看有什麼有趣的事。」

 

「主子,這是您先前吩咐盯著私軍那處回來的畫相。另外,那私軍現已改名為眼鏡蛇,在暗地裡接些案子籌錢壯大自己……這些是他們曾接過的案子,有不少人是為賢王上貢的人。」

昊天嶺放下手中的情報,捏了捏眉心,瞥了眼暗衛手上的二卷畫軸道:「先放著吧。」

「是。」

暗衛恭謹地將畫軸及情報放置在書案上,便退至一旁。

昊天嶺伸手拿了暗衛甫放在案上的情報,昊天策將畫卷拿了起來,展開一瞧。

「嶺兒,既然你累了,要不就晚些再出發?不然這會兒一出去,又是要連破五個陣才回來。」

「不必了,現在也才破了四個陣……早些做完早了事。只是……。」

「只是什麼?」

「不曉得為什麼,我總覺得心裡有些燥得慌,對於那些未啟動的巫陣……不曉得我們那樣的毀壞方式是不是真的就破了巫陣的佈置。」

「我也不知道……現在師門裡真正懂巫陣的,也只有虛無縹緲上的老頭子們……不然就是那位不曉得躲哪兒去的鎮國巫女吧。不過至少你將奇門遁甲陣都給破了,之後即便巫陣有問題,要再處理巫陣時也不會被那些奇門遁甲給絆住。」

「嗯。」

昊天策將畫卷看完,直接置放在書案上,昊天嶺很自然地拿起來瞧。當他看見那幅女子的畫時,愈瞧,他的眉頭跟著擰了起來。

「龍岩。」

方才候在一旁的暗衛上前:「是。」

「你說那私軍改名為眼鏡蛇了?」

「是。」

「嶺兒,怎麼了?」

「三哥,南方沙漠裡不也有個眼鏡蛇麼?你說怎麼這麼巧,眾人都喜歡叫眼鏡蛇?」

「也是呢,還真是巧。」

「龍岩,讓下面的人好好地盯著北方的眼鏡蛇,尤其是他們的那兩個頭兒的行蹤。」

「是。」

「這一出去又不曉得要幾日回來,我去一趟三得藥鋪,回來我們就出發吧。」

「好。」

 

這一日天氣雖冷,但至少雪停了。

鞏毓靈穿了三層厚厚的冬衣,帶著個扁扁的包袱,隻身來到三得藥鋪。她在店鋪裡掌櫃常站著的地方未見著掌櫃,便隨便找了個人來問。

「小六,請問你們掌櫃在嗎?」

「鞏姑娘,金掌櫃剛好有客人到,所以在後堂議事呢!」

「這樣呀……。那我先回去好了,晚些再過來。」

「不不,鞏姑娘不用急著走,我瞧掌櫃那客人已經來了一個多時辰,坐得也差不多了,我去幫妳問問吧。」

「唔……,那好吧,麻煩你幫我問問。」鞏毓靈笑著說道。

小六朝她點了點頭,便往後院去。

不多時,鞏毓靈便見金掌櫃同小六一塊兒從後院進來大堂。

「金掌櫃。」鞏毓靈向他做了個揖。

金掌櫃瞧鞏毓靈難得未牽著小孩前來,手裡還拿著一個包袱,不禁問道:「鞏姑娘今日是特意來找在下的?」

「是。是有點事情……。」

鞏毓靈覷了眼那道通往後院的門,並未見到小六口中的那位客人有一道從後堂裡出來,便問道:「金掌櫃好像還在忙?小六說你有客人在……。」

鎮定笑呵呵地道:「哦!那不妨事,他來找我議事順道針灸。剛好妳來了,我讓他到診間裡去了,現在藥師才開始幫他針灸。鞏姑娘妳有事可以先說。」

「那金掌櫃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好,請隨我來。」

金掌櫃帶她到後堂正廳請她坐了下來,兩人落座後金掌櫃還倒了杯熱茶給她。

鞏毓靈默默地從包袱裡拿出二件繡品。

「鞏姑娘這是……?」

「這是我自己熬夜趕的,想說再不到二月便要過年了,現在若能打算一下,或許還來及讓義莊裡的孩子們能過個好年……。不曉得金掌櫃知不知道哪兒有收購這些東西?」

「原來是這樣。
實不相瞞,今日鞏姑娘若未前來,最遲明日我也是得去找鞏姑娘的。
姑娘先前拿來的那些繡品被我們東家給拿去寄在凜懍堂賣,聽說銷售得不錯,甚至還有凜懍堂的老主顧詢問是否能接做訂製品。」

金掌櫃說著便起身到正廳主位旁的小櫃子取了個小盒子回來,拿回桌上打開來讓鞏毓靈瞧。

「鞏姑娘,妳瞧,這是其中一位老主顧早上拿來的。這個荷包他想請妳繡祥雲樣式,另外這個則是要繡給孩子的小兜,他希望妳能在小兜上繡個避災的老虎。」

鞏毓靈蹙了蹙秀眉問:「對方有說何時取嗎?」

「那先生是說想在元宵後取,時間應該很充裕……怎麼,妳不方便嗎?」

「不、不是的,」鞏毓靈微笑道:「我只是在想遠水終究是救不了近火的。他給的時間很充裕,只是我不會東西還沒做好就先向他收錢。既然是元宵後才取,那過年前便收不到款以用在過年所需的用品上了。」

「這個問題嘛……那期限說的也只是最晚,鞏姑娘若能提前完成,當然也能提早收錢的嘛,另外,鞏姑娘妳這二件繡品也是能先拿去寄賣,不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