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十九 – 身份

鞏毓靈最後是帶著滿滿的疑問與不知所措就這樣哭暈在了床榻上。

一小會兒後,有一位身著黑袍、長得像鄰家大哥哥的男子輕輕地開啟了房門,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他身後還跟著一個黑衣的少年。

男子見鞏毓靈倒在榻上,伸手為她診了脈,確認她只是稍微著涼,幫她蓋好了被,讓身後的少年看清她模樣後,二人便又靜靜地退了出去,彷彿屋子裡從未有人進來過。

二人退到門外隱蔽處,男子向少年道:「二三,你既傷癒歸隊,主子吩咐你從今日起加入這處的暗衛隊輪流保護郡主,知道麼?」

「是,暗衛長。」

「記住,要用你的生命保護郡主。」

「是,小二十三記下了。」

差不多同時間,赫連宸正坐在書房裡處理事務,當他處理告一個段落,專送各國情報的侍衛走了進來。

「殿下,在天耀京都的齊濱齊大人來的消息。」

「哦?找到郡主了?」

「是。她現在就住在京都城外的鞏氏義莊。」

「真的麼?」

「是。齊大人還說了已派了十人在義莊裡外監視著郡主。」

「哼,她終於是自己離開了昊天嶺。告訴齊濱,他辦得很好,叫他好好地保護郡主,別讓她在孤去義莊接她之前離開。」

「是。」

「言執。」

「屬下在。」

「準備準備,孤要到天耀去。」

「主子,您要去天耀?這一去可是要好一陣子呢……太子妃就快要臨盆了……。」

「無妨,湘兒她會理解的。去將聘禮單上的東西都點好,有缺的儘快補齊,這次去的時候全部帶上,十日後出發吧。」

「是。」

與此同時,昊天嶺正坐在仙雅樓三樓的雅間內,掌櫃親自為昊天嶺上了荷花心茶,又上了幾道預計將在仙雅樓午晚之間提供的小點。

「殿下,這三道小點是依您提的特點所製出來的,還請您品評。」

昊天嶺優雅地拿起了其中一塊做成八角形狀,似是杏仁糕的小點,輕輕地吃了一小口,杏仁的香味入口,末尾卻是淡甜清香的紫蘇味。

他瞧了瞧這小點,杏仁糕中夾了薄薄一層紅澄澄的紫蘇醬,點了點頭。

用清茶漱過了口,他拿起一塊看來似奶糕的小點,吃了一小口。入口奶香味滿溢整個嘴裡,滑嫩的奶糕中還含了少許軟綿的紅豆。

最後他試了一塊由許多片似潤餅皮疊合而成的小點,那一片片薄薄的特殊蛋皮中含著香濃滑順的奶油醬。

「很好,這些都是孕婦能用的小點吧?」

「是的。」

「好,去準備個二份用食盒裝著,等會兒讓鞏老爺能帶回去。」

「是。」

掌櫃躬身而退,昊天嶺想著鞏毓靈吃著這些小點時會是什麼模樣,跟著將品過的小點都用完,拿起了茶盞聞著荷花心茶的香味。

不論何時,他每回只要喝到蜜香紅茶、荷花心茶又或是蓮香茶的時候,總是會想到鞏毓靈。

當她還在御王府的時候,每每去到茶房拿茶葉,都會在那處耗費不少的時間。

御王府茶房裡的茶葉是有專人在打理的,茶房裡的茶葉按綠茶、白茶、黃茶、青茶、紅茶、黑茶等六色茶湯做為分類,每種分類之中都有數十種甚至是上百種從中土大陸各地收集而來、以各種不同焙製方式做成的各種特色茶葉。

鞏毓靈很喜歡在那處品茶後再將選定的茶葉拿回居所,只是她每次去,泡在那處的時間很長,最後拿回來最多的卻總是蜜香紅茶、荷花心茶又或是蓮香茶那幾種茶,後來她知曉自己平時喝慣的是嚇煞人香或大紅袍,便也會備了這兩種茶葉在蓮華芳沁。

若非自己清楚御王府茶房內所備的茶種太多,可能會以為茶房裡就只有那幾種茶可供選擇。

他垂眸看著茶盞,茶湯表面除了倒映著掛落上頭垂落下的半透明羅紗,竟還浮現了鞏毓靈巧笑倩兮的身影,雲頎在一旁明顯能發現昊天嶺的眸光忽地變得柔軟,似是盛滿了思念。

「王爺,鞏老爺在樓下了。」

「這兩旁的雅間都是自己人吧?」

「是,都安排好了,不會有人聽見王爺同鞏老爺說話的。」

「那好。」

鞏嶸雖然接下了御王府的拜帖,可在赴約前於心中想了很久,還是不明白御王府的人找自己究竟是要做什麼。

以往家族裡除了鞏亦傑及另一位因為販售米糧而與宮裡的總管有往來之外,偌大的家族與皇室並無什麼往來,亦無什麼關係,怎地御王府會如此突然地來了拜帖……?

是鞏氏有人惹到皇族麼?

鞏嶸帶著忐忑的心乘著小船來到了仙雅樓。

他在櫃檯處將拜帖遞給了櫃檯的夥計,夥計便恭敬地帶他上了三樓。

「鞏老爺,就是在這雅間,這主人有吩咐,只能您一人進去,還麻煩您的小廝在雅間外等候。」

「哦……好。」鞏嶸捋了捋自己那已經全白的鬍鬚,向著身旁的小廝道:「小趙,既然主人家已經發話,你就在這兒等吧。」

「是。」

鞏嶸輕輕地推開雅間的門,一進門因為逆光,並未認出坐在窗前的是昊天嶺,待走近了雅間裡的八角桌,才發現先前夥計所說的主人,指的是中土大陸上赫赫有名的御王殿下。

他立即跪下,行了大禮道:「草民參見御王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鞏老爺免禮,請坐吧。」昊天嶺勾了勾唇:「是本王驚嚇到老爺子了。」

「殿下好說好說,草民未料到這拜帖竟是殿下發過來的……。」

「嗯……。」

「不知殿下找草民有什麼事麼?是鞏氏一族有人得罪了皇族,還是有需要鞏氏效勞的地方?」

昊天嶺站了起來,對鞏老爺行了一個大禮,鞏老爺吃驚,趕緊站了起來,想避開這個禮。

「殿下……您這是……?」

「拙荊被老爺子安排在義莊,本王在此謝過老爺子。」

「拙荊……?您是指御王妃在鞏氏義莊裡……?」

「正是。」

「王妃怎會在義莊裡……草民記得……您指的是毓靈?」

「正是。」

鞏嶸擰眉細想,鞏毓靈的那身氣質確實是不若一般人,所想的、以及她本身的才學亦是不像一般大戶人家的女兒,可再如何,自己也未曾想到她會是位王妃,還是素有天耀戰神之稱的御王殿下的御王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