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十一 – 孩子們的去處

莫失覷了他一眼,看向莫古將軍道:「父親,現在延州以南的各種東西在運往北方時會被疑似流兵身份的人給打劫,商隊都因貨品物資在半途會被截走以及造成不少人員上的傷亡而不敢再北上,方才問過京都的鄭府尹,他說已在昨日收到消息,開始統籌一些用品的事了……戰備用的物資及補給方面……您這處也收到信息了吧?」

「嗯……物資方面已經在調度,京都城防業已加強,這不,我同羅將軍正在商議下一步動作呢。」

「這麼大的事兒,您也未與兒子說。」

「陛下就派你們倆去查兒童失蹤案了不是?更何況,我們先佈好一些事情,到時你們也差不多忙完,回來便能接上了。」

「可賢王這事算是頭等大事……那即墨離這京都可是不遠呢,急行軍只要半月多……。」

「失兒,你當我天耀兵都只是擺設?更何況還有羅將軍與你爹爹我在這兒坐鎮呢!」

「是、是……兒子失言。」莫失垂眸,偷偷地吐了吐舌頭。

岑語俊瞥了自己好友一眼,緩頰道:「莫將軍,莫失這不是為天耀擔憂麼,畢竟這事如若是外人來欺負咱天耀就算了,偏生賢王就是個地道的天耀人還幹出這等大事,真是讓人……。」

莫古聞言嘆了一聲。

宋承允忽地起身向眾人做了個揖:「屬下等會兒未時便要離開京都往南,這會兒就先走一步了。」

「承允,你要南下?」

「是,屬下是與鞏氏的家主鞏嶸一塊兒去的。

屬下現在既然知曉了實際情況,待屬下到了延安城那處,會到肅安親王那兒看看能否幫上什麼忙。」

「肅安有你的協助是實力大增,真是太好了。」莫古頷了頷首,「一切保重及多小心。」

「多謝將軍,」宋承允又行了個軍禮,「屬下先告退了。」

幾人目送著宋承允離開,莫古開口道:「語俊,你們的事兒辦得如何了?」

「當時失蹤的孩子們被分成了兩部份,被做了破曉女神記號的都從娼樓裡給找回來了,可那些被做了夜之女神記號的孩子們到現在為止,一個都沒有被找到之外,連個蛛絲馬跡也查不到。」

「這可真是奇了,怎會找不到?你們沒有審問那些人販子麼……?」

莫失搖了搖頭,「怎可能沒問,可審了老半天,用盡了手段那些人就是不曉得。

那些人只是配合將被標註為夜之女神要的那些孩子迷暈,之後便會有專門的黑衣人來帶走,至於帶去哪兒,他們並不清楚。

若是依語俊先前推論的……恐怕那些個孩子……已經都死了……。」

「你們是指夜之女神的神話?」

「是的,父親。」

莫古撫著下巴想了想,「唔……那事若真的這麼依神話來,我記得神話裡蝙蝠出入的地點在森林裡,你們有試著找過森林之類的地方嗎?」

岑語俊轉了轉眼珠子,一手握著拳看似用力地拍在了另一隻手的掌心上,「欸!我怎麼沒想到呢!莫失,咱們現在就去找天嶺!」

「蛤?找天嶺做啥?」

「你忘了!他是在哪兒破的陣!」

「對厚!」

莫失同岑語俊急急忙忙地向莫古將軍及羅將軍道別,往御王府去。

 

昊天嶺在書房裡甫看完一份情報,就瞥見雲頎端著一碗黑乎乎的藥湯立在他身側。

他聞了聞,老實說,那藥湯並不若先前鞏毓靈所喝的那似是整人的難喝藥味……他垂眸,讓思緒飄向遠方。

不曉得毓靈這幾日過得如何?

他在想到鞏毓靈每回喝藥湯的小模樣時,不禁勾了勾唇。

雲頎看到昊天嶺的形容,想他目前應當是忙到了一個段落,便躬身道:「王爺,您該用藥湯了。」

「嗯。」昊天嶺瞥了一眼雲頎,端起那碗藥湯,輕飄飄地問道:「外頭又飄雪了?」

「是。」

在雲頎應聲的一小會兒時間裡,昊天嶺已喝完了藥湯,看似隨意地把藥碗一拋,藥碗在空中轉了一圈,便正正地落在雲頎手中的拖盤上。

昊天嶺左手拿著棉帕胡亂地擦了嘴,右手正提筆在方才看完的公文上批註。

「嗯,這情報就謄個二份,分別送往父皇以及莫將軍那處各一份吧……嗬……說人人到,雲頎,你運氣好,剛好莫失他們來了,這下就不用你來謄寫了,等會兒直接交給他們謄吧。」

雲頎挑了挑眉,「是。」

昊天嶺將那份情報放到了右手邊,便好整以暇地看著書房門口。

雲頎看著嘴角含著一縷邪笑的自家王爺,暗自為來人祈禱,腳步不停地往門口走,打算將藥碗先端回小廚房去。

他出門時,果然見到莫失與岑語俊相偕而來。

雲頎在他們倆面前站定,躬了躬身:「雲頎見過公子岑與莫副將,王爺在書房裡,請進。」

「好……這是藥碗吧?天嶺他怎麼了麼?」

雲頎清淺地笑了笑:「多謝公子的關心,這只是冬令的補湯而已。」

莫失若有所思地頷了頷首,「嗯,那我們先進去了。」

岑語俊與莫失才大步地踏進書房,還未及得上與昊天嶺說話,冥殤也跨進了書房的門坎。

昊天嶺掃了眼冥殤,冥殤知趣地退到了一旁。

「天嶺,不用讓冥殤先說話麼?」

昊天嶺努了努嘴,淡淡道:「不必,你們二位手頭上正忙著正事,會匆匆地趕來我這處怕也是有急事,你們就先說吧。」

二人坐了下來,莫失與岑語俊交換了個眼神,又瞧了瞧冥殤,才開門見山道:「天嶺,你也知曉我們目前在專辦兒童失蹤的案件,現在救出來的孩子都是被標了破曉女神圖騰的那些,可被標了夜之女神的那些孩子,到目前為止一個都沒找到,也沒什麼找人的頭緒……。

方才我們去找我父親時,他提到夜之女神的僕從經常出沒在森林裡……語俊想到你先前到山坳去破陣,我們想你這兒會不會有孩子們的線索。」

昊天嶺一聽,整個人的氣息沉了下來,身上多了些肅殺的戾氣。

岑語俊感受到他身上不同尋常的感覺,輕聲道:「天嶺?你還好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