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 – 找人探聽

那方,蕭鳴鴻並未因顧安的震驚而停止他的話,「若是要救她,或許還得用上你們的血,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若要抽你們的血救她,你們能接受嗎?」

顧安這時才回神,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拉住蕭鳴鴻的衣袖道:「救、救,怎麼不救,那是媛媛呀,要和我攜手一生的媛媛!需要的話,將我的血都抽去也沒關係!」

蕭鳴鴻伸手按住緊緊攥著自己衣袖的顧安的手,目光兇狠地看著他道:「你考慮清楚,一個只生了女兒,無法再為你延續香火的女子,日後在你家裡必定會引起爭端,你能護住她嗎?她以後會變成怎樣的女子,都會是你的責任,你扛得起麼?」

顧安不停地點頭,哽咽道:「會的、會的,這世上還有什麼能大過於生死呢!這麼艱難的一關若是能過,我顧安一定會護著她們母女一世周全!」

「那好,你可別忘了你今日許下的承諾。」

蕭鳴鴻開門,指了外面的幾位成年男子道:「你、你、你還有你,你們幾個進來。」

「蕭兄,我能幫忙什麼?」

「我得幫他們做驗血的動作,」蕭鳴鴻俐落地拿出了幾片長方形、厚度如圍棋一般的薄片,其中有一片上頭的小方格已有不同的呈色。

「我會先用小針取他們的一滴血,滴在這試紙上正中間的凹槽裡,如此便能曉得他們的血型。我待會兒會示範一次,這麼多人,有你幫忙會快一些,也能爭取多點的時間,好麼?」

「知道了。」

二人忙活的時候,幾名男子有些抵觸需要採血一事,顧安適時地開口拜託他們救救自己的妻子,總算是所有人都同意了。緊接著,驗好了血,蕭鳴鴻同承影藥師回到了媛媛那處,慶長藥師也回來了。

「師兄,藥再一會兒就煎好了,我先回來瞧瞧有什麼要打下手的地方。」

「慶長兄,你能幫病人只麻醉下半身麼?」

「行。」

「好,那麻煩你現在立刻幫病人麻醉,夜兄,麻煩你幫我打下手。」

「好。」

蕭鳴鴻看著夜承影道:「雖然方才已經驗過血,可無法做交叉試驗的情況下,還是儘量能不輸血就不輸血,我們的動作必須準而快,如此才能讓病人在失血最少的情形下做完手術。」

「你放心吧,慶長會保持好病人的狀態,我也會配合好你,你說開始就開始吧!」

慶長藥師邊下針邊道:「鳴鴻,待病人喝下藥後,出血的狀況一定能緩,你放心手術。」

「好,那我們就開始吧!」

 

帶著小葉子進城的鞏毓靈在養病坊的大夫為小葉子看完病及抓好藥後,看著京都的街景,猶豫著。

自己病了這麼幾日,都在義莊裡休養,也不曉得他是否已經醒了……。

既然自己難得進城裡一趟……是不是……?

鞏毓靈咬了咬唇,抱著小葉子上馬車後向車伕道:「我們先走一趟振遠郵驛局再回去。」

「好嘞!」

鞏毓靈到了振遠郵驛局,先將小葉子安置在馬車裡,向車伕吩咐了下,便進到郵驛局的大堂,可她在那處只看見夥計,只好走到櫃檯邊向夥計問道:「你好,請問宋局主在嗎?」

「噯,請問妳是……?」

「我是鞏氏義莊裡的鞏毓靈,先前老爺子有請宋局主到義莊裡教孩子們一些基本的功夫……我是孩子們的夫子。」

「噢噢,局主他同鞏老爺子南下,不在局裡,因為他是臨時南下的,未來得及先知會妳們。局主有吩咐,他不在的這段期間,暫時就讓長青替他去義莊教孩子們,還是妳直接找長青說?」

「唔……好的,那請問長青在麼?」

「長青這會兒應該在後面院子練武吧,妳要不到院子去找他?」

「院子……。」鞏毓靈猶豫了下,「請問一下,你們這兒有人認識御王殿下麼?」

「御王殿下?」櫃檯夥計想了想,「這……按說咱局主應該認識吧……畢竟咱局主在回來接手郵驛局之前可是天耀的一名大都督。不過局主現在不在,或許妳可以問問長青,我們郵驛局裡除了局主,就屬長青最常與那些世家聯絡了,或許他會曉得。」

「那好吧,我方便到院子裡找他嗎?」

「從這門過去便是院子了,如果妳沒在院裡看見他,那他應該在旁邊的廚房裡喝水。」

「好,多謝。」

鞏毓靈走到了院中,果見一個青年在這冰天雪地之中,正揮灑著汗水練著武,她靜靜地走到那人的附近,等著他收勢。

青年的一手劍耍得極好,鞏毓靈站在那處看著看著,一個恍惚,眼前的青年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人穿著縹色單薄的袍子,在櫻花樹下舞劍。

他那翩翩身姿,帶著那把長劍似有生命、又似輕盈迴旋於樹下,只在必要時刻散發出銳利之氣,令她自己看得都癡了。

待青年將劍練畢,鞏毓靈的神思都還陷落在回憶中,直到他不明所以地走到了鞏毓靈的跟前,她還是癡癡地看前先前自己舞劍的位置,他好笑地道:「妳看呆了?看小爺我練劍可不給白看的。」

鞏毓靈回神,覷了對方一眼,做了個揖道:「抱歉,我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好吧好吧,這位姑娘是來找我的?」

「請問你是長青?聽說你暫時會替宋局主到鞏氏義莊教孩子功夫?」

「是呀,我二叔臨時南下去了,也不曉得何時會回來,他怕孩子們才練的基礎就落下了,所以讓我去盯著。」

「嗯。聽說你……能打聽到一些世家裡的人的情況?」

「噯,這位小娘子,妳的話頭也未免跳得太快了吧!」宋長青仔細端詳了面前的姑娘,「妳真的是鞏氏義莊來的人?」

「抱、抱歉,我是孩子們的臨時夫子……,我急著想打聽一點兒事,不曉得你能不能幫忙。」

「夫子?」

宋長青又打量了鞏毓靈一回,這女子綺年玉貌、氣質出眾,頗有大家之風卻又不如一般金枝玉葉那樣地嬌氣,若要以花兒來比喻,約莫只有蓮花、芙渠之類的可以比擬在她身上。

可即便如此,這樣的女子會是個夫子?

他挑了挑眉邊收劍問道:「妳想打聽什麼事兒?」

「我想知道最近御王殿下、定安親王等人有沒有正常應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