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十三 – 離開王子府

楚秀成才進的院子,那雙眸子便眯了眯,如同白面書生的那張充滿書卷氣息的臉忽地就陰沉冷厲了下來,秦子瑧亦是覺得院子裡不大對勁,立即蹙眉帶著人確認這院子是否有外人入侵過,楚秀成則是飛快地進了主屋的廂房裡。

在這屋裡安歇的便是楚秀成目前唯一的側妃——茵茵,她因幼時的一次頑皮,困在蛇窟裡過了一夜的經驗,之後夜裡睡覺皆不熄燈,且隨時需要至少五名以上的嬤嬤、侍女之類的人在屋子裡整夜不睡地守著陪伴。

她一直到與楚秀成同房之後,也只有整夜與楚秀成同房時才無須其他人在房裡守夜。

楚秀成一進屋,侍女們有些訝異主子的突然到來,卻又怕驚擾到已入睡的側妃,於是一個個垂了頭,雙手掌心交迭置於丹田位置蹲了下來,以單膝叩地行禮。

他見著這一屋子如常地守著茵茵睡覺的侍女們,說不出哪兒有點兒怪。於是,他並未理會那些侍女,只是逕自越過了那些行禮的侍女直接走到了茵茵的床榻旁,在床緣上坐了下來。

榻上的茵茵睡得正熟,恰好一個翻身,就懷抱著寢被翻成了一個側身面朝著楚秀成,一隻柔細滑嫩的大腿從寬敞大開的袍腳開口處露了出來,不雅地壓在了被子之上。

楚秀成今夜來此並非是為了讓她侍寢,只是昨日下午承影藥師與蕭鳴鴻為秦子瑧進行了所謂的「拆線」之後,在回居所時,竟然在許多侍衛暗衛的眼皮子底下溜了。

他動員了府內大半的人找了大半天,卻遍尋不著他們倆,到後來好不容易有暗衛找到他們的痕跡,卻是發現他們並非是往別莊的大門移動,相反地,是往內院的方向走。

當是時他坐鎮在書房裡,等著搜尋的結果,收到如此消息,心裡不得不去深思,承影藥師與蕭鳴鴻脫離控制卻不走的詭異行為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們是因迷路還是在故弄玄虛?

又或者……他們根本沒想逃走,是有目的進府來的?

他赫然想到,在北原,有多少與皇室有血緣關係的人都想要身邊有個琮瓍那處來的巫女為自己效力。也因此,他兄弟們、北原的其他王子,對於跟了自己多年卻無所出的那位唯一的側妃很是好奇,不止是到處去查,不然就是時不時想辦法弄探子進來探查她的身份、觀察她的行為,想知道她是否其實是個巫女。

那位不請自來的承影藥師會不會就是誰派來的……。

畢竟承影藥師會知曉那張榜單背後真正要找大夫的人其實是自己,並且能找上自己所在的這所過冬別莊,這絕非是一位一般的藥師、大夫所能辦到的。

再加上他派人查了這二人半月有餘,只知承影藥師是名滿天下、有著許多救人事蹟的藥師,可他到底師承何人、有無家人,卻什麼也查不到,亦無法確認眼前的這位自稱是承影藥師的人是否真是本人。

至於蕭鳴鴻這位大夫,就更加地神秘了,他除了這幾月出現在琮瓍南方礦場的村落救了不少人才聞的名之外,之前的過往蹤跡完全是個謎,簡直就像是一個突然從石縫之中蹦出來的人一樣。

他愈想愈心驚,便直接帶著人趕過來看看她。

楚秀成見她安然無恙地睡著,轉身便要離開。榻上的美人兒似是有感,陡地睜開了雙眸。

一雙葇荑纏上了正要站起來的楚秀成,嬌柔又隱含著濃厚睡意的聲音響起:「秀成……,你今夜不是有事麼……怎麼來了?」

他伸手撫著脖頸上的藕臂,「茵茵,妳怎麼醒了?」

「嗯……你既然來了,怎麼又要走?」

他轉身將她攬入懷裡道:「夜裡有人入侵,本王子怕有人來妳這兒,所以就過來瞧瞧。」

「那你就別走了,茵茵會怕……。」

楚秀成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正欲開口,他聽見外頭傳來侍衛急忙奔走的腳步聲。

很快,屋外便傳來通報:「稟王子,巡邏隊在西廂院發現了承影藥師及蕭大夫的蹤影,他們似乎是要從那處的牆頭離開府邸,我們的人正在攔截他們。」

「知道了,讓秦大人多派一些人過去支援,可以的話,留他們一口氣,本王子馬上到。」

「是。」

楚秀成垂眸看著茵茵,「老鼠出洞了,本王子去會會他們,妳先睡……乖。」

茵茵的秀眉微蹙:「要不要茵茵同你一塊兒去?」

「不必,我很快回來。」

「嗯……。」

事實上,還不待秦子瑧趕到西廂院,承影藥師與蕭鳴鴻早已脫困,翻了王子別莊的莊牆跑了。

當時,承影藥師只是以極快的速度在將他們團團圍住的侍衛們面前撒了些粉末,又讓蕭鳴鴻站在包圍圈的正中心,接著他不停地繞著蕭鳴鴻跑,就這樣生成了一股以蕭鳴鴻為中心吹向周圍的風。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包圍著承影藥師及蕭鳴鴻的侍衛們,在風吹過後,紛紛舉著武器、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失去了意識。

當然,無人阻止,二人便大剌剌地、直接地、輕鬆地用跳的方式越過了牆頭,跑了。

.

鞏毓靈入住鞏氏義莊的第二日在張媽的帶領之下,與義莊內的孩子們正式地打了個招呼。

「你們好,我是鞏毓靈,你們可以叫我毓靈姐姐。喔,對了!聽說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們的夫子!」

「阿?不會吧,好不容易脫離許夫子,怎麼又來了個夫子?」

「張阿姨,為什麼老爺子又請了新的夫子?」

聽到底下一堆的抱怨聲,鞏毓靈的眉頭連蹙都未蹙一下,她笑道:「你們都不喜歡夫子對麼?為什麼?」

「夫子總是不准我們做這個、不讓我們做那個。」

「夫子上課的時候好無趣,我聽得只想睡覺。」

「念那些東西,能有什麼用?我們又用不到。」

張媽覺得孩子們太鬧騰,一點兒規矩也沒有,猛地咳了幾聲,做為書齋的偌大廳堂裡便靜了下來。

鞏毓靈點了點頭,「姐姐也覺得總是讀書好無聊,有很多事情不一定是只能從書上才能學到,有些東西還是得從書上才能看得明白,所以呢……。」

孩子們一直看著鞏毓靈,等著她說下去。

鞏毓靈眼睛轉了轉,手指了門道:「咱們別管之前的課上到哪兒了,咱們先出去動一動,好不好?」

話落,年紀小的孩子們立即奪門而出,與鞏毓靈年紀相仿的幾個則是蹙著眉看著她,似是不太認同她的做法。

鞏毓靈見他們幾個不動,笑了笑:「我這麼做,自然有我的用意,我也想在外頭看看你們擅長些什麼。」

那幾個孩子頷了頷首,也慢慢地走了出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