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八 – 都天神煞大陣

廉禎道姑說完便開始快速地結著手印、念著咒語,昊天嶺身上的赤金色霧靄隨著她的結印及咒語,疾速地往天空上匯聚,然後被吸進那些多色的幡旗中。

昊天嶺試著運起內力或真氣想護住自己,反倒是感覺到身上的血紋變得更加灼熱、功力流失得更快,他索性換了個策略,直接凝了真氣箭從廉禎道姑的四面八方圍住她,想把她射成一隻刺蝟。

小山坳的另一邊,石衛正以內力喊道:「預備……放!」

那以內力發出的喊聲之大,迴盪在整個小山坳之中,廉禎道姑聽聞,邊忙著凝起真氣做的鐘型防禦障壁抵抗著昊天嶺的真氣箭,邊狐疑地往石衛的方向望去。

彼時山坡上負責將第一顆符石送入地下半尺的暗衛已用了內力將灌滿真氣的符石摜進指定位置的地下裡,在他對面山坡上的暗衛亦在他做完動作後接著埋下了第二顆符石。

山坡上就這樣,從第一個碰——聲響起後,開始接連不斷地傳來碰——碰——聲響。

隨著聲響,廉禎道姑反應了過來,冷聲道:「你、你竟能擁有如此多顆的符石?」

她話音才落,防禦障壁已是被昊天嶺的真氣箭給破得不成形了。

昊天嶺面如寒霜,淡淡地道:「妳現在才反應過來,也不算是太蠢。」他邊說邊凌空飛去,欲飛越血池直接與廉禎道姑交手。

廉禎道姑見狀瞇了瞇眼睛,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結印及念咒,昊天嶺見她的手印結得飛快,幾乎是以一般人只能見到她手勢殘影的速度,心中覺得不妙。

他當機立斷要離開血池上空,改行繞道,卻只能眼睜睜地見下方的血池咕嚕咕嚕地冒著泡泡,緊接著嘩啦一聲,有二隻以血凝成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血池之中冒了出來、衝上天空抓住了自己的腳踝。

他身上的赤金色霧靄在眨眼間消失,可昊天嶺能明顯感覺到那些真氣及內力改自腳踝上被吸出,進了那雙「血手」之中。

不一會兒,血池裡傳來噗通一聲,血池上空已不見昊天嶺的身影。

「嗬,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進了血池,就得乖乖地獻祭出你的功力,我倒是要好好地瞧瞧,功力盡失的你還能如何與我鬥!」廉禎道姑笑得妖嬈,原本那張清麗的小臉一晃眼就變得如同是個嗜血的女修羅一般。

她緩緩地往前走,「親愛的御王,你如此勇猛威武,又有如此深厚的真氣與內力,你能來為這血祭陣出些力真是件可遇而不可求的事呀,也讓身為師祖的我非常地開心……嗬嗬,不曉得你那高貴的血及功力能增進師祖我多少的能力……我可真是期待呢……。」

話音落時,廉禎道姑已是踏進了血池之中。

小山坳中的風向又變了,風聲帶著許多人的鳴嚎聲,廉禎道姑的頭髮四散開來,迎風站立著,她一會兒面目猙獰、一會兒又面露喜色,才踏進血池二步渾身便是顫抖得緊。

「喔喔喔!好強的能力呀!真是美好的滋味!好久沒有如此強的能力灌入體內的感覺了!沒想到你的功力如此深不可測呀!哈哈哈,今日能得到你真是令我太意外了!」

廉禎道姑正享受著從昊天嶺體內抽出那似是源源不絕的功力,石衛內心裡急迫卻還是沉著氣默默地數著山坡上的聲響。

到了山坡上響了第二十五聲將符石摜入地面的聲響後,石衛亦將手頭上那顆自家主子托付給自己的符石用力地摜進了陣眼處。

所有的符石都安在了正確的位置上,第一顆符石便開始發出碧色的光芒,接著一條碧色的線由土中穿透而出,直直地往第二顆浮石的位置上射去。接著第二顆符石之處亦穿透出一條碧色往第三顆符石埋入的位置去,這些線在連接到了第二十五顆符石又再連回到了第一顆符石。

最後,由第一顆符石開始,從土的上方隱約能見到有一條靛藍色的線走在土中往兩旁的符石串連。當所有的線都連接上從而形成了個圓之後,那些線條便浮上了天空。

於是,小山坳的天空上便能見到一個基本的陣型。

緊接著,作為陣心的符石自被埋下的位置向上「吐」了一個靛青色的小圓圈至上空,那小圓圈不快不慢地飄到與基陣的位置平高。

當那圓圈就了定位,基陣中線條之間的空隙開始出現其他的線條,隨著時間的經過,陣型愈漸複雜,最後成了一個看來相當華美的圖騰。

現場若有讀得懂圖騰的人便能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個內外兼顧的大陣。

這大陣中包含了許多的次陣,而次陣中又含了許許多多的小陣,藉著這些大中小陣的相輔相乘就能達到進可攻、退可守的目地,也就是傳說中的都天神煞大陣。

只可惜,這還不是傳說裡最強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畢竟這十二都天神煞大陣需要十二位巫術高強、繼承祖巫之位的人來啟陣,眼下這天神煞大陣充其量不過是用灌了真氣的符石所做出來的次級品而已。

話雖如此,可眼前這陣要用來對付廉禎道姑在此佈的任何陣勢,已是綽綽有餘了。

元谷藥師在山坡上看見大陣啟動的這幕,心中對於昊天嶺擁有如此真知灼見感到欽佩之餘還具與有榮焉的驕傲感。

正享受著昊天嶺那隱含著卓越能力氣血的廉禎道姑在注意到天上的都天神煞大陣時,她已是來不及用任何手段來保護自己。

而祭陣的被迫中止,讓她遭受了強烈的逆風——她透過祭陣所施的所有咒術,逐一反噬到她自己身上。

最先是那些不屬於她、她還未「消化完」的東西,從她的百會穴中被排了出來,以致於她的頭頂上在大白日裡竟散發著星光點點,屬於她自己的,被加倍地強制從她的肌膚上散逸出來。

廉禎道姑吐了一大口血,可她知道現在已承受的這些還只是開味菜爾爾,逆風並非就此結束。她趁著這空檔,趕緊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異常精緻、與她長相十分相似且穿著一樣的娃娃。

她將那娃娃拋上了空中,再快速地結了手印及唸了巫咒。

當廉禎道姑完成了手印及巫咒的唸唱,原本正於空中往地面墜落的娃娃幻化成了一位與廉禎道姑如出一轍的女子,站立著浮在半空之上。

在那女子之上的天空,陡地出現了許多的烏雲,不多時便雷鳴閃電,雷電直接劈在了那女子身上,女子立時被劈得外焦內嫩、身上赫然出現許多血滴。

廉禎道姑根本不管半空中所發生的事,她已讓接下來所有的逆風都導向那個娃娃去承受,她只急著接下來她必須優先做的事情——將那些離身的精華給回收至體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