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七 – 晦日陰謀

「這酒雖然被掺入甜湯後稍微變稀了點……可這味兒……應該是夏立國才有的情釀吧,至於裡頭還有什麼嘛……。」

慶長藥師將那張沾了甜湯的紙放在燭火上烤了烤,紙上的濕潤很快便被烤乾,析出了白色的亮晶晶粉末,他拿出五個小瓶罐,從中倒出一些透明液體到分別的五個不同小碗中。最後,他再以竹籤小心地將紙上的粉末分別刮入那些小碗之中,便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五個小碗中的粉末盡數與碗中的液體溶成一體,其中有一個小碗裡的液體亦變成了淡淡的鵝黃色。

慶長藥師蹙著眉頭,「這甜湯裡被下了媚藥類的藥物……,」他抬眸看著小二十三,「這甜湯原本是要給誰吃的?這裡頭藥的份量被下得很重呢。」

小二十三面上不顯,可心裡卻是驚駭,這藥下得如此之猛,可見下藥人的用心之深……。

慶長藥師見小二十三未回答,復再問道:「這位小兄弟,這甜湯到底是給誰用的?」

「是、這甜湯原本是要給郡主用的,在下在知道甜湯被人下了藥後,就用另一鍋一般的甜湯替換給郡主用。」

慶長藥師的眉頭蹙得更深了,「那人是專程給德安郡主下的藥?」

「嗯,應該是……。」小二十三點頭道。

「這……,」慶長藥師深吸了口氣,「那看來應該是有個什麼陰謀詭計在後頭……否則不會下這樣的藥……。
情釀本身就是催情用的,甚至能催化人的情感,讓人的防線崩潰,再加上媚藥……就一般情況來說,不會在使用媚藥的同時併用情釀,那藥效加乘後的效果會被放大數十倍,就已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住的,更何況郡主的身子及不上一般人就算了,眼下還正懷著身孕……。
依老夫看,小兄弟你得趕緊同你的隊長說說,甚至是回報給殿下知曉,加強防備為上上策。」

「是,在下馬上回報給石隊。」

小二十三向慶長藥師行了個禮,轉過身便衝出房門,以自己能達的極限速度往石衛的方向移動。

慶長藥師揹著手,緩緩走到房門外,已不見小二十三的身影。

他往外頭瞧了瞧,今夜,是晦日。

慶長藥師擰眉,心中總感覺這個夜晚,不會是個平靜的夜……。

他搖了搖頭,回房將房門緊閉,加快包藥的動作。

 

小二十三將慶長藥師所言回報給石衛,石衛點了點頭,派了個暗衛回御王府通知昊天嶺情釀與媚藥的事,又傳令加強防備。

時間約莫過了半個時辰,義莊裡開始有人聚集。

普遍而言,白日裡來義莊幫忙的人,在傍晚時分就會回家了,至多是在蹭了個晚飯後,也會回家。

因此,平常在這個已過了晚飯飯點的夜間,義莊裡只剩下鞏毓靈、孩子們、因孩子們生病來幫忙看顧的一位婦人及少數臨時來借住的人之外,按理說,不會有其他的人在。

可今夜十分異常,那些返了家的人、甚至是才剛前腳踏出義莊的人又回到了義莊裡。他們在義莊的大門處集合後,身體搖搖晃晃、眼神十分呆滯地一塊兒往某處移動。

在大門處巡守的暗衛在第一時間見到如此奇怪的情景,立刻去向石衛通報。

那群人在經過食堂附近的時候,慶長藥師剛巧包完了所有的藥,開了房門,正想去為媛媛切個脈。

總的來說,媛媛現今只要脈象平和,他再同顧安吩咐幾句藥包的煎法便能回御王府去了。

只是慶長藥師才踏出房門,便聽聞院子外有騷動聲。他還未及去辨別那騷動是什麼,眼睛就掃到媛媛與顧安兩人不知為何正走在院子裡,不曉得要上哪兒去。

「欸!顧安,媛媛還不能出門,她吹到風會落下頭風的病根的!」慶長藥師急道。

慶長藥師從昨日到今天,已看出顧安這人在照顧媛媛上有多麼仔細,他對媛媛的態度,就如同他對自己的命一般愛護。

尤其,媛媛在經歷了昨日那一場生死拔河之後,顧安對於大夫的醫囑更是奉為聖旨。

按說自己已說了媛媛這生產不若一般,定要在房內休養至月子結束,顧安怎可能讓媛媛就這樣出了房門,甚至是媛媛身上的那身衣裳也只是在屋內穿著的那種,出門竟連個暖袍也未披上,這著實是太不合理!

慶長藥師快跑跟上顧安夫婦,還伸手拍了拍顧安的肩,可顧安夫婦並未停下腳步,也未回過頭看他一眼,這讓慶長藥師更加覺得奇怪。

他快步繞到顧安的面前一瞧,嘴上直覺地說了一句:「這是……中蠱了?」

那方,石衛在聽聞底下人的來報,讓人去試著阻止那些人的前進未果,又不能以武力對付那些人,他只好立刻派人去找慶長藥師。

彼時,慶長藥師正從袖袋裡拿了香包,放在顧安的鼻下,試著讓顧安清醒過來,暗衛一到那處,見到慶長藥師的手法,眼神一亮。

顧安聞了香包,眼神從渙散慢慢凝聚,他疑惑道:「疑……我怎麼在這兒。」

當他看清媛媛穿著單薄的衣裳往前走去,狠狠地嚇了一大跳,他趕緊跑上前去想帶媛媛回房。可他才往前跑了兩步,步伐又緩了下來,眼神開始渙散呆滯了起來。

慶長藥師見狀搖了搖頭,趕緊跟上去,一邊拿了個帕子將香包裡的香草分了部份在帕子裡,交給剛剛過來找自己的暗衛,「來幫忙,將這帕子放在那女子的鼻前讓她聞香。」

「是。」

終於,顧安與媛媛在慶長藥師及暗衛的幫助下清醒了過來。

「顧安,媛媛不能受寒,你快送媛媛回屋去休息。還有,你們暫時都將香包放在鼻下不可拿開,知道嗎?」

顧安點了點頭道:「好的。」

「晚些我師弟會過來幫你們處理,待處理好便能再不用香包了。」慶長藥師話落扭頭又向暗衛道:「來,你快帶我去找你們隊長。」

「是。」

暗衛帶著慶長藥師飛快地到了石衛身旁,石衛一見到慶長藥師便道:「藥師,義莊裡的人變得很奇怪……。」

石衛還未說完,慶長藥師便打斷了他道:「他們中了蠱,快讓人回王府帶元谷藥師來處理。」

「好。」

石衛想了想在義莊這處駐紮的所有人中,除了自己便是小二十三的移動速度最快,他轉頭向小二十三道:「二三,你立刻回府去帶元谷藥師來。」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