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九 – 眼鏡蛇的消息

有鑒於三得藥鋪裡慶霖藥師的醫術,以及三得藥鋪裡沒有缺藥材需要找替代藥材的問題,義莊內的孩子們後來只要生病,鞏毓靈就會儘量在那些有義診日子裡,拿著繡品帶著病了的孩子去三得藥鋪,請那裡的藥師大夫看診。

有時金掌櫃會在她拿去不錯的繡品時再塞幾帖慶霖藥師開的補身藥包給她。

鞏毓靈自從喝了那些補身的藥包之後,感覺到身體嗜睡與不濟的狀況稍微緩和下來。

如此一來二去,鞏毓靈對三得藥鋪上上下下的一眾也逐漸地熟悉了起來。

 

「嶺兒呀,這和親的奏摺已經都留中二月了,這赫連宸先前好像有事突然地跑回國去,可聽說最近又要來了,這回還聽說是直接帶了聘禮來的。
他一來,每次都要在朕面前鬧騰和親的事,然後那堆老骨頭一定又要逼朕下旨了,你說說該怎辦呀?」光武帝的面上看起來十分頭疼的形容。

「父皇,待兒臣先將媳婦兒的事搞定再說。」

「她失蹤迄今二月有餘,你還查不到她在哪里?」

昊天嶺一臉無奈地道:「查是查到了,還沒機會讓她回來。」

「你同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鬧得她連郡主墨寶都給退了?」

「此事說來話長。總之那和親之事要駁回的時機還未到,到了兒臣自會通知您。」

「好吧!朕就等你消息了。記住要快呀!她不來宮裡頭,你母妃都不搭理朕了。」

「知道了。兒臣有事得暫時離京幾日,父皇您要多保重。」

「你不是才回來又要離京?這到底都是在忙些什麼事?」

昊天嶺撇了撇嘴,「是師門交付的事情,兒臣這陣子會很忙,基本上是在這中土大陸上跑來跑去……。」

「噯,嶺兒,你別鎮日忙著師門的事,何時來幫幫父皇管管天耀……?」

「停——!」昊天嶺舉了舉手,阻止光武帝繼續說下去,「您可別再說下去了,天耀的事務兒臣何時落下過,可兒臣對當皇帝真的沒有興趣,也不能當皇帝,您還是另找他人吧,兒臣告退。」

話落,昊天嶺直接行了個禮便退出了紫宸殿,也不管光武帝在他背後一直喊著他的名字。

 

「嶺兒、嶺兒!」

光武帝喊到後來忍不住站了起來,他的手還保持平舉著,好似只要他的手再往前伸便能將昊天嶺給抓回來的形容。

可昊天嶺就這樣不管自己,直接出了紫宸殿……而且,還很明顯地,暗暗提著內力跑遠了,不然他也不會好似才走兩步,卻已然離了自己好遠的距離……。

這就是孩子長大了的感覺麼?

是自己老了麼?

光武帝慢慢地坐了下來,高德勝觀察著光武帝一臉受傷的表情,在一旁暗暗地抹了一把額上的汗後,將方才宮婢才新添的茶端了上來。

「高德勝,朕老了麼?」

「陛下正值壯年,怎會老呢?」

「那為什麼這些孩子一個一個的都不聽朕的了。」

「陛下……。」

「如果嶺兒能早些願意接這王位,那道兒也不敢這樣明目張膽地叛亂……奇怪……他說不能接……?」光武帝忽地噤了聲,蹙眉思忖了起來。

高德勝見他的模樣,靜靜地退到一旁候著。

 

啪——!

書房裡傳來一聲拍案的聲音,當昊天道的手離開那桌面時,一隻筆桿已是被拍碎在了書案上。

「肅安親王那個老頭兒就只會壞事兒!
那個宋承允不是已經離開軍隊很久了,怎麼又出現在肅安親王身邊!」

昊天道在書房內踱步了好一會兒。而書房裡的氣氛凝重,裡頭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上一聲,一幫人在底下擠眉弄眼,不曉得在暗中說著什麼。

好半晌,一個下屬戰戰兢兢地上前道:「殿下,微臣最近聽說有個專門收錢幫人辦難辦事的私軍叫做『眼鏡蛇』很是不錯。
而且,他們辦事,是只要應了,不管那事是對是錯,他們一律會辦到好……。」

昊天道聽聞至此,狠狠地剜了一眼那位下屬,聲音輕飄飄地道:「你對於本王正在做的事情不認同?」

「微臣不敢……,這天耀的權柄總是被人偏坦落在某些人手上,如此就罷了,那些人又利用那些權將天耀搞得烏煙瘴氣,殿下您是看不慣這些事情,出來為子民出頭的英雄,微臣很是贊成殿下的作法,如何會有不認同之問題呢!
這眼鏡蛇私軍也是北方長年資助殿下的劉老爺寫信來說的,說眼鏡蛇為他擺平組織起來反抗他的農民,還幫他收了附近的賊窩,現在那整個地域的過路費都是劉老爺在收,也因此這月劉老爺上貢來的銀兩可是往常的二倍不止。這筆上貢的及時到來,對於殿下最近正需要為私軍添購武器的用度來說,可真是幫忙在了點子上呢。」

「哦?有這樣的事。」

「聽說不止是劉老爺請托過眼鏡蛇辦事,另外還有西北方那張老爺、黃老爺……。
微臣想,若咱們的大計有需要武力打通關節的時候,小部隊或許可以找他們行事,他們收了錢盡心辦事,要是任務失敗,也攬不到殿下的身上,殿下以為如何?
而且,以眼下的時機,我們得避免世家先找上了他們,斷了咱們軍隊的錢財來源,所以,咱們是不是先趕緊想辦法聯絡上眼鏡蛇,讓眼鏡蛇為咱們辦事得好?」

「不錯,就這樣辦,去聯絡眼鏡蛇,讓他們到賢王府來見本王。」

「那北原國主壽辰之事……。」

「不是還有半月多麼,等見過眼鏡蛇再出發也不遲。」

 

「子瑧,你說他們那私軍現在改稱為眼鏡蛇?」楚秀成坐臥在臥榻上擦著劍。

「是。」

「唔……所以說,現在想要拿到他們的槍那些,還得先與他們合作了……。」

「看來是這樣的。不過說他們有道義嘛,他們接案只管錢,並不管對錯,只要能付得出他們滿意的數額,他們應了之後,也不會管原本案主與對方之間的緣由,就是會將任務做到完成。」

楚秀成垂眸,半晌後緩緩道:「哼,既然是這樣,那就盯著他們,瞧瞧讓他們做事的都有誰,我們再來個見縫插針吧。

不過,本王子真是好奇,他們的身手會比武林上殺手排行榜的殺手強?」

「這倒是不曉得呢……目前還未聽說過他們接有關江湖方面的恩怨。」

「哼,這背後說不定……也是有緣由的呢!嗬嗬!
對了,那個德安……靈兒呢?人找到了沒有?」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