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十七 -三得藥鋪 III

鞏毓靈直起身子,喃喃道:「嗯,於情於理來說,他幫忙了這麼多,我確實是該向他當面道個謝才是。」

她的眼珠子一轉,淡笑看向金掌櫃問道:「金掌櫃,你們東家何時會過來呢?」

「呵呵,姑娘不急,我們這藥鋪今日也才剛開張,開張時東家才來過呢,而且在下看這幾日的天氣不定,東家下回再過來巡這間鋪子不曉得要過多久。」

「這樣呀,那……如果你們東家來了,能不能麻煩你派個人到義莊裡說一聲呢?我好來向他道謝。」

「好呀,姑娘有這誠意,東家若來了,在下便派人去義莊裡說一聲。」

「嗯,麻煩你了。」

「那我差不多也該回了……。」鞏毓靈邊說,心裡想著如此多的藥包,自己該如何帶回義莊去。

「姑娘且慢,還有三副藥的藥材有缺,我到後頭庫房去拿一下。」正在藥櫃處包藥的夥計向鞏毓靈說道。

「什麼藥材?我去拿。」小六開口說道。

「小六哥,是化橘紅。儘量多拿些過來好了。」

「好,知道了。」

鞏毓靈聞言想了想,卻是蹙起了眉頭,問向金掌櫃道:「掌櫃,你們這兒有化橘紅這味藥?」

「欸,有呀。」金掌櫃好奇問道:「怎麼了?姑娘如何有此一問?」

鞏毓靈輕輕地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覺得你們東家可真厲害,化橘紅這味藥,最近我們這處的醫館都沒有了呢……聽說那是南方才有產的藥,現在只有都城裡的醫館藥館才有……。」

「嗬、嗬嗬,咱東家要開間新藥鋪其實也真是不容易了,總不能剛開張就有藥有缺,妳說對吧。」

鞏毓靈看著一臉答得真心實意的金掌櫃,眸子微微地瞇了瞇,之後倒是未說什麼,只淡淡地應了句「也是」,就將關注的焦點放到了記載著孩子們名單及藥材的紙上。

可她對面的金掌櫃倒是在心裡暗暗地對著她說道。

呵呵,郡主您說御王府藥庫裡的藥材現今大半都被搬到這兒的藥櫃裡了……別人家會有缺了化橘紅這味藥的問題,咱三得藥鋪怎可能會有缺呢!

有缺?

有缺就直接回府裡頭搬就對了!

這不,今兒是臨時開的店,後院裡哪兒來的庫房,小六是直接回府去拿的了。

若要是咱府裡頭真沒了,咱主子去哪兒也都會給您想辦法勻回來的!

說真的,真沒想到還能見主子對一女子如此的形容。

嗬嗬,真是活久見呢!

金掌櫃覷了眼大堂裡的其他人,從那些下屬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大堂裡的一眾的想法都與自己差不多。只是再如此看著自家郡主,郡主沒開出花兒來就算了,萬一被她給發現個什麼可就不好了。

畢竟,現在這時機點敏感,還是低調些,可別讓其他人那麼快就發現這藥鋪在這處設立的真實目的才好。

「咳咳,既然小六去庫房拿藥了,趁現在還有點時間,你們就再把名單及藥包都對上一次,以免郡……姑娘拿回去時有遺漏得再跑一趟就不好了。」金掌櫃話落,轉過身用手拍了拍自己差點說漏的嘴巴。

大堂裡的其他人趕緊回道:「是、是。」

「對了,金掌櫃,我來的時候,好像是看見一條狗兒進來你們店鋪裡……?」

「噢,姑娘妳是說灰白呀,原來妳是灰白帶進來的,沒想到咱藥鋪開門第一日的開張還是靠牠呀!」

「灰白?」鞏毓靈偏著頭想了想,忍不住笑了笑,「還真是牠呢。你養牠很久了?牠現在在哪兒呀?」

「在下是在牠小時候,見牠在路邊遊蕩好像是餓了很久,就將牠帶了回來,養著養著就這麼大了,沒想到現在還會幫鋪裡帶財呢。嗬嗬。」

「嗯,牠是條很有靈性的狗兒。」

金掌櫃吹了聲口哨,灰白飛快地從通往後院的門奔進了大堂,牠向金掌櫃輕輕地叫了一聲,又看了眼鞏毓靈的位置後,便走到了鞏毓靈的跟前趴了下來。

「呵呵,牠真可愛。好乖唷。」鞏毓靈摸了摸灰白,灰白那身毛皮,果真蓬鬆好摸。

「姑娘喜歡狗?」

「算是吧。」鞏毓靈趁機翻了灰白的狗唇,心中暗暗訝異:這狗兒年紀不大,可卻是不符合年紀的穩重,是什麼人養出什麼狗麼?

兩人又很輕鬆地聊了幾句與灰白有關的話頭,小六便回來了。

小六將一部份的化橘紅放在櫃台上讓夥計秤重,又將剩下的部份放進藥櫃之中。

不久後,鞏毓靈的目光瞥向藥櫃,見夥計在秤好並包成一個藥包後,便開始收拾櫃檯。她想,方才那約莫是最後一個藥包,便開口道:「掌櫃,藥好像都包好了,麻煩你先幫我瞧瞧藥金全部是多少,我手頭上有些銀兩可以先付,不夠的,我再拿繡品過來,好嗎?」

「好的。」

櫃檯上的算盤打得響亮,只是那聲響鞏毓靈是愈聽愈心驚,雖然手頭上與灰白玩著,心裡卻是憂心著藥金的金額到底會有多少。

終於,金掌櫃將最後一個珠子打上,屋子裡也恢復了安靜,他抬眸道:「姑娘,有些藥材因為天候關係,價格稍微漲了……。」

「金掌櫃,你直說沒關係的。」

「咳咳,是、是,全部是一百三十八兩六十八文,銀子,算妳一百三十兩便行。」

鞏毓靈聞言,重重地吐了口濁氣。

她爽快地道:「我先付給掌櫃你一百兩好麼?三十兩我過兩日再拿繡品過來給你。」

「那有什麼問題呢!」

「小六,都打包好了麼?」

「好了。」

鞏毓靈一聽,扭頭一瞧,櫃檯上堆積成山的藥包這會兒已經全被裝在麻袋之中,方便人扛著走。

金掌櫃和藹地道:「好,那姑娘妳也急著回去吧,讓小六送妳回去。」

「好,多謝。」

鞏毓靈前腳一走,石衛後腳便從後院進來大堂。

「鎮定,郡主是拿了很多藥包回去?」

「噢,石衛呀,」金掌櫃一邊整理櫃檯一邊往門口去,「你也知道那些藥師對於治病一事是有多在意,一定都要露一手才行,而且吸引郡主來一趟還真是不容易呀……府裡的藥材庫真是大失血。」

「嗬,主子高興就好,你也知道那義診、免費藥都只是個餌而已,他只希望郡主能重新開始喝慶長藥師的藥調理,讓身子能穩一些。
對了,我怎麼沒看見元谷藥師?
主子一開始請元谷藥師來不就是為了幫郡主拔蠱麼,按說難得郡主能入了套,怎沒讓元谷藥師為她瞧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