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三 – 異狀

一眾暗衛又鼓搗了好一會兒,才完成了所有滑翔翼的組合作業。

鷹衛拿著其中一架已完成再次檢查的滑翔翼,孤身一人走到了山崖邊,他將固定用的綁繩扣好,又再次測了一下風向,便扭頭向後方點了點頭。

在鷹衛身後,要一塊兒回京都的一眾,在得了鷹衛的首肯之後,開始拿著滑翔翼一個個往前列隊,在站定後亦是開始行最後一次的行前檢查並將固定綁繩給扣好。

承影藥師與蕭鳴鴻各被安排了一位暗衛帶著他們,那兩位暗衛為他們檢查、整裝並扣好綁繩,等在鷹衛後方的第四及第五個的位置。

不多時,鷹衛見風向及風量適中,握著橫杆往山下縱身一躍,一架滑翔翼便身形優美、如鷹般地俯衝往山下去。

鷹衛往下方躍下不久,位居第二的暗衛也出發往下方躍去。

蕭鳴鴻見眼前三位的跳法,覺得好生奇怪,他暗道:「現在執行的不是滑翔翼運動麼?
怎鷹衛控制的滑翔翼看來仿若是失了速一般?
又,如此為了求快的速度至多也只是減少山頂至山谷的時間罷了,如何能節省去往京都千里之遠的路程時間呢?」

他還陷在思緒之中,與他一起的暗衛已是帶著他也往下跳。

蕭鳴鴻略微驚了驚,立即調整了自己的身體,擺好了對應的姿勢,可他的目光卻被前方的景象給嚇了一跳。

帶頭先從山崖上躍下來並一直保持在前方往下俯衝姿態的滑翔翼,忽然像是下方有著什麼看不見的強力氣流將之往上吹去,於是,鷹衛的滑翔翼在蕭鳴鴻的前面下方滑了個優美的弧度後,改以往前方的上空快速地爬升,上了高空。

緊接著便是前面兩架從山崖上下來的滑翔翼也開始往上爬升,跟上了鷹衛的腳步,三架滑翔翼便在天空上形成了個人字形。

還不待蕭鳴鴻表示讚歎等等情緒,他聽見自己背上的暗衛說了句「有內力就以內力護體」,跟著就是換他自己的這架滑翔翼轉了個方向開始快速地往天空上去。

那上升的衝力頗大,蕭鳴鴻屏住氣息承受著,順道懷疑自己不是在滑翔翼上,而是坐在正發射上太空的太空梭上。只可惜他還未及順帶懷疑人生的時候,他已上到了與前面三架滑翔翼差不多的高度,承影藥師所乘的滑翔翼也在他的右手方就了定位。

他扭頭再往後方瞧,見到一架又一架,要一起回京都的滑翔翼亦是在自己的後方排好了隊伍。

就這樣,所有的滑翔翼都在天空中就了定位,在地面上的人看見他們的時候,就有如見到一群正在遷徙的候鳥,一隻一隻在高空中組合成了一個大大的「人」字,只是這鳥兒……長的樣子是不是有點兒怪。

說真的,他們飛行的高度很高,地面上的人也未必能看得清那究竟是鳥還是滑翔翼。這一方面是為了不容易被地面上射出的箭給射中之外,亦是為了不容易引人矚目,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在高空飛行的缺點除了容易感到喘不過氣之外便是氣溫很低,暗衛們因為有內力護體,這點低溫不算什麼,空氣稀薄則因為他們深諳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就不若一般人會有在高山上容易出現的症狀,只是長時間需要保持一個穩定的姿勢這比較辛苦點,因而蕭鳴鴻開口問道:「請問一下,我們這樣飛行要花多久時間到京都?」

「晚些待鷹隊覺得合適的時機,咱們會再加速,加速後約莫再一日一夜便能抵達漏澤園了,蕭大夫若會冷,在下能傳些內力給你暖身。」

「唔……加速?」蕭鳴鴻看了眼右手方的承影藥師,承影藥師彼時已經因為飛了好一陣子,覺得有些無聊而打起盹來,蕭鳴宏見狀深感自己對他是相當地佩服,他伸出手,指著承影藥師問道:「承影藥師那樣打盹不打緊麼?」

「我們弟兄會照看他的,蕭大夫若累了也能睡一會兒的。」

「額……。」蕭鳴鴻有些無言,自己可沒承影藥師那麼心大,更何況這滑翔翼也不是自己操控,他不喜自己無法操控一切的感覺。

蕭鳴鴻又問道:「所以這一路上都不會休息?」

「不會。」

「好吧,我知道了。」

「慶長藥師,王爺的狀況還好麼?」

「殿下這情況有些奇,需要查一查。師弟,你先前都用過什麼藥浴?」

「二師兄,就知道你會問我這問題,我都列在這兒了。」元谷藥師將先前所有的方子遞給了慶長藥師。

「讓我瞧瞧好麼?」

「好。」

慶長藥師拿著元谷藥師的那些方子,將床榻旁的位子給讓了出來,到一旁的羅漢榻與元谷藥師討論昊天嶺的病況。

雪晴在床榻旁坐了下來,伸手便是往昊天嶺臉頰上摸。

她的手才一撫上去,手就像是觸上已熱得化成了鐵水的鐵似的,那刺痛的高溫令她不得不輕呼了一聲,當即放開了手。

一旁的慶長藥師、元谷藥師及雲頎、小芽聽聞她的呼聲,都關切地圍了上來。

「公主,您怎麼了?」

雪晴看了一眼關心的小芽,喘了口氣道:「沒事,我再試一次。」

小芽覺得雪晴說這話有些奇怪,便一直看著她。

雪晴閉了閉眼,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次將手撫上了昊天嶺的頰上。果然,那滾燙的溫度似是要灼傷她的手,可她卻不肯放棄,實實地將手指至手心貼合上他的臉龐,閉上了那雙碧綠色的眸子。

小芽見自家公主在將手撫上昊天嶺的臉上後,額上便沁出了大粒大粒的汗珠,眉心還愈絞愈緊,似是在隱忍著什麼。

她不敢去打擾雪晴的動作,可雪晴放在膝上的手愈攥愈緊之餘,身形還開始有些搖晃,是先前從未有過的樣子。

小芽注意到雪晴的不對勁,冒著大不敬的風險,上前將雪晴放在昊天嶺臉上的手給撥掉,跟著便是見雪晴驀地睜開了她的那雙碧眸。

雪晴的瞳孔裡滿是驚恐,還不停地大口大口喘著氣,沒一會兒,她的身子竟是癱軟無力,從榻緣上滑了下來。若非小芽在此時眼明手快地撲過來抱住她,雪晴就會直接跌坐在地面上。

雲頎見狀直接過來說了句「得罪了」便一把將雪晴給抱了起來,待小芽將一旁羅漢榻上的小几移走,又放了個軟墊,雲頎才快步過去將雪晴放在那羅漢榻上。

慶長藥師想過來為雪晴切脈,雪晴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道:「不用了,我沒事,讓我緩一緩便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三 – 異狀

  1. Pingback: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八 – 太學 - 我的西臺帝國 /私のヒタイト帝国 /My Hittite Empi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