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十一 – 免費看診

「嗯,聽起來不錯,只是……那個……,」鞏毓靈的面色微紅,她輕咳了一聲道:「咳,繡品的賣出所得,我們能五五分帳嗎?」

鎮定笑道:「姑娘真是太客氣了,三七分帳吧,我們三、姑娘七。」

「這樣好嗎?」

「這有何不可,這都是姑娘提供的料子及繡工,我們只是幫妳走幾步拿去凜懍堂而已,分三已是過份了。」

「這樣你會不會被東家罵呀,讓了如此多給我?」

「哈哈,在下若說這是我們東家授意的妳信不信?
對了,鞏姑娘如此好手藝,何不親自去凜懍堂呢?或許能有更好的價錢呢!」

鞏毓靈垂眸,攏了攏耳邊的碎髮挽到耳後,淡淡地拒絕道:「不了,我是個粗鄙的俗人,不太適合去談那些……還是託你們吧。」

「姑娘實在是太謙虛了。那這二件繡品就放在下這兒了,待會兒在下就跑一趟凜懍堂。」

「謝謝。」鞏毓靈勾了唇角,拿起放在桌上的小盒道:「這盒子裡的我就拿回去繡。」

「好。」

鞏毓靈將盒子蓋好,正要起身,忽聞一旁傳來個拳頭輕敲在掌心的聲音,她抬眸就看見鎮定一臉似是想起了什麼的形容。

「金掌櫃怎麼了?」

「嗬嗬,沒什麼……在下是想到姑娘今日既然都到鋪裡來了,不如就把個脈再回去吧,有身子的人要多注意些才行。」

「額……可今日出門因為沒有要順道買些什麼,我並未帶多少銀子在身上,而且上回帶回去的藥包也還未用完……。」

「不打緊、不打緊的,鞏姑娘不必憂慮,今日我們東家加我薪餉,我心情好就優惠妳,反正東家將這處店鋪交予我全權處理,嗬嗬。」

「可……這樣好嗎……?」鞏毓靈偏著頭道。

鎮定笑得一臉真誠:「沒問題、沒問題,都多虧了姑娘的繡品我才能加薪餉呢!」

「阿?」

鞏毓靈聽他說這話,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過鎮定也未再多解釋什麼,直接帶著鞏毓靈往藥鋪的一個空診間去。

她在診間裡等了一小會兒,再見簾子掀起,便是見金掌櫃領了一個充滿陰柔氣息的翩翩美少年進來。

鞏毓靈來了幾回,見過鋪裡的兩位藥師卻不曾見過這位少年,她好奇道:「金掌櫃,這位是……?」

「鞏姑娘呀,我同妳引薦一下,這位是王元谷藥師,我們都尊稱他為元谷藥師,妳就同我們一起這樣稱呼他即可。
妳別看他年輕的形容,他年紀其實已經老大不小了……。」鎮定說到這兒,一旁便傳來元谷藥師連連的咳嗽聲。

鎮定看了王元谷一眼,看似有些尷尬地陪笑道:「元谷藥師的醫術可說是全中土大陸上拔尖兒的頭幾名,平時研究醫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恰巧他這幾日來拜訪我們東家,就順道在這裡診幾個病人。妳呀,可真是會算時間來,今日能遇上他是妳的福氣。」

「噢?」鞏毓靈朝元谷藥師做了個揖:「在下我孤陋寡聞還請藥師見諒。」

元谷藥師的語氣不冷不熱地說:「無妨,坐吧,我替妳瞧瞧。」

「麻煩藥師了。」

藥師為鞏毓靈診了脈,又看了手心、手腕幾處地方,最後他很忽然地逼近了鞏毓靈。

鞏毓靈不明所以,上身略略往後想拉大自己與元谷藥師的距離,卻被他連人帶椅給逼到了牆邊。王元谷見她無路可退,冷不防地伸出了雙手,以極快的速度將她脖頸至胸口的交領往左右大大地扯開。

她驚慌地以雙手抓住領子不想讓前襟大敞,卻不想元谷藥師的一隻手就將她的一雙手腕給扣住往上抬至牆上。

鞏毓靈的雙手被藥師給制住,下意識地就要抬腿踢向他,可她急得淚水都要飆出來,雙腿卻如同是癱瘓了一般,完全不聽指令。她垂眸才發現,自己的腿上不知何時被下了金針,難怪無法動彈。

接著,她眼前的元谷藥師更加地過份,他竟然欺身而上掀開她左胸口上的肚兜,一時間她左邊的柔軟就這樣離了布料的保暖,蹦了出來,她覺得一股涼颼颼的感覺直入心房。

鞏毓靈冷著臉蹙眉看向元谷藥師的雙眸,發現他自進了診間,一直清淡無波的眼神裡隱隱開始顯露出興奮,那種眼神與她以前對上狼王時有幾分相似,她有些慌,努力地加大掙扎的力道,卻如何也掙不開對方對自己的束縛,她只好轉而向金掌櫃求救。

可當她往一旁看去,那平時看起來讓人頗能信任又覺得十分可靠的金掌櫃哪還有站在方才的位置上,她環顧了一圈,整個診間裡已經看不見他的影子。

她心下大驚,難不成自己受騙了?

鞏毓靈正欲開口叫人,元谷藥師的右手倏地覆上那她毫無遮避的左胸口,就在她以為他的手會碰上自己的柔軟時,一陣劇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現。

鞏毓靈不清楚王元谷的目的,雖然他未真的碰到自己,可他一連串的冒犯……到底他是想對自己做什麼?

她還未來得及詢問對方真正的目的,卻開始疼得不能自己。

尤其她在模糊之中見元谷藥師的手往回縮,那疼痛卻未舒緩,而是愈發強烈。

如若不是元谷藥師將自己強壓在牆上,自己可能已是縮成一團倒在地上忍受著那疼。

她咬唇忍著疼不發出聲音,不知接下來等著自己的會是什麼。鞏毓靈的額上不停地沁出一顆顆斗大的汗珠,那汗珠順著她的輪廓往下滑,地上逐漸出現一滴一滴的水痕。

不一會兒,鞏毓靈就如同個剛從水池裡撈出來的美人兒——渾身上下的衣裳無處不濕透了。

 

王元谷的手並未真正碰觸到鞏毓靈,並且他的手放在她胸前待到她額上沁出第一顆宛如珍珠大的汗珠時,他便開始將自己的手慢慢地往回縮。

跟著,鞏毓靈心臟的位置上浮出了一個血紅色的影子。

鞏毓靈白晰的膚色映襯著那血色,似是她身上的血都被那影子給吸了個透的感覺,讓鞏毓靈的膚色看來更加地蒼白透明。而那血紅色的影子亦似是吸足了鞏毓靈的血,看來胖胖圓圓,有幾分像即將結繭的嫩胖蠶寶寶的形容。

那影子正隨著元谷藥師的手勢,一下快、下慢地蠕動著。

鞏毓靈已不曉得痛持續了多久,地上原先一滴滴的水痕已是連成一片濕潤的痕跡,她的眼前出現重影,呼吸也幾乎要喘不過氣來。

就在她即將暈過去的時候,那疼痛因著元谷藥師的鬆手而驟然停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