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十五 – 通報師門

「好吧,那事先不管,你真的同意通報師門?或許師門會……毀了你也說不一定。」昊天承邊說邊讓昊天嶺坐起來靠在床欄上。

「三哥……你也曉得,自你我進了師門後,就必須以這天下為優先,那是我們的榮耀,也是我們的責任。今日我身上有這樣的疑慮,若不先通報師門,讓他們做好兩手準備,若萬一最後不得控制,我啟不成了千古罪人麼……?」

「嶺兒……。」

昊天承蹙眉看著昊天嶺,自家五弟的性子從小是既正直又要強,自己亦是最清楚的那幾人之一。

他身上的隱憂牽涉的範圍真的是太大、太廣,可自己是不可能看著自家弟弟因為這樣的隱憂就被師門給毀了。這不僅只是因為他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情誼,更是因為這樣對他太不公平,自己亦是會為這天下可惜了這樣的人才。

昊天承赫然想到了什麼,他開口道:「我聽說你愛上了一名女子,對她保護得緊,還想要聘她為妃,可她在你們大婚前夕跑了,你難道不想將她找回來?」

昊天嶺自然是知曉自家三哥提這樁事的用意。

他閉了閉眸子,判斷著現在的情勢後,看著昊天承道:「三哥,我當然是想她回來的,只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什麼時候才是那個正確的時候?你若是怕夏文嫣、廉禎下手,有我們護著,她們怎可能有空隙能下手。」

「三哥……你或許還不知道吧……廉禎最初也是個好姑娘,據師父們的意思,她會成了現在這模樣也是因為她的靈魂受到了污染所致。」

「什麼!」昊天承扭頭看向一旁一直未開口的承影藥師。慶長藥師聞言亦是訝異地看向自家大師兄。

夜承影面色凝重地頷了頷首,慶長藥師才晃然大悟為何先前自家大師兄聽聞昊天嶺的魂上染了邪性,自己卻未通報師門一事會如此震怒。

床榻上的昊天嶺有些失神地看著床尾上的雕花,「廉禎她只是如此能力都已攪得這天下惶惶不安,若我也成了她那模樣,這天下恐怕會不復存在吧……。若有朝一日真變成了那樣,我大抵也無法原諒我自己……。」

昊天承站在昊天嶺的床榻旁,斜著身靠在床柱閉上了眼,在腦中轉著各種應對方法,後廳裡就這樣安靜了好一會兒。

當昊天承再度睜開雙眸,他一瞬不瞬地看著榻上的昊天嶺道:「嶺兒,三哥是不可能看著你被廢、被毀或者被關的,你要通報師門這份心意我尊重你,可我亦會同時提出要做你的監護人,如此便能保你不被師門帶走。若出了事,三哥亦是能與你對抗,保住這世界的。」

慶長藥師見昊天嶺還有些猶豫,也道:「是呀,四殿下,老夫也認為這樣頗好,你不為自己想也是要為靈兒姑娘想,她腹中已有你的骨肉,你也不會希望你的孩兒出世就失去了父親吧?」

「慶長藥師,你說的是真的?怎麼我才去了一趟極南之地回來,世事變了這麼多!」昊天承有些感嘆道。

夜承影的眼珠子轉了轉,抬眸瞧了瞧榻上那凡事都考慮周到卻時常未顧及自己的昊天嶺、再看了看昊天承那堅定的神情,「天承老弟說的提議可以,就這麼做吧!嶺兒,你說呢?」

「好,三哥的功力比我還強,如此安排對誰都好。」

「對了,」昊天承拍了下自己的頭,「嶺兒你先前不是讓我查江湖上魅惑術的門派麼?」

「魅惑術?」才說了一句又埋首於方子的承影藥師抬頭問了一句。

昊天承看了眼夜承影,自顧自地繼續道:「據我所查到的,這中土大陸上的江湖門派中,會使魅惑術的門派僅只有三個,而這三個門派,目前都已經被滅門了。也還好那些門派被滅門之事是在這十五年間內發生的事,這也才能問到那些門派在被滅門前,據說收的最後一個弟子都是一個女子。那三個女子的共同特徵便是長得十分清麗,喜歡穿著飄飄白衣,有如謫仙的女子。」

「哼,如此之巧……?」

「是呀,我還特地讓人拿了你先前送過來的廉禎畫相,去問過那三個門派所在附近的村民,他們都指出在臨近地區曾多次見過畫相上的女子,而且,他們所說見到女子的時間點,正符合門派被滅門之前。」

「那看來都是廉禎動手滅的門了。只是為何她要滅門……?」

「很簡單,因為她想當那個唯一會使魅惑術的人。」

昊天承聽聞承影藥師說得如此斬釘截鐵,覺得她的語氣中有些奇怪,可他才看向承影藥師,卻是見她扭頭往外走去。

「慶長,我們走,現在開始要加倍努力,想辦法儘快幫嶺兒把那些不好的東西都去除才行。」

「是,大師兄。」慶長藥師邊回話邊急急地跟著夜承影的腳步出了後廳。

「三哥,承影藥師是與廉禎有仇麼……?」

「這我也不清楚……可她的性子就是這樣,既然語氣如此,她們二人之間肯定是有過節的。唔……你好好地休息,我想想要如何同師門通報。」

「好,託你了。」

 

日子看似平靜地過了幾日,可御王府裡的三位藥師卻是忙壞了,整日裡不是查典籍,就是鼓搗著藥浴、藥湯。

昊天嶺在他們的照顧之下,內傷已是完全好了,可魂傷的進展卻不大,僅算是控制住而已。

而這幾日天耀皇城也迎來了今冬的第一場雪。

下雪的那日,鞏毓靈在晨起時便聽見不遠處的院子裡隱隱傳來孩子們的歡快笑語聲。

彼時她心下覺得奇怪,一向在冬日裡貪睡的小孩子,今日怎麼自己主動早起了?

她推開窗子一瞧,院子裡已是一片銀白色,原來京都在昨夜裡終於是降下了今冬的初雪。

「毓靈姐姐、毓靈姐姐,妳快點兒來幫忙!」一個稚嫩的聲音在窗下傳來,鞏毓靈連忙低頭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一個小女孩蹲在院子裡一塊被改成菜圃的地方,一臉困擾的形容。

鞏毓靈柔聲問道:「喬喬,怎麼了?」

「毓靈姐姐妳看!」小女孩指著菜圃說道:「菜菜好可憐,都被雪給埋了,我們來救它們出來好不好?」

附近的幾個小蘿蔔頭堆好了雪人打完了雪仗也靠了過來,亦是看見了他們種的高麗菜被雪給埋住了。

他們二話不說地也同小女孩一樣,蹲了下來,只是幾隻玩過雪仗的小手不若小女孩的顧忌,毫不猶豫地開始在雪地裡挖了起來,想要快點兒將菜給「拯救」出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