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三 – 給莫邪的遺物

「欸,是的。幫主回來時帶了副幫主的遺物,後來在本幫的聚集地辦了哀悼、修了座衣冠塚,之後便拔了在下出任副幫主了。」

「是麼?他是如何說的?」

「前副幫主是死於非命的,就在幫主同副幫主依約救了小雨,要撤回來的時候,副幫主中了那些人的陷阱,連人帶馬落入懸崖之下。
武功高強的幫主原本是有機會救得他的,可因為小雨同幫主乘同一匹馬,因而幫主慢了一步才出手救人,出手時只抓到了副幫主常年都圍在脖頸上的覆面而已。」

昊天嶺完全不給面子地嗤笑了一聲,柳副幫主立時明白過來昊天嶺是在駁斥自家幫主的那番說詞,便義正言詞地道:「殿下您不瞭解敝幫的幫主,他是個言而有信、從不做小人之事之人,不然,他也不可能出任幫主這麼多年,能獲得幫裡的一眾一致的信任與愛戴。」

昊天承出來打圓場,「你們無人向小雨問過她獲救的經過麼?」

柳副幫主搖了搖頭。

「那你先前說她可憐的身世,你是從何知曉的?」

「自是幫主為了避免有人去觸碰她的傷口、對她說了些不該說的話,所以一回了幫裡就先召了眾人說的。
更何況,小雨到我們那兒後,大概是因為精神上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她鎮日除了苦練還是苦練,即便是她已滿身傷痕,她依舊是淡然的表情,甚至是木著一張臉,彷彿些傷不在自己的身上。
而且她不太與人交往或說話的,永遠都是一副清清淡淡、冷冷清清的形容,就好像是一個啞巴。
除非她被指派與你一同接案出任務,不然,你可能一輩子都不會聽見她說話的聲音。
基本上,在我幫裡頭,她只遵從幫主所說的話去做而已。」

昊天承點了點頭:「你說廉貞道姑自十二年前開始,她每年都會到貴幫的聚集地小住一段時日?」

「是的。」

「她去貴幫都在做些什麼?」

「不清楚……,那些一向是幫主在接待的。」

「那那時幫主多半在做些什麼?」

「唔……您這麼一提……,」柳副幫主擰眉想了想道:「在下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不曉得幫主在那段時日裡都在做些什麼……只要廉貞道姑在幫裡,幫主就不會在幫裡現身,幫裡所有的事都是丟給在下處理。」

「那廉貞道姑在貴幫裡的時候,會特別問過小雨在幫裡頭的情形麼?」

「這……這在下也不清楚。」

「嗯……那貴幫幫主送廉貞道姑離開的時候,你還記得他是什麼模樣麼?」

「噯……,」柳副幫主很仔細地回想,好一會兒才道:「這麼多年來在下倒是有見過那麼一回……那日在下剛好撞見送了廉貞道姑離開要回屋子的幫主……幫主他……雙頰凹陷,目光空洞……可說是十分頹廢的形容,在下初見他的時候,還以為是誰要擅闖幫主的居所呢!」

「小雨在貴幫裡被指定去做的任務,通常都是哪一類的?」

「通常是最需要色誘且是最難級別的暗殺……不過她真的很厲害,這麼多年來,她通常在被人給碰到之前,就已經結束了那個案子呢……當然,這紀錄到了殿下您這處就給破了例了……。」

柳副幫主見昊天嶺面色不豫,又趕忙說道:「當年她未結束暗殺殿下您的案子,可她也未再回過殺手幫的聚集地……如果殿下要找她……她應該是已經不知死在這中土大陸的何處了……。」

書房裡,柳副幫主的聲音是愈說愈小聲,他並不清楚眼前這殿下與小雨之間的關係,只希望這戰神的雷霆之怒別牽連到了殺手幫才好。

昊天承見該問的都問得差不多,便道:「修苒,派人送柳副幫主回殺手幫,順便讓人去找找他們幫主有沒有同廉貞通信的內容。
對了,記得將殺手幫的接案書抄寫一份送回來。」

「是。」

「無雙公子……您要敝幫的接案書?」柳副幫主臉色大變地問道。

昊天承的一記眼刀子毫不留情地往柳副幫主的身上招呼,他冷聲道:「你有什麼意見麼?」

「沒、沒……在下怎會有意見。」

「貴幫幫主玩了這麼多年……也是該清算清算了,殺手幫差不多也該換個幫主了。」

柳副幫主汗涔涔,可聽起來遭殃的將會是幫主,心下不禁長呼了一口氣,自己的這條小命至少今日是保住了,只要能先回幫裡才有機會保住殺手幫。

「那在下就先告退了,有事需要在下、需要殺手幫配合的,還請御王殿下、無雙公子向在下說一聲。」

昊天嶺有些不耐,揮了揮衣袖道:「去吧。」

柳副幫主行了個禮,同修苒一道離開書房,只是她們才離開書房,昊天嶺便輕嘆了口氣道:「莫莫,你都聽個明白了吧,進來吧。」

莫邪紅著眼眶子,從書房外走了進來。

昊天嶺見他進書房,伸手到先前案几架放著小雨畫卷的位置旁,拿了一個以檀香做成的木盒放在書案上。

「他說的都是真的?」

「基本上是……。」

莫邪一個箭步衝到了昊天嶺的書案前,隔著書案就攥起了昊天嶺的前襟,壓抑著幾欲嘶吼的聲音道:「你當年就全都知道了?」

「只知道部份,也查了多年,一直到今日才算是真相大白……。」

昊天嶺垂眸,話音淡淡,可對於如此熟捻彼此的莫邪及昊天承來說,卻能從中聽出他語氣中所帶著的那抹澀然。

莫邪鬆開了手,往後退了一步道:「天嶺,如今你能告訴我了嗎?」

昊天嶺抬眸看向莫邪,拿起那卷小雨的畫軸遞給了莫邪道:「這是我在小雨生前繪的,上面的題字是小雨所言,你拿去留念吧……。」

他又將書案上,方才拿出的那個檀香木盒推向莫邪道:「這木盒裡的書信,是小雨說過某些條件滿足後才能轉交於你。
我雖不曾看過這些內容、目前也不算是已完全滿足小雨所說的那些條件,可時至今日,有些真相已浮出了水面,我想這些書信也是能交給你了,或許待你看過這些書信,也能明白當年她的許多不得已……。」

莫邪默默地點了點頭,拿了畫卷及木盒,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書房。

 

莫邪回了藏虎閣,坐在書案前將畫卷展開,掛到與書案相接的案几架上。

那畫上的人可說是畫得栩栩如生,若將畫掛在窗櫺之下,甚至會讓人在不經意間,以為那畫上的內容是眼下院內的情景,這足見昊天嶺的畫功是有多麼地上乘。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