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二 – 打賭輸了?

婦人充滿狐疑的眼光看著她,半晌又開口道:「還是妳打賭,賭輸了?」

「蛤?」

「哎呀!姑娘,我雖然是個乞丐,可這點兒眼力及見識還是有的,好麼!妳這身氣質要嘛不是天潢貴胄便是皇親國戚,再要不,也一定是世家出身的人。妳八成是打賭賭輸了才得來這邊陪我們的小孩玩吧!」

「額……。」鞏毓靈忽然覺得頭頂上有一群烏鴉飛過,對著她說「阿厚、阿厚!」,她對於這位婦人的腦洞之大,感到驚訝。

不過這婦人既做此想,說不定這樣的誤解反而能幫忙及配合自己,於是她趕緊往左右瞧瞧,再看著婦人故做神秘地小聲道:「妳真厲害,這樣也能被妳看出來!」

那婦人本想拍案叫絕,可惜眼前無案能拍,只好拍了大腿,高興地大開嗓門道:「我就知道!」

鞏毓靈趕緊將食指立於嘴唇的中間,做了個噤聲的姿勢:「噓,麻煩妳小聲點,我若是被發現有人幫忙,就輸得更慘了呢!」

婦人點了點頭,小聲道:「好,我小聲點兒。哎呀!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就衝著妳給了我一件新暖袍,需要幫忙可以告訴我。」

「謝謝。」

「受人點滴當湧泉以報,這是我該做的。」

鞏毓靈向她微笑點頭。

「其實與妳打賭的那些人都錯了,我們雖然是乞丐,可一點兒也不髒不臭的。」在她們兩人齊刷刷地看著正在找竹片的孩子們的身影時,那婦人忽然冒了這麼一句。

 

「那鳳鳴軍的行蹤還沒找到?」

「回王子殿下,我們的人前日追蹤他們從山區進入天耀領地之後,就沒有再聯絡了。」

「一群飯桶!再派人尋蹤跡去找。」楚秀成想了想又道:「藥師呢?有沒有著落了?」

「回殿下,屬下正全力在中土大陸各地尋找承影藥師的下落,另外聽說琮瓍南方最近出了個專門做外科的名醫蕭鳴鴻,現在正與他接觸中。」

「是麼?不論他們答不答應,都讓他們來給我醫治子瑧。」

「是。」

「天耀那處的探子還沒傳回御王府的消息麼?」

「回主子,還沒有。」

「真是奇了……難不成他們的大婚之事沒結果?」

與此同時,還蟄伏在御王府大門對面樹上那楚秀成座下的探子,在天色大亮後還是未見到御王府裡有人出來掛上白燈籠、又或是有人乘馬車入宮等等景況,心中覺得好生奇怪。

今日是御王迎娶王妃之後的第三日,按理說該進宮請安,又或是王妃在成親後那夜子時便已然驟逝而需按禮制治喪都該有個定論才是,如何御王府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他想了想,未免自家主子等不到消息失去耐性,還是先提了筆,寫了書信,把自己的所見傳了回去。

 

「好了,如此你們身上的蠱就都解了。」

「多謝藥師。在我們身上的就是這小小的……欸?怎麼看起來像一顆顆晶瑩飽滿的米粒。」

「嗬,要不要我幫你種回去?如此你便能知道這是米粒還是蠱蟲了。」

小二十五嚇得趕緊道:「不、還是不了,藥師……。」

元谷藥師溫婉馴良地笑了一笑:「好吧,那我就收起來了。」

他從腰間拿起了一個小琉璃瓶,單手將小瓶的瓶口塞拿了下來,待另一手把那些「米粒」都放進去瓶子後再塞回瓶口塞。

「藥、藥師,您那樣放沒問題麼?」

元谷藥師抬眸看著小二十五,唇角勾了勾:「我是專門玩蠱的藥師,你說呢?」

「是、是,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話說得不適當。」

元谷藥師拍了拍小二十五的肩,扭頭看向石衛正色道:「你們為何會去到蠱族禁地裡?

那處既被稱做是禁地,便是不能隨意進入的地方,尤其你們連蠱的本質是什麼都不清楚,竟然敢進去……嗬,我真是佩服你們的勇氣呢。」他頓了頓,又道:「還是你們是去找什麼東西的?」

石衛蹙眉,雖然他很感謝元谷藥師救了他們幾個,可關於任務及任務內容是機密事項,那並非是能隨意說出口的。

「御王殿下找我到京都,是為了要我幫他的妻子靈兒解蠱。你既是御王座下的人,看起來又是個領頭的,應該見過你們王妃吧?」

「是,我是見過她。不過既然藥師您是被請到京都去,如何又會到這處來呢?」

「嗬嗬,這說來就話長了,我來這處找東西的。你們呢?能說了嗎?」

石衛搖了搖頭,向元谷藥師做了個揖,「藥師,我很感謝您救了我們,想當然爾,基於友善良好的互信互惠關係,我應該要告訴您一些事。

只是我們一行身負重要任務,這些是不可隨意告知他人的,還請藥師多多體諒。

如若您真的想知道什麼,還請讓我先請示過我家主子再言。」

元谷藥師挑了挑眉,笑道:「若是我拿你兄弟的命、又或者你們的命來威脅呢?」

石衛神色凜然,直視著元谷藥師的雙眸:「藥師之高明,眾弟兄們都看在眼裡,今日若然藥師想取我們性命,那便也是唾手可得之事。

我們忠於殿下,誠然性命是寶貴的,可士可殺、不可辱,藥師是難以以我們之中任何一人、又或是所有人的性命做為交換之物的。」

元谷藥師點了點頭,「好吧,那你將我與你們會合的訊息傳回去,看看殿下怎麼說。另外,我可能需要你們的協助,這點也麻煩你問一下。」

「是。」

「你們要與我回香料莊園麼?你們那位弟兄身上的蠱比較複雜,現在緊急處理後是解了一半,可他毒中得深,需要一些莊園內的香料來救命。」他輕笑了一聲:「他被我救可真是運氣好,等他大好後,功力便是直上了一階。」

「真的?」石衛訝異道。

「是呀。」

小二十五讚道:「那真是太好了。」小十七聞言覺得他失言,忙拉了他的手一把。

元谷藥師覷了小二十五一眼,輕飄飄地說了句:「嗬,若不是他遇上了我,那也不用升什麼功力了,直接準備口棺木比較快。」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