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 – 久别重逢?

突如其來的男子氣息襲向了鞏毓靈並包圍著她,她眨了眨迷茫的雙眸,怔愣地看著昊天嶺那俊美剛毅的臉龐在自己的眼前放大再放大,然後一個溫軟的東西就貼上了自己的唇。

鞏毓靈轉著不甚清晰的腦子,想理清楚現在到底是不是在做夢。

她覺得靠上來的氣息十分熟悉、溫度亦十分地炙熱,卻又覺得他是不是會在下一秒就淡化,然後消失在眼前。

一般不都說夢裡的一切都是虛幻、都當不得真的麼。

正比如你在夢裡正準備享用豪華大餐,可你總是會在正要享受美食的那一個瞬間從夢中醒來。

若眼下看到的、感覺到的都不是夢,她心心念念的那人現在真是就這樣出現在她的面前……那就表示她的逃離失敗了,她又得被他帶回去御王府裡圈養起來,忍受他與夏立國的公主夏文嫣日日在自己面前秀恩愛……還得日日夜夜面對著他,面對這個自己愛著卻又得恨著的人……?

可惜,鞏毓靈的思緒僅僅只能到這兒為止,在昊天嶺開始加深了那霸道卻又帶著溫柔感覺的吻,她頓時就懵了圈兒,直接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小心翼翼地捧著鞏毓靈的臉就彷彿他捧著一個稀世珍寶一般,時而輕柔、時而積極地朝她的檀口裡進擊,與她的丁香小舌互相追逐、糾纏。

鞏毓靈處在他的攻勢啟始後不久,便無助地閉上了眼睛,或許是對他的眷戀太深,又或許她一向對於昊天嶺的一切都難以招架及默許,也可能是她自以為在夢裡,便能毫無顧忌地放縱一回。

在他的帶領下,她所有的感官逐一沉淪,在恍惚間覺得自己又回到與昊天嶺那段最濃情蜜意的時候,忘卻了自己身處何處、亦忘了現在是何年何月,只是直覺地配合著他、青澀地回應著他。

昊天嶺才只是觸到了她的唇,他便覺得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自制力如洶猛的河水之於年久失修的河堤一般。

那堤防經河水的猛烈一撞,河水便自行鑽進堤縫中開始遊走,緊接著水愈漸刁鑽、愈進愈多水,堤縫亦跟著愈漸加大,河堤便潰了。而這一潰堤,河水侵犯河堤之後的一切,其吞沒岸邊的速度及範圍都再不是自己所能控制。

就如他一向自恃的冷靜、理性,在此刻已然被上湧的情愫給沖刷得一乾二淨。

他才短短二十多日不見她,那渴慕之濃、思念之苦,並非是一個吻所能解的,他恨不能立即將她溶進自己的骨血之中。

可……。

這個極盡纏綿的吻一直持續到昊天嶺感覺鞏毓靈快呼吸不過來時,他才戀戀不捨地放開了她。

昊天嶺才放開她,視線很快地瞥了那安神的線香一眼,知道她再不久後便會沉沉地睡去,自己只能儘快挑撿著重要的話同她講。

他眼神溫柔繾綣地看著鞏毓靈那雙已明顯動情的眸子道:「寶貝,我只愛妳,夏文嫣那事只是一場戲而已,妳要信我。」

「夏文嫣師徒牽扯到這中土大陸許多嚴重的事情,我不得已得用自己為餌去釣她……。」

「妳若不信,可以到交換處去看,我會讓下面的人在那處將現在已收集到的情報寫上,我想那些暗號,妳應該看得懂的……。」

「現在還不是妳能回府的時機,待妳能回來時,我會用事件讓妳知道的,妳先在這兒好好地養身體,好麼?」

昊天嶺零碎地說了幾句,他輕撫著鞏毓靈的臉,還想再說話時,鞏毓靈動了動唇。

她伸出手亦是撫上他的臉頰,聲音因半睡半醒有些微啞:「嶺……如果眼下這一切都不是夢,那該有多好……,如果我們沒有父仇橫亙……。」

鞏毓靈說著說著又哽咽了起來,他一隻手緊緊地握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搓著她的手臂柔聲道:「我沒有,我與致彥是好友,怎可能會對他下毒手,那一切都是誤會,待妳回府我再好好地與妳細說,好麼?還有呀……眼下發生的這一切都不是夢,是我,我現在就在妳的面前。」

昊天嶺緊緊地蹙著眉,有些憂慮地道:「只是,在夏文嫣那事結束之前,還有聯姻的事情尚未擺平,另外還因楚秀成放出的流言,造成有不少人在盯著妳,現在真不是妳回府的時候。我派了人在妳身邊保護妳,妳萬不可離開……。」

昊天嶺說到一半,鞏毓靈的眸子卻是已慢慢地闔上,昊天嶺無奈地苦笑,都怪自己在嚐了她的味道後一發不可收拾,便將時間都花在那上頭了。

他將握著的手放進暖被窩中,還為她掖好被,將已燃盡的線香及小碟收進袖袋之中,再看了看她,便出了門。

門外候著的石衛見昊天嶺出門,便恭敬地喊道:「主子。」

「人都安排到了哪兒?元谷藥師幫他們解完蠱了麼?」

「是,都帶到食堂那處去了。」

「那好,走吧。」

他們倆才躍上屋頂,一個身影飛速地靠近昊天嶺,清冷卻恭謹地說道:「主子。」

「冥殤,你怎麼來了?邊走邊說吧。」

「是。屬下來這兒是宇王殿下讓來的,您的師門來了信。」

「是麼,我瞧瞧。」

三人到了食堂落了地,冥殤將信從懷中拿出來,遞給昊天嶺,昊天嶺見信上頭的封泥已被開過,挑眉看向冥殤。

「主子,這信已被宇王殿下先行看過了。」

「知道了。」昊天嶺點了點頭,將信從信封中拿出來展開。

信上依然是以暗號書寫,昊天嶺卻是直接閱讀了起來。

 

吾徒展閱:

承兒所提,為嶺兒看顧擔保一事,師門已有決斷。

嶺兒肩負許多,無法立即回師門接受看管,故,嶺兒體內異端完全除去之前,為保中土大陸之平安,同意承兒為嶺兒監督看顧,在此期間,所有任務,承兒須同嶺兒一起。

如嶺兒的情況一旦加重,承兒做為監督者,務必立即回報並帶嶺兒回師門,不得有誤。

另,依據承影及慶長之回報,異端除去之法,首待虛無縹緲四年一度之回歸,待長老們親自診斷之外,務必在虛無縹緲回歸前找到現任之琮瓍鎮國巫女以備無患。

嶺兒先前所提並隨信附上之廉禎全部建置佈陣位置圖,師門經確認,確如嶺兒所言,全四十九處小陣總合起來能形成一個強度等同於都天神煞大陣的毀滅大陣,為免日後隱患,務必依序破陣並完全毀壞每一處。

破壞順序以嶺兒先前信中所提即可,望嶺兒自即日起能全力鏟除剩下的四十八處小陣,以防有心或知情人之利用。

慧也可達錄存師父們之意旨

 

昊天嶺看完了信,將信折好收至袖袋。

這信內的結果,與自己預期的相差無幾,算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於是,他轉身欲進食堂。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