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六十三 – 圖騰的含義

「嗬,你是指她的那些功績麼?」

「她那些會是真的功績?還是天嶺找人讓給她的?」

「你說呢?天嶺那人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

岑語俊翻了個白眼:「那倒是不會,那麼一板一眼有底限的人……撇開那些,你見到的她是如何?她會武功麼?」

莫失一招往岑語俊的臉側削過去,跟著便是他的話音:「那日是我三兒的滿月家宴,她以準王妃的身份同天嶺到我將軍府為負兒命名,當時看天嶺對她是非常非常地保護,捨不得她受一點風的那種。

只是不知為何,那日我見她眼神裡的情緒是帶著很濃厚悲傷的形容……你知道的,他們那時已經有了婚約,再……五日便要行婚儀,可眼神卻不是歡喜的……你說,對一個要大婚的人來說這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是麼?不過,說了半天,你還是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這不是在鋪陳麼……。她先前能在敵營待了那麼長時間等到天嶺去救她,回來後還能將所知的情報一一上呈,縮短了雪國奪回城池的日程,證明她在各方面的能力上是有一定水平的。

再加上她那時雖然悲傷,可後來卻能甩了御王府裡的人寧願搞失蹤也不與天嶺大婚……她其實是很有決斷力的一個人,並不如她表面上看來的柔弱。」

岑語俊想起先前見到的她,確實是自己大意了。

正如莫失說的,他當時因為她看起來像是個膽小怯懦的小姑娘而忽略了她經過自己時,那步伐、身形看來明顯就是有練過武的。

岑語俊一個極迅速的雲手將莫失的招式推向一旁,「她懂武?」

「看她的身形應該是有練過武的,只是沒看過她出手,不曉得她的程度到哪兒。不過我見到她時,覺得她臉色並不是很好,似乎是有些病了。」

「病了?所以她不願同天嶺大婚是因為她的身體麼……?」

岑語俊回想著,她的氣色確實是差了些,可也看不出來是不是病了,或許是離開王府的這些日子都餐風露宿造成的也說不定。

「不曉得……天嶺沒說,也不好問,他這陣子因為她的失蹤,整個人脾氣上火得很……。要是莫莫沒去南方查事就好了,問他,保不齊他還略知一二呢。」

「這樣……。」

「怎突然問起靈兒來,難不成你今日看見她了?」

岑語俊收了招式,「嗯……。」

「所以,擺了你一道的是她?」莫失驚了一驚,問完問題也忘了把嘴巴給闔上。

岑語俊臉色沉了下來,「是。她裝做是聾子,還騙我她是啞子,我當時滿心都在有記號對不上,只覺她面熟,可惜都讓她停下了腳步,還是讓她給溜了。」

「這丫頭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呀……。你在哪兒看見的她?」

當岑語俊與莫失練招的時候,鞏毓靈已經到了湯圓攤,將熱水裝滿了細長的竹筒子,還吃了碗鹹湯圓。

她見這波進來攤子裡吃湯圓的客倌離開得差不多,店主轉到附近收碗的時候,問道:「主人家,能不能麻煩妳幫我看個圖?」

「什麼圖?」

鞏毓靈將臨摹的圖騰樣式拿出來給店主瞧。

店主一瞧,笑呵呵地道:「這不是夜之女神與破曉女神的象徵圖騰麼?怎麼突然問這個圖?」她旋即又有些不可思議地道:「妳小時候沒聽妳娘說過?」

鞏毓靈一怔,很快地道:「小時候家裡只逼著我背一堆東西,很少同我說故事呢……。主人家,妳能說予我聽聽麼?」

「這樣呀,」店主看了一下四周,此時經過的人不多,說一會兒話應該不會影響生意,便續道:「那我簡單地說說呀。在我們這片大陸的古老傳說裡,有許多神祇,每個神都有對應的圖騰,妳的這兩個圖呢,」店主指了左邊的圖騰道:「這是夜之女神的代表圖騰,那個便是破曉女神的圖騰了,只要是祭祀這些神祇的神廟裡頭到處都是這些圖騰,很好認的。」

鞏毓靈想,可是我到這兒這麼久了,從未看過過什麼神廟,若說寺院的話倒是知道一個金閣寺……。

她還在想,店主又開口道:「不過現在全中土大陸的神廟據說依著那些神祇的指示都移到安南山各支山脈上去了,京都裡只在皇宮裡留有一座暴風神殿……。」

店主摸了摸頭上的簪子,「其實呀,我當初生不出娃娃來,到處求神拜佛都無效,還是特地千里迢迢跑去求了破曉女神才懷孕的呢!」

「主人家,來碗鹹的!」

「好,來了來了。」店主扭頭對鞏毓靈抱歉地道:「姑娘,下次有機會再與妳說說她們的傳說呀,我先忙了。」

「沒關係的,妳忙……我差不多也該走了,主人家,我下回再來。」

「好、好,姑娘妳慢走。」

鞏毓靈道別了湯圓攤,眉宇間不再是淡定的形容。她蹙著眉、行色匆匆地回到了藏身處,立即將先前記載著哪一戶上有什麼符號的紙拿了出來,再將新出現的圖騰以炭條標號填了上去。

當她將圖騰都畫好在了圖紙上,再仔細地核對了一下,立時得出了結論——那些人要行動了,未有圖騰的人家都是家裡有能反抗那些人行事的人。

意即,未被標示上圖騰的人家的孩子們是安全的,可手無縛肌之力的那些人家即將要面臨骨肉分離……。

只是她無法明白那兩個圖騰的含義,那到底是在分組在不同時間將人帶走,還是分組將人處理到不同地方去……。

同一時間,岑語俊翻了圖紙老半天後,同莫失道:「那些人看來要行動了……以這兩個圖騰來說,孩子們有部份是會被送入娼樓裡,叫下面的盯緊了金鳳樓,他們一定會聯絡的。」

他走去拿了京都城的城佈圖往莫失面前的桌上一擺,指著圖上一處:「以地緣關係來看……我們也應該到北門外這處查查。」

莫失摸了摸下巴:「等等,我記得上次他們回報時是不是有提到了一個什麼日期……。」

岑語俊拍了桌子:「走、快,我們現在馬上到郭外去確認!」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