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十一 – 詢問往事

柳副幫主笑了笑,做了個揖,「無雙公子,敝幫在殺手裡也算是個大幫,一年到頭要找我幫辦事的人多的很,您這樣問,在下實在是很難回答。」

「嗬,也是。那我這樣說好了,」昊天承一手拿起書案上的畫卷,一手指著畫卷道:「本公子其實想問的只有這個人而已,你瞧瞧是否見過這女子。」

話落,畫卷便刷——地展開,裡頭赫然出現的是御王府的暗衛暗中在夏立國皇宮裡繪的廉貞的肖像。

當廉貞的肖像映入柳副幫主的眼簾時,他的目光怔了一怔,失言道:「這……這女子現今人在何方?」

隨及,柳副幫主的眼神卻變得陌生,擰眉仔細看著畫上的人。

不久,他似是回想了一圈兒都沒有印象什麼人與畫上的人相同,便搖了搖頭道:「如此驚世豔絕的女子,在下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昊天嶺與昊天承對看了一眼,昊天嶺頷了頷首,一個閃身便來到了柳副幫主的面前,以右手食指幾乎貼上他的眉心又未真的碰觸到他。

柳副幫主受到巨大的壓力,雙瞳不能自己地緊盯著指著自己眉心的手指,看起來就像鬥雞眼一般。

「聽本王的聲音,將封閉的門打開!」昊天嶺淡然的聲音在柳副幫主身前響起,柳副幫主渾身跟著緊繃了起來。

昊天嶺的手指在柳副幫主的眉心前緩緩地以繞著順時針的方向動作了起來,柳副幫主隨著他手指的繞行,逐漸地翻起了白眼。

再不久,柳副幫主全身抖動了起來,唯有頭如中了定身術一般一動不動地固定在那處。

昊天嶺仔細瞧著,見他的情況差不多了,倏地在柳副幫主的眉心用力一點並同時低喝了一聲:「破!」

柳副幫主隨著昊天嶺的喝聲,整個人如釋重負地放鬆下來,眼神也恢復了過來。

「額……失、失禮了,在下怎麼了?」柳副幫主扶著額問道。

「喝口茶吧,喝完,我們再議。」

「是。」

昊天承待柳副幫主喝了口茶水,便道:「柳副幫主再幫本公子瞧瞧這畫像。」

昊天嶺默默地伸手往左方的架几案上取出一卷已有些時日的畫卷,此時,柳副幫主已是向昊天承點了點頭道:「這位呀,這位在下知道,她自稱是廉禎道姑,在殺手幫老老幫主還在的時代就與殺手幫有來往了,唔……在下進幫的時候,據說她已與殺手幫往來超過五十年了,是老老幫主的夫人。
在下還記得,第一次見她是在下進幫沒多久的時候……從那時候起,到前幾年最後一次見到她,她的容顏都不曾變過……想來功力應該是十分深厚吧。」

「哦?這麼說來,這廉貞與貴幫已經認識至少有八十年了。」

「是的,不過,在下也有七年未曾見過老老夫人了。」

「七年……?」

「唔……在下記得,大約是十二年前開始,她每年都會到敝幫的聚集地走一趟。
在那之前,她是因為老老幫主過世而離開我幫聚集地,那段時日就不是固定的時間過來,每次會來的時間少則一年,多則二、三年才會來上一趟吧。」

「她到貴幫時,都會住在貴幫的聚集地裡頭麼?」

「是的,她到幫裡,都是由幫主親自接待的,每次來大約都會住上十天半個月。」

「副幫主覺得她的人如何?」

「這……無雙公子在調查我幫的老老夫人?」

昊天承沉了沉面色道:「可以這麼說吧……有些事情總是要問個清楚明白才好做決斷。」

柳副幫主看著昊天承那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的臉色有些咋舌,能讓這天下的江湖總盟主無雙公子關注的事,定不會是什麼小事,又,殺手幫若是得罪了這位總盟主,將來在江湖上的日子也會變得難過些。

他抿了抿唇道:「這廉貞道姑一向由幫主接待,從不讓他人經手,無雙公子想問什麼儘管問,在下知道的一定會和盤托出。」

昊天承覷了眼柳副幫主,輕飄飄地說了一句:「算你聰明。」

只一句,柳副幫主立時感受到了昊天承給的威壓,低下頭做揖道:「殺手幫畢竟也是立於江湖之中,如今總盟主有需要,殺手幫也應該傾全幫之力協助。」

昊天嶺的耳朵在此時動了動,他將方才從案几架上拿下來的畫卷不動聲色地遞給了昊天承,昊天承接過那畫後說道:「本公子手頭還有一個畫像,你瞧瞧是否見過這畫上的女子。」

「是。」

昊天承輕輕地將那有些時日的畫卷展開,裡頭躍然而出的是一個清麗女子,女子立在一座庭園之內,身旁是一大株上頭有著白色、淡紫色及淡紅紫色的紫陽花。畫卷的一角,有著二行題字「無常即是尋常,花終須落,何妨執著」,落款則是御王的印信。

柳副幫主看了看畫卷,做了個揖道:「這人……很像是敝幫已失聯七年的一位門徒。」

「哦?是誰?」

「小雨。」

「是麼?那小雨是不是貴幫的『重點份子』?」

柳副幫主驚訝了一下道:「無雙公子怎麼知道小雨是敝幫裡的重點份子?」

昊天承輕笑了一下,以下頦指了指昊天嶺道:「你敢說你不曉得七年前貴幫派了小雨去暗殺御王殿下?」

「嗬、嗬嗬,確實是有此事……不過敝幫是拿錢辦事、拿錢辦事,還請殿下莫怪、莫怪。」

昊天嶺看著柳副幫主勾了勾唇角:「朝廷與江湖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們倒是大膽……。」

「是、是……。」柳副幫主有些緊張,額上已是冒出了汗水。

「罷了,今日是無雙公子找你問話,本王暫時不摻和。」

「謝殿下、謝殿下。」

「聽說加入貴幫的殺手,人人在入幫時都需服用一種藥來宣誓對自家幫派的效忠?」

「是的,那藥是避免幫裡有人起了異心滅了我幫,如果有人起異心要對幫主不利的時候,那人便會爆體而亡。」

「哦。不過聽說貴幫裡的重點份子,貴幫還會再加一味毒藥,用以控制他們的行蹤,確實有此事麼?」

「欸……是的,那些人通常都是因為一些特殊情形,才會以藥控制在幫裡……。」

「例如什麼樣的人?」

 

──

祝各位天下有情人~情人節快樂^^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