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九 – 廉禎的挣扎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想確認自己現在的情況。

廉禎道姑的手方撫上臉頰,那原本光滑細嫩、吹彈可破的肌膚果然已出現了很多的皺紋,她得儘快將那些精華給收回至體內,否則不出一個時辰,自己就會變成一個垂垂老矣的老婦。

只是她一向很好的運氣似乎到了頭,被困在血池底下的昊天嶺在她遭受逆風的那一刻掙脫了她的咒術束縛,自血池中浴血而出。

而天空上,籠罩著整個小山坳的都天神煞大陣在此時業已完全生成,一生成便自行啟動運轉。

在此處的眾人見到一道刺眼奪目、教人無法直視的閃光後,都天神煞大陣的陣紋烙印到了小山坳的地面上,所有的死屍立時不動了、血池內的血霎時間都蒸發消失,所有的巫陣運作的影響全部停止。

昊天領在閃光之時,憑藉著功力掌握住廉禎道姑的方向與位置,直接一掌就擊向了廉禎道姑。

廉禎道姑此時雖因閃光而眼盲,可她練武亦不是一、二日了,有一定的水準與能力,她在昊天嶺攻過來的同時,一個雲手便化解了他迎面而來的攻擊。

只是,廉禎道姑是推開了昊天嶺的攻擊,可他的掌風依舊擾動了廉禎道姑頭上的一片「星光」,那些星光似是會認人,有好大一部份自己靠了過來並沾上了昊天嶺的身,化進了他的體內。

昊天嶺蹙了蹙眉,他並不認為被抽離身體的那些功力能再回到自己的體內,可那些星光化進了他的身體時,他明顯感到先前流失的功力被「補」了回來。

這項認知於他,並無好壞之說。

畢竟流失的功力在適當的休息後便能再補充回來,他自己並不急於一時。而被抽出的功力再回來時,是否已沾染了不好的東西也是個未知數。

可眼下確實已有部份的功力回到了他的體內是無庸置疑的,他對自己說:既是木已成舟,那就好好地使用吧。

昊天嶺運了內力欲再攻,可他身上原本應該已被都天神煞大陣給鎮壓住的血紋卻又在他身上現了形,明暗交替地閃爍著,他自身亦在這個當口兒感到體內的氣血不正常地湧動,好部份的真氣及內力在體內橫衝直撞,甚至是讓他直接吐了一口血並且,全身上下都有一種奇異的劇烈疼痛之感。

那種撕裂感是他從未有過的經驗,他的身體本能地停下了對廉禎道姑的攻擊,並迅速地與她拉開了一段距離,好讓他能在失去意識之前,看看能否試著調和他自己身上的氣息。

廉禎道姑見他停下攻勢退了開去,嘴角上掛著一抹得逞了的笑,趁這機會抓了一把袖袋裡的東西就往四周撒。

她做完動作沒多久,因都天神煞大陣而倒地不動的那些死屍們便開始掙扎了起來,掙扎了好一會兒,那些死屍終於重新站了起來。

廉禎道姑見能站來的死屍都站好後,便一字一句地道:「攻擊山坡上守著東西的人,殺了他們後將他們守著的東西給挖出來!」

她的命令一下,那些死屍聽話地開始往山坡上走。

廉禎道姑看見死屍們往山坡上移動,便又再度伸手進袖袋掏了掏、向著附近撒了些什麼。

山坡上用望遠鏡看著她所有動作的元谷藥師咬牙切齒地道:「真是從未見過如此陰狠毒辣之人,還好大夥兒都喝了藥茶!」

元谷藥師一臉是吹鬍子瞪眼的形容,讓那張原本充滿陰柔氣息的臉染上了幾分浩然正氣的感覺,他邊說邊放下了望遠鏡,將手伸進懷裡掏了掏,待找到他要的東西後,元谷藥師輕輕握住他要的東西退出了懷裏,之後小心翼翼地將掌心朝上,鼓著腮幫子用力地朝掌心上吹了口氣,嘴巴又念了些什麼,有二隻金蜂便出現在他眼前。

「去吧,把這塊地清理乾淨。」他溫聲道。

金蜂聞言在他周身繞了幾圈,便往小山坳去。

元谷藥師又再度將望遠鏡給拿起來,觀察著下方的情況邊道:「雲頎,麻煩你叫所有的人將草繩環的灰燼撒向那些死屍,那些死屍只要被那種灰灑到,腦中的屍傀儡蠱便會失效,死屍就會倒下不動了。」

可元谷藥師的話說完了老半天,他都未聽見雲頎的應聲,只在望遠鏡裡見到他身姿挺拔的背影正火速地往昊天嶺的方向趕。

他眨了眨眼,向四周望去,找了個離自己最近的暗衛,重覆了一次先前的話,那位暗衛明白事情的輕重與厲害關係,當即以內力向其他同袍轉達了草繩環的草灰能讓死屍停止攻擊的情報。

廉禎道姑在撒完了第二回的東西後,她以常人勉強能看見的殘影的速度收集完她身旁所剩的精華,並將其困在呈爪形的雙手之間,待雙手反方向不停地朝內外轉動,那些精華於一盞茶的時間內被縮成一顆小小的丹藥。

她毫不猶豫地將那顆丹藥丟進嘴裡,吞下,露出了一個大大的滿足笑容。

接著,她一個往前跨步的動作,便是出招攻向離自己有段距離、目前看來毫無防備的昊天嶺。

就在廉禎道姑已靠近昊天嶺的心臟不到一肘的距離,石衛一個飛身過來,出手就將廉禎道姑的掌擊給打偏掉,兩人就這樣開始對打了起來。

數十招過後,廉禎道姑看來與石衛打得不相上下,可事實上她並未全心全意在與他過招,她心中正為眼前這位絲毫不受噬心蠱影響的暗衛感到疑惑。

難不成自己方才放的不是噬心蠱?

怎麼可能!

她蹙眉想著,又聽聞山坡上暗衛以內力傳達的消息,恍然大悟,忍不住脫口而出:「師門也派了玩蠱的藥師來?」

石衛完全不理她,一招招猛烈地攻擊著廉禎道姑。

廉禎道姑知道自己的巫陣被鎮壓住,又蠱毒無法有效施展,她只能憑武技脫身,於是她出招便改以凌厲的攻勢,要以最短的時間殺出重圍。

在石衛受了廉禎道姑蘊含深厚內力的一掌飛出去的時候,雲頎正好到了,他一到,不容分說地直接加入了戰局。

可即便石衛與雲頎一塊兒朝廉禎道姑攻擊,她還是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與他們對招。

忽然,廉禎道姑詭笑道:「你們算是不錯的了,可比上你們的主子,就差得遠了,我正是用你們主子的功力在對付你們,你們覺得能贏得過我麼?」

昊天嶺雖然在打坐調息,可憑著他在戰場上銳利的直覺,感到廉禎道姑似是要對石衛及雲頎使什麼陰謀詭計,他驀地睜開雙眼,不得不一個掌風過去,令不遠處正在過招的三人被強迫分了開。

三人往掌風的來處方向看去,昊天嶺已不知何時站在了那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