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五 – 母女相會

劉坐婆進屋子的時候,鞏毓靈不自覺地跟在了她的身後,因為如此,她便由打開了的房門看見了裡頭的情形。

雖然只是一瞥、雖然中間還隔了層紗帳,可鞏毓靈卻已是清楚地看見先前送進去的麻繩這會兒已纏上了白色的長布條,從高高的房樑上懸了下來,而媛媛口中咬著一支捲起來的棉帕,雙腳打開,以高跪姿跪在床榻上,雙手緊緊地抓住那條懸下來的麻繩,好似抓緊那麻繩便能減輕她生產的痛苦。

張姨與辛姨一個在前方扶著媛媛讓她不會因為用力過度重心不穩摔著了,並同時注意她的各種狀況,另一個則跪在媛媛的後方彎下腰,看著媛媛的下身,注意胎兒是不是已經有娩出的跡象。

一切看似生產順利的形容,可坐婆看見裡頭的光景後,方才沉穩的面容卻是有些變色,她急急地進了門,趕緊把門給關上,鞏毓靈聽見她說了句:「不是頭胎麼,怎會這麼快?」

再後來鞏毓靈便聽不清裡頭說了些什麼,可她感覺到劉坐婆似乎對於媛媛的產程速度感到訝然。

難不成媛媛這產程是有問題的……?

如果有問題,是否應該先去請個大夫守在這兒呢……?

做為一位準母親,自己亦是在不久之後便要遇上生產這事兒的人。鞏毓靈一想到生產其實是一件高風險的事兒,這時代的醫療水平不曉得是高到哪兒,她不禁以左手撫上了自己尚是平坦的小腹,憂心地守在院子裡。

「毓靈、毓靈!阿姨可終於是找到妳了!」

鞏毓靈聞聲往院子入口瞧,看見黃媽急著小跑進來,她趕緊走上前道:「黃阿姨,發生什麼事了?」

「是小葉子!小葉子這才好沒兩日,方才又發燒起來,現在全身滾燙得很。」

「真的麼?」鞏毓靈也有些急了起來,小葉子因為不是足月出生的孩子,從小就體弱多病,而且他上回受風寒才好全沒二日,根底都還未養足,現在又病了。

她看著黃媽道:「可傑少爺同老爺子出遠門了,這下該如何是好?」

「傑少爺不在,只能抱他出去找大夫看病了,只是我現在找不到妳張姨跟辛姨,我又不能放著那些病著的孩子抱他出去看病。」

「方才媛媛吃過午飯後就突然要生了,這會兒張姨跟辛姨在那屋子裡幫忙助產呢。」鞏毓靈指著門板上有掛著草環的屋子道,「妳們不放心我去照顧生病的孩子們,那不如就讓我帶小葉子出去看病吧,才一個小葉子,我再戴個口罩,應該不會被傳染的。」。

黃媽咬著唇有些為難地道:「唔……好是好……可……。」

「還有什麼不妥麼?」

「鞏家大宅那處不知是怎麼了,明兒就算是月底,可銀兩卻未如往常在今日撥過來義莊,既然沒有銀兩可以看病,小葉子勢必就只能抱去養病坊那處看病了。」

「那處的大夫醫術不好麼?」

「養病坊那處的大夫是由朝廷派遣的,醫術雖不如咱傑少爺,可也還算是可以,而且呀,看病還不需診金,只是那看病後開的方子……抓藥的時候還是得付藥金的,還有就是路程遠了點……。我想,我們分頭先去湊一下藥金再送小葉子去看病吧。」

「沒關係,阿姨妳先去照顧孩子們,藥金我來想辦法就好,我先趕緊帶小葉子去看病。」

「好,其他孩子阿姨會照看好,麻煩妳帶小葉子走一趟了。」

鞏毓靈點點頭,「麻煩阿姨在屋子裡加一床給小葉子好讓他休養。」

「好。」

小二十三此時正在御王府的書房外等著給昊天嶺做鞏毓靈的定時回報,可今日恰好是昊天策、雪晴依約帶著古瑜珍及周正來到御王府的日子,他只好先候在那處,等他們的會面結束。

昊天策一行才在前院大廳裡落座,侍衛便通報古老爺已攜著古夫人候在府門外。當古瑜珍聽到這通報時,她面色顯得有些緊張,扭頭看著周正,周正則是緊了緊兩人交握的手,無聲地安撫著她。

昊天嶺見狀,開口道:「周二老板,你確定要娶古二小姐為妻?」

「是。只是聽說琮瓍人習俗較其他國家不同,還請殿下們為在下多美言美言幾句。」

昊天嶺看向周正身旁的古瑜珍,古瑜珍確實是與鞏毓靈有七、八分相似,這或許也是為何當初赫連宸想假借古老爺的手讓鞏毓靈離開自己,便與古老爺說古瑜珍被自己帶到御王府的原因吧。

不過要說起給人靈動的感覺,鞏毓靈恐怕是要古靈精怪得多,這大約是從小所處環境及教養方式不同而成的迥異氣質吧。

「古二小姐呢?妳是真認為周二老板是妳的良人,還是妳只是想報恩?」

古瑜珍面泛桃花,帶著些女兒家的嬌羞回道:「回殿下,瑜珍是真心喜歡周二哥哥的,並非是因著什麼報恩的緣由。」

「周二老板對妳好嗎?」

古瑜珍點了點頭,看了眼周正才道:「回殿下,他對瑜珍很好,也很尊重我們彼此之間的不同,還教會了瑜珍很多東西,那些香料真的是很有趣呢!」

昊天嶺頷首道:「那好,本王會為你們做主。」

話落不久,管家領著古老爺及古夫人進門,古夫人一見到古瑜珍當下便掙開了古老爺的手,也不管該先向大廳裡的幾位殿下行禮,就直接衝上前去抱住了古瑜珍淚如雨下。

「珍兒、珍兒!真的是妳麼?娘找了妳好久……先前御王把妳給藏了起來,不讓娘與妳見面!」

古瑜珍略顯尷尬,她先前已從雪晴那處聽聞自家娘親錯把德安郡主當成自己相認,還一心以為是御王阻饒她們母女倆團圓的事,也因此,自家娘親在見不到德安郡主後便因思念過度而導致病情更為加重。

當她與周正接到消息在返回的路程繞了一趟金閣寺、求了個平安病癒符後終於來到了京都,彼時娘親卻已是虛弱得不允許情緒上過於大起大落,而她除了怕與娘親相見會過度刺激娘親之外,也很怕娘親不捨她離開身旁而反對自己同周正的婚事。

於是,她與周正便同自家爹爹商量,以「病好到能外出,才能見到女兒」做為一個誘因,再配合上周正與母親的大夫商談後調製了能助益病情加快好轉的香料給娘親做薰香,才有今日母女相見的機會。

可一見面,自家娘親就先同自己告了御王一狀,這……這要如何讓御王殿下能為自己講婚事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