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四 – 義莊的生活

之後的連續數日,鞏毓靈大約卯時末便會叫醒所有的孩子,帶著他們去晨跑,再帶著他們打太極拳,最後才去食堂吃早點。

吃過早點後,她會帶著孩子們在書齋外的空地玩遊戲、或者在院子裡挖土、捏黏土,到了巳時才讓孩子們進書齋。

進了書齋的這個點兒,鞏毓靈會安排剪紙、說故事、認字、學女紅等等活動,此時幾乎所有的小孩,因為早上的體力消耗,在這點兒反而比較能耐得住性子坐在書案前。

有時她在這個吃午飯前的時間會安排做蒸蛋糕、揉面做饅頭麵條等等,能順帶當作午飯時候的食物。

下午的時候,她則會安排他們到戶外活動,有時踢球,有時利用院子玩挖土活動以外的小土地試著種些東西,有時候會帶他們爬樹、爬竿、吊單槓等等。

許是因為她對孩子們很有耐性,又或者往日在家族裡她會時常需要幫忙照顧那些小表親、小堂親,所以她對照顧這些小麻煩頗有自己的一套,孩子們對她覺得很是親切,很喜歡親近她,沒幾日的相處,她儼然已是個孩子王。

只是那幾個較大的孩子並不太吃她這套,總是冷冷地看著她,覺得她似是在耍猴戲一般。

今日鞏毓靈在午飯前要孩子們學基本的女紅,小男孩們的質疑聲頗大。

「毓靈姐姐,我是個漢子,為什麼要學這什麼女紅?以後有我媳婦兒會幫我縫就好了呀!」

鞏毓靈笑了笑,「小葉子,前日振遠郵驛局的宋局主來的時候,你不是很崇拜他麼?你想想呀,當他領著局裡的那些師父們押運貴重物品出遠門的時候,如果半途褲子不小心破了怎麼辦?就這樣等到回來之後再讓他的媳婦兒補麼?那不是得十天半個月都穿著破褲子了?」

小葉子偏著頭軟嚅地道:「對噢……。」他撇了撇嘴又道:「哎……所以即便我是條漢子,也得學這些女娃娃們做的東西……。」

她安撫好孩子們做針線活兒,請了張媽幫忙照看,頭一抬,就喚了那幾個年紀較大的孩子。

「子征、芳昱、國華、俊旭、謹言、嘉綾,你們隨我到院子去。」

六個半大的孩子抬眸看了鞏毓靈一眼,便一同站了起來,離開書齋,跟著她一塊兒到院子裡。

這些孩子之中,最大魏子征的有十三、四歲,最小的洛謹言也有十一歲了。他們經過這幾日與鞏毓靈的相處,對鞏毓靈看起來沒那麼排斥,可心底還是覺得這個大沒他們幾歲的女孩,到底是憑什麼能做他們的夫子。

又,她那個樣子,與以往所知的夫子差異很大,教學授課的方式亦是有極大不同,心中並不認同鞏毓靈的作法,所以他們算是組成了一個小小的聯盟,一個對鞏毓靈冷言冷語的聯盟。

魏子征因是這個小小聯盟中年歲最大的,大約再有半年時間,就會由老爺子親自評測他的能力,看是要安插到鞏氏的哪個分支裡當差又或是看有什麼人家要找他簽契約做差事。現在算是他最急需有人能帶著他識字、學規矩的時候,如此,當差時才不會只是個小跟班,而能當到好一點的差事、領多一點的薪餉。

可鞏毓靈一來,教的這些都是什麼不入流的東西,衛子征是這六人之中最不服氣的。

他們六個隨著鞏毓靈到了院子裡,便自動地站成了一排,鞏毓靈站在離他們前方約四、五步距離遠,目光在他們六人稚嫩的臉蛋上來回地掃了一遍,他們因不懂鞏毓靈找他們做什麼,六雙眸子的眸光亦是集中在她身上。

鞏毓靈微笑著開口道:「你們六個很快就要去當差了吧,老實說,我觀察了幾日,你們需要的,除了平日裡的那些功課,還得加強些別的。」

魏子征有些不羈地開口道:「平日裡的功課?鞏毓靈,我其實想不明白,妳的年紀不過才長我幾歲而已,妳是如何說服老爺子讓妳來當我們的夫子的?而且,妳鎮日裡幾乎都是在帶著我們玩,教我們認字也不過只有那少少的時間而已,簡直是在浪費我們的生命。」

「你不服,對麼?」鞏毓靈的聲線並未改變,面上甚至還掛著清淺的笑容。

「是,我是不服,再這樣下去,會讓我沒辦法當到個什麼好差,這教我怎麼還老爺子的恩情!」

「其實我覺得你不太適合從商做學問,比較適合從軍或者是做院護之類的。」

「怎麼可能?」

「聽小佑說你打架很厲害,要不我們來比比,我若贏了,你就聽我的。」

「哼,妳一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想逞什麼能,我從來不打女人,況且,妳會什麼?難不成妳是想用妳早上教弟弟妹妹們的太極拳來打贏我麼?」

「嘿,你都這麼說了,我就用那個太極拳來打贏你吧,不用顧慮我是女生就放水,你敢賭嗎?」

魏子征看了看其他五個同伴,全部的人亦是覺得鞏毓靈既挑釁他們,他們沒理由不接招,都點了頭。

於是魏子征便道:「好,那就由我來同妳打一場,被我打傷了可別怪我。」

「放你一百二十個心,我只守不攻。」

魏子征禁不住鞏毓靈的激將法,攥了拳頭立時揮了過來,毫不留情地往鞏毓靈身上招呼。

鞏毓靈盯著他揮來的拳站在那處完全不動,魏子征以為她嚇得動不了,還陰惻惻地勾了勾唇角,認為像她這種沒擔當的夫子就是應該好好地給她一個教訓,讓她別再誤人子弟。

當他已是非常地靠近鞏毓靈時,鞏毓靈霍地就出了一個雲手,把他的攻勢給推到了一邊兒。

魏子征因那拳猛地被推向一旁,所出的力未能順利地打在鞏毓靈的身上,卻又收不回那出拳的力道,他的身體依舊直往前沖,於是,他就跌了個踉蹌,還差點兒跌成了個狗吃屎。

鞏毓靈的呼吸完全不變,還遊刃有餘地朝魏子征笑笑,「我沒騙你吧,我用的這招可是早上教弟弟妹妹們的雲手唷!」

旁邊看戲的一眾有些訝異,他們因為心裡並不服鞏毓靈,只是怕老爺子會發脾氣,因此,雖會配合晨起的跑步及做操打拳,可實際上他們從未認真地、好好地練那什麼太極拳,且每次見鞏毓靈打拳的時候動作都很緩慢,未曾想到那拳加了速度之後竟能有如此效用。

魏子征並不服氣,接二連三地朝鞏毓靈攻擊,卻一一被她化解,到後來鞏毓靈依然笑著站在那處,他自己卻已是氣喘如牛、汗流浹背了。

「如何,還要再攻麼?」

「呸!這算什麼!」

「我先前說不攻的,只好讓你打到累了……。」

「哼,我都打那麼多年架了,妳只守不攻,我不相信妳這樣真的能贏我。」

鞏毓靈點了點頭,勾了勾唇無所謂地道:「那這樣好了,你現在打過來,若我一樣用守的方式,卻能一次就直接讓你趴在地上無法再攻,這樣就算我贏如何?」

「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