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八 – 關係

「元谷藥師他呀,去夏立國了。」

「去夏立了?他昨夜不是還在義莊裡煮藥茶的麼,他已經出發了?」

鎮定將藥鋪的大門給關了起來,只餘下一道小門,「是呀,聽說是在清晨時分,他方回府裡去睡覺的時候,才剛躺下就被挖起來帶走。」

「主子怎麼突然讓他去夏立?」

「還不是因為夏皇不信自己以及自己最心愛的明妃都被自己親生的女兒給下了蠱,主子為了讓他信服,只好讓元谷藥師親自去一趟。
眼下這樣的機會,我看主子應該會請元谷藥師給夏皇一個印象深刻的拔蠱儀式吧,想必夏皇在見識過儀式後,也能有個什麼決斷過來了。」

「這樣呀……。那郡主解蠱的事……。」

「我想元谷藥師很快便能回來了吧,到時再看找個什麼由頭讓郡主與他碰面。」

「嗯,也只能這樣了。」

「欸,對了,現在想起來……你既然回來了,表示那些去照顧孩子們的人也都撤了吧?」

石衛點了點頭:「嗯,都撤了。」

「那些孩子們服過藥後有好些了吧?」

「好多了呢……也真是難為了郡主,她現在是一個人照顧三十幾個病童還外加一個阿姨……。偏生還幾路人盯著郡主,我們要幫也不好下手,若非這次郡主自己離開義莊找大夫,那些人又只顧『看』著郡主,不然我們也是難去幫她照顧一下。」

「希望慶長藥師他們師徒開的藥能讓他們早些康復起來,不然待到他們康復,咱郡主又要病倒了。」

灰白聞言靠了過來,在鎮定的腿邊蹭了蹭。

鎮定輕輕地拍了拍牠的頭,「乖,還不是你出馬的時候。」

鞏毓靈回到義莊,發現義莊裡被打理得井井有條,孩子們也都被照顧得很好。她未料三得藥鋪的藥師到義莊幫孩子們看病,還能順道對環境都照顧了一輪,心中滿是對三得藥鋪的感謝。

只是在感謝之餘,依她在藥鋪裡所得的一些觀察,還是讓她不得不對一些事情生出疑竇來。

雖然藥鋪裡的人看起來都很和善,可他們在註記時習慣拿的是炭條,書寫用的是薄如蟬翼的紙,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且不說義莊附近的醫館藥館皆是使用筆頭柔軟、一不小心便會力透紙背讓紙溼到破又或是不小心蘸了太多墨汁導致寫了什麼都成了一團黑梅的毛筆,即便是先前去到光武帝特地頒令要太醫署直屬管轄的養病坊,那處寫方子時亦是同這城郊的醫館一般,用的是毛筆與竹片、木片或粗紙云云。

如何這小小的三得藥鋪就懂得用炭條與紙呢?

更何況那種紙也不是一般能用得上的呢!

據自己所知,會廣泛應用炭條與那類紙張的,基本上都離不開「御王府」這三個字。

而灰白……。

厚齋園裡一直都是養著不少動物的,她打小也與許多動物一起玩過、一起長大,甚至是參與過特殊用途狗兒的訓練。

可像灰白這樣氣息的狗兒,她只有在軍犬、警犬、導盲犬這類的狗兒身上見過。一間藥鋪的掌櫃,養得是這樣的狗兒,莫非他的本職是軍人?

還有那慶霖藥師開的藥,那藥味兒實在是太過熟悉了,是那種一輩子喝過一次就再無法忘懷的味道,慶長藥師又與慶霖藥師只有一字之差,會不會,他們倆是有什麼關係……。

若那群人真是御王府的人,那表示自己的位置是真曝光了,可他卻未在第一時間出面派人抓自己回去,又,那藥金可用勞力繡品去抵藥金什麼的,這又是個什麼意思呢?

鞏毓靈咬著唇,邊想邊照顧著孩子們。

待所有需要注意到的都巡過了一回,她人最後停留在長屋裡。看著小葉子那睡著了還蹙眉的睡顏,鞏毓靈在他的床榻旁坐了下來,探了探他的體溫,想著等會兒再幫他換過一次額上的紗巾。

可她因為太累,原只是想撐著頭小憩一下,卻就這樣趴著睡著了。

翌晨,鞏毓靈睡夢中被冷醒,房裡的暖盆子都熄了,她身上雖被人蓋上了件薄毯,可她未睡在榻上,房裡的溫度一降,便讓她感覺十分地冷。

她有些迷糊地立起上身,伸展著被壓得發麻的手臂,一個稚嫩的童聲響起:「毓靈姐姐早。」

鞏毓靈眨了眨眼,往榻上定睛一瞧,眉眼忍不住彎了彎,感到十分欣慰。

躺在榻上的小葉子已經醒來,那雙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自己,小小的臉蛋上雖然還透出些許病態的白晰,可那兩個小小的嘴角一直勾著,昭示著小葉子的精神不錯,病況已然過了最嚴重的時候,往康復的方向走。

她伸手在小葉子的頭上摸了摸,他那滾燙了三、四日的體溫也完全退了,她有些驚喜,覺得三得藥鋪的藥師醫術真是厲害呀!

鞏毓靈又巡了長屋裡其他的孩子,幾乎所有的人病情都好轉,只有一、二個孩子還未完全退燒。之後,她忙進忙出,安置好長屋這處,回到自己的居所,發現姜媽已經起身了。

「姜阿姨,妳怎麼起來了?」

「毓靈呀,妳起來了呀,我今兒起床人覺得好多了,便起來了呀。

抱歉呀,昨日還讓妳照顧,妳昨兒找來的那些人呢?我也要謝謝他們,他們照顧我們照顧得很好,那藥也是好特別,喝下去就覺得風寒好了很多。」姜媽一股腦兒地道。

鞏毓靈垂眸,看起來邊回想邊道:「昨日我晨起義莊裡就都沒什麼人,我發現妳和孩子們全都病了,後來就出去找大夫進來義莊看診。
可我到了醫館,附近的醫館藥館裡的大夫都出到附近出診了,待診名單排得很長,似是附近的人家全都病倒了。
幸好後來我找到一間叫做三得藥鋪的新開醫館……後來那藥鋪就派了人過來……。」

「喔?原來如此,感覺他們藥鋪的藥師醫術很好呢,才過一晚,我就覺得我好全了。」

「嗯……我也覺得他們藥師很厲害,長屋那處的孩子們今天都好多了,而且,病了好多日的小葉子不僅退燒了,還能坐起來跟我說說話呢。」

「噢!真的,小葉子那體質每次生病退了燒也沒這麼快恢復……這三得藥鋪的藥師真的厲害。
欸?妳說小葉子在長屋那處?」

姜媽轉了屋子一圈,還真未看見小葉子,她抓了抓鬢角道:「難怪我早上起來覺得屋子裡怎麼少了個人。奇怪,他什麼時候移到那處去養病的?」

「我也不曉得……總之他現在好多了。」鞏毓靈微笑道。

「對了,聽妳這樣說,是所有的孩子們都病倒了?有很多藥要煎吧,我也趕緊來幫忙。」

「好,謝謝妳,姜阿姨。」

「說什麼謝呢。」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