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六十 – 默契

蕭鳴鴻這時已是專注在秦子瑧的傷口上。

他先是洗過了傷口,讓傷口的原貌給儘量地露了出來,待紗布蘸乾了傷口的水,便毫不猶豫地取了消毒好的手術刀朝傷口劃了下去。現在表層的傷口爛得可以,還是得先清創過,才能再繼續下一步驟。

承影藥師見蕭鳴鴻未回答自己問題也不惱,十分有興味地看著蕭鳴鴻的手法,為他打著下手。

一直到蕭鳴鴻用鑷子從傷口中將彈頭挾了出來丟進鐵盤裡,房裡才有了淡淡地一聲:「蕭鳴鴻,幸會。」

「現在這傷處都清理乾淨了,接下來你要將傷口縫起來了是嗎?」

「還沒,他這彈頭就卡在這條大靜脈旁,如果不將彈頭取出來、將血管縫合的話,就會一直出血,也反覆不會好。你看,我先前是將這兩處都以止血鉗先夾住再取彈頭就是為了避免他大出血,現在彈頭取好了,得抓緊時間將血管縫合好……。」

蕭鳴鴻的動作熟練又快,邊說已是邊將血管縫合得差不多了。承影藥師見他縫合時的針距、間距都一致又平整,在打了個沒見過的結後剪了線,鬆開了止血鉗,注意著傷口裡頭的狀況,又將兩側的部位再巡過一次,似是準備縫合傷口。

他拿了先前蕭鳴鴻縫合的那種線道:「外頭這傷口在下來縫好嗎?是用這線嗎?」

「用旁邊那種線。」

「好,麻煩蕭大夫看看在下做得對不對。」

蕭鳴鴻看了承影藥師拿著縫合線裝到縫合針上,再用著標準姿勢握著持針器去夾針,不禁抬眸看了眼夜承影,承影藥師朝他勾了勾唇,蕭鳴鴻應了聲:「好。」

秦子瑧的傷口很快被縫好,上了金創藥,用長條的紗布包紮好。

蕭鳴鴻望著秦子瑧蒼白的臉一眼,又確認了體溫與脈搏後,便開始收拾器具。

收拾的過程中,承影藥師也幫忙洗著那些用具,蕭鳴鴻回想了一遍手術的過程,抿了抿唇,開口道:「夜……承影藥師曾做過這類手術?」

「沒有。這是第一次。」

蕭鳴鴻相當訝異地望著承影藥師的臉,「那這些工具你怎麼會用?你怎知道我要的工具是哪個?」

「在下是看你方才做的過程中學的。有些工具的用途我是依著工具的形狀猜的。」

蕭鳴鴻不由得吹了聲口哨,低聲說了句:「天才!」

「蕭大夫謬讚了,你的這套工具相當好使,回頭在下請咱師門裡的匠師也來做一些。」

「方才謝你了,竟然還讓你幫我擦汗……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也是有做過不少手術吧……。」

「是,晚些有空時,在下再拿工具出來給你瞧瞧……。」承影藥師微笑著淡淡的說了句,接著便回身目光犀利地看著門口。

 

楚秀成在離開秦子瑧的居所便招了暗衛來。

「主子,您找我?」

「嗯。去查查蕭大夫先前待的地方是否曾經有人與子瑧受一樣的傷。對了,也去查查承影要師及蕭大夫的背景,看看他們師從何人、原本是哪裡人……如若他們有家人的話,將那些人都給控制起來,可以的話就都帶到北原來看管起來。」

「是。」暗衛正要離開,楚秀成又道:「先前追蹤鳳鳴軍的人有沒有回傳消息了?」

「屬下過來時正好有暗衛從天耀邊境回來,屬下現在就去確認。」

楚秀成聽聞至此,有些煩躁起來,以往這些事子瑧都會處理得很好,不論他們有無在國內,情報一向都是井然有序,依著重要性及類別到他耳裡。

現在他這一重傷,雖然外頭的組織紀律還是嚴明,情報依然是源源不絕地送進來,可許多事終究是無可避免的、像是脫了序般,都得自己親自去處理過……如果是昊天嶺身旁的親衛長雲頎也如此受傷的話,不曉得御王府是否也一樣會亂成一鍋粥?

可那男人……現在又沒坐鎮在天耀東北那處,那幾座城卻有如鐵桶般,連探子都探聽不到多少重要、有用的消息。

是自己過於小心謹慎,培養的心腹不夠多麼……?

可若是讓其他的兄弟們鑽空子會更加地麻煩。

尤其隨著三王兄——太王子的傷日漸好轉,打壓找荏的事情更是只多不少……前幾日還得了消息說太王子想同父王建議,將自己打發到凍湖去駐守……。

是否要趁著這個時機點就假意到凍湖去,然後集結手上所有的兵馬放手一搏……若是能在那不得不之前到那個什麼槍的,想必得手的機會定然很大。

雖說那槍對上暗衛只算得上有威脅而已,可近距離攻擊一定是難躲而傷害力大的……。

他想到此,就更加地煩悶了。

楚秀成隨意地揮了揮手,暗衛退了下去,他看了沒幾份情報,便不自覺地往秦子瑧的屋子去。

 

承影藥師目光犀利地看著門口時,蕭鳴鴻亦注意到了夜承影的不尋常,目光亦是跟著往門口望過去。

果不其然,才眨了個眼睛的功夫,蕭鳴鴻便聽見有人朝這屋子走來的聲音。再一小會兒後,房門就被開啟。

「子瑧的傷如何?」楚秀成看著屋裡頭的兩位大夫發問。

「他目前傷口裡的異物已經拿出來了,傷口也做了清創,這幾日多少會發燒,撐過了便會慢慢地好起來,再配合上復健應該能完全恢復……只是我被你們臨時帶過來,並沒有配合的藥師,可以做外科手術後的調理……。」

「調理部份在下會處理,還請殿下安排我們倆住的地方。」蕭鳴鴻聞言看了承影藥師一眼,暗道:這人真厲害,內外科都會呀!

「住處不難,等會兒讓人安排便行。子瑧何時能醒?」

「麻沸散退了就差不多會醒……。」蕭鳴鴻看著承影藥師道:「到時可能要麻煩藥師為他的藥裡加些止痛的藥。」

承影藥師點頭道:「好。」

 

「府尹,陸中地域的丐幫喬幫主來了。」

「喬幫主?喬幫主回來了?」京都府尹思忖了一小會兒便道:「快請他到主廳。」

「是。」

很快地喬易被引到京都府的主廳去,府尹與喬易只是簡單地見了禮,府尹便道:「喬兄今日才回的京都?」

「是呀。」

「你們丐幫其他分支的擄童案現在狀況如何?」

喬易搖頭,嘆了口氣:「我不出去還不曉得,光是咱陸中地域的丐幫總共就有一百多個孩子失蹤,這還不包含一般清貧人家的孩子。

可真要查是誰做的,卻是一點兒線索也沒有,孩子們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後來我聯絡上陸北及陸南地域的丐幫,陸南是我們三域中失去最多孩子的,有五百多人……。」

「是愈往南方,這樣的失蹤案愈多?」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