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十一 – 處理

佐文下好了蠱,便隱身在食堂旁的一棵樹上。

不多久,張媽還有其他到義莊幫忙的人帶來了幾台附輪的竹製推車,開始把廚房裡一大盆、一大盆被掺了「料」的菜搬到推車上。

最後,所有的人兩兩一組,將五、六桶飯也搬上了推車後,便一同將推車推往食堂去。

此時,魏子征等幾個孩子的拳法業已完成了在鞏老爺面前的展示,鞏老爺內心有些感動。

這幾個孩子才學了幾日,雖說在出拳的力度上還有些虛,卻是真心實意地按著毓靈所教的內容打得有模有樣。看來,這幾個孩子確實如毓靈所言,是適合往武術方面發展的好苗子。

鞏老爺慈愛地摸了摸幾個孩子的頭,說了幾句勉勵的話,扭頭就朝鞏毓靈頷首。他心裡想著下午就要送幾張拜帖出去,看能不能趕緊去郵驛局或哪處周旋,找個懂武的人來指導這幾個孩子。

「老爺子,現在是用午飯的時間了,您有安排麼?還是要同我們一道去食堂?」鞏毓靈溫聲問道。

「嗬嗬,老夫好多日沒同孩子們一起吃飯,才回來當然要一塊兒去食堂了。」

「耶!那我要坐老爺子旁邊!」

「不行,上次你坐過了,換我坐!」

「好了好了,大夥兒都是好伙伴,這樣吵下去可會把老爺子給難倒了,以後用輪流的方式坐老爺子旁邊好麼?」

鞏毓靈才說完,底下就聽見一片哀號聲。

有個小女孩哀號完直接道:「毓靈姐姐,那這次怎麼辦呢?誰人能坐老爺子旁邊?」

「唔……我看這樣吧,大夥兒就用猜拳的方式來決定好麼?最後猜贏的二個人就坐在老爺子的左右。下一回猜拳的時候,這次已經坐老爺子身旁的人不能參與,一直到所有的人都輪流過,這樣好麼?」

「好——。」

待孩子們終於猜拳完,鞏毓靈又得安撫因為猜拳猜輸在哭的孩子,所以當她們一群人抵達食堂時,食堂內的菜盆及飯桶都已就位,有些趕著下午還要做差事的人已經開始用飯了。

佐文就一直待在樹上觀察食堂裡的情形,直到午飯的時間過後,他確認早上在義莊內見過的每一個人都用過那些加料的菜,他才離開了鞏氏義莊,到御王府外用母蠱叫玉燕出府。

 

紫宸殿裡的氣氛十分凝重,高德勝候在書案的一旁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可肩上沉甸甸地,彷彿自己身上正扛著幾十斤的大米。

終於,光武帝聽見了遠方而來的腳步聲,他那入鬢的劍眉隱隱地動了動,高德勝才感覺到那股無形沉重的壓力有稍稍緩和的趨勢。

「啟稟陛下,肅安親王帶到。」

光武地抬眸見著書案前的來人。

那身形容像是位將軍模樣的人走到了書案前便是單膝著地,向著光武帝行了軍禮,「臣肅安叩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光武帝抬了抬手道:「親王免禮。來人,賜座。」

「謝陛下。」

光武帝垂眸,掩飾著眸底的深沉凝重,緩緩地道:「肅安呀,你可知今日朕為何找你來?」

 

肅安親王這世襲罔替的異姓王之位是受封於天耀王朝的第五位皇帝之手,在那之後肅安親王便一直為天耀王朝的肱股,後來還與定安親王及保安親王並列天耀的三王。

當時天耀皇帝會授予第一代肅安親王的緣由與彼時的時空有很大關係,那時中土大陸的各國版圖尚未穩定,因此戰事頻傳。

第一代的肅安親王在那場完全斷糧與無法同友軍取得聯繫的戰役中,苦苦守住家園防線直到定安親王率領的軍隊到來才一同扭轉了戰局,保住了天耀國土中最富庶的江南區域。

只是,那一戰他雖是為國家贏得了勝利,卻幾乎賠進了自己的家人、親戚,他們岑氏一族幾乎是要滅門了。

皇帝感念他如此的犧牲,因而封了他親王之位、給了他肅安的封號,緊接著在數年後又給予了肅安親王世襲的榮耀。

肅安親王一家封王後,世代以來一直與定安親王一家交好,兩家是連性格都十分相似地剛正不阿、直來直往的漢子。

且他們一家從初代開始就不止是肅安親王像個漢子,是從上到下,從老到幼,人人都像個漢子,上戰場的時候是不論男女,都能扛起大刀保家衛國。

可惜肅安親王被賜了親王後一直都是一脈單傳,直到這一代帶著溫婉書香氣息的親王妃嫁入了親王府之後,不僅打破了以往一脈單傳的局面生了三子一女,還因府內明顯傳出了些許的書香味而讓人一改肅安親王一家等於將門世家、等於孔有武力的代表,這樣的看法。

這代的肅安親王亦是同光武帝年齡相仿,兩人結識在幼時,磨合了這麼多年,他們已是對彼此十分相熟親近,說話當然也較為直接。

 

「回陛下,您是指延安城、樊城那處的防務麼?」

光武帝輕嘆了口氣:「嗯。對你,我無須隱瞞,對手是道兒。我想了想,覺得不方便讓嶺兒他們出面,只能托你去跑一趟了。」

「對手是賢王殿下?延安城、樊城所對的那處不是已被劃為赫連屬地的即墨麼?」

「日前天耀各地皆有散兵在異常移動的匯報,目前已確認那些散兵的目的地就是即墨。而現在又有確切情報顯示,召集那些散兵到那處的,便是道兒。」

「什麼!」

「我不曉得他與赫連達成了什麼樣的協議,能讓赫連大方地將即墨借給他做為囤兵之地……。

我不是沒有敲打過他,可他……哎,不提也罷,他同他那母妃的雙眼已經全被利益給矇蔽了,說什麼也聽不進去。」

「陛下如此說……恐怕是已經掌握了他們要逼宮的確切證據了吧?」肅安親王說罷瞅了瞅光武帝那難看的臉色。

雖說他也知道光武帝這位知心好友一直很想將天耀這重擔子給撂下,可光武帝卻也是願意等到自己找到一個各方面能力都符合標準、能帶領天耀更好的人時,再將這重擔給交付出去。

這昊天道的眼界如此狹隘,能力連他自家二位姐妹都比不上,更別提是與他的一眾兄弟相比了,也難怪光武帝會看不上他。

肅安親王未待光武帝回覆,抿了抿唇便開口道:「陛下是希望老臣如何辦?」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