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九 – 禁令解除?

昊天嶺與雲頎還在討論,昊天策快步進了書房。

他一進書房便揚了揚手中的信,「嶺兒,有八百里加急的密函,是石衛送來的。」

「是麼?怎越過了莫莫直接回來?」

昊天嶺將密函拆開,看完便往書案走,提筆欲回信。

「上頭說了什麼?」

「石衛一行追蹤廉禎進了蠱族禁地後有幾個人中了招,退出時正好遇上了元谷藥師才救了他們幾人一命,小二十三現在重傷在香料莊園裡養傷,石衛問我是否能將他們追蹤廉禎的事告知元谷藥師。」

「嶺兒你不是請元谷藥師到京都來幫靈兒拔蠱麼?他先前不是已經與你會合,怎地又會跑到南方去?」

昊天嶺冷笑:「上次引夏文嫣去到卡帕奇亞山谷住了一宿,藥師從她那處搜出了許多寶貝之後樂不可支,然後便說得去一趟南祁山採些東西,晚些才到京都來呢。」

昊天策點了點頭,「怎麼這麼巧元谷藥師會同石衛在蠱族禁地外相遇,藥師也是要去的那處?」

「藥師先前並未明言要去南祁山的哪處。不過,我想既然師門要追查,又如此巧地,連廉禎也與蠱有關,接下來就讓他們同行吧。」

「嗯……這樣也好,我記得元谷藥師應該沒有功夫傍身吧?」

昊天嶺輕笑了一下:「四哥你回來得早,只曉得他沒功夫卻不曉得他的武力值並非為零,只是他在行動上若能有石衛幫忙的話,會如虎添翼。

就讓石衛與藥師先互通有無一下,看能不能既追著廉禎道姑看看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又能讓藥師採到他要的東西。」

昊天策頷了頷首,「古瑜珍今兒離開香料農莊了,不過周正說要先繞道金閣寺,抵達京都的時間會推遲幾日。」

「嗯,到時候先安置在四哥這處吧。」

「好。」

昊天嶺隨手拿起一旁刀架上供著的折花刀,挲摩著刀柄尾端的蓮花刻痕。

那折花刀是先前他特地請沈師爺為鞏毓靈製的貼身武器,可是她在離開的時候,卻將其與她那條特殊的長鞭及裝短刀銀針的布包一塊兒都放在了蓮華芳沁前廳裡的書案上。

當他見到那些貼身的武器還有郡主的墨寶、賞賜都放在書案上時,他便讓小武將蓮華芳沁的前後廳的裡裡外外、前前後後,所有的東西都仔細地看了個遍,最後確認鞏毓靈只帶走了她一身的衣裳、部份因嘉柔帝姬刺客事件受賞的玉石珍珠、她的機關、一塊破布以及那支玉雕蓮花笄。

其他的,她都原封不動地放在原位。

關於府內提供的、父皇賞賜的、還有他所贈給她的那些,她除了那支玉雕蓮花笄,她除了自己努力得來的一點點賞賜之外,其他的,她都不要。

她走的時候到底是有多傷心、有多決絕……。

昊天嶺蹙眉,那支笄……那支笄是自己送給她的第一個禮物,也是後來失而復得的那枝。平素裡經常能在她的髮上見到那支笄,他曉得她是有多喜歡、多珍視它……她離開時幾乎什麼都不要,卻只帶走了它……是表示她其實是很在意自己的吧……是做為最後的一個念想麼……?

好半晌,昊天嶺從沉思中出來,開口道:「四哥……夏皇那處都已聯繫好了,接下來得拖住夏文嫣,讓她同廉禎失去聯繫,我想……城門,出城的禁令是否要解除。」

昊天策看了看昊天嶺,溫和地說:「你怕她在都內聽到你同夏文嫣的閒言碎語?」

昊天嶺直接承認道:「嗯。」他垂眸看著折花刀,「現在還不到攤牌的時刻,要釣著她,讓她留在京都,反而比較好控制她。可我不想靈兒再聽聞那些事情了……。

禁令下了那麼多日也未找到她,或許禁令一解,她急著要出城的話,行蹤反而容易曝光……,又或者請三哥那處下令幫忙找人也行。」

昊天策握住了昊天嶺的右手腕:「也許你能換條道走……。」

昊天嶺搖頭道:「頭都洗下去了,哪能容得你不洗完……,現在愈來愈多証據顯示這對師徒牽扯的範圍很大,只是還未握有實質的證據……只好儘量將傷害降到最低了……。」

昊天策搖頭嘆氣,拿起一本公文來,看沒幾行還是忍不住抬眸看向昊天嶺:「雖然靈兒不懂我們的身不由己,可你又何必如此挑這最為難自己的道呢……。」

昊天策是能理解昊天嶺在眾多方法之中為何會選擇直接與夏文嫣糾纏不清的原因。

其一,夏文嫣就是針對著昊天嶺而來。

其二,昊天嶺親自出馬便是最好的障眼法,除了聲東擊西方便他們的任務執行、掩蓋住他們的人出手的痕跡之外,或許還能提早結束這檔子令人厭煩的事。

其三,夏文嫣在小雨一事上太過可疑,這只能由昊天嶺自己才能確認出夏文嫣在小雨一事上知情多少、甚至是扮演著何種角色。

他們師門算是這中土大陸上的一支神秘、獨立於世外的一群人,師門內組織嚴謹,雖不會插手這中土大陸上各個國家及江湖幫派的興亡更迭,卻是得在暗中維持著這世界的「規則」與「平和」,以避免這世界的傾覆。

要進師門的方式與一般江湖門派不同,師門並不收自己前來上門的弟子,亦沒有師父們自己出來行走收弟子的。

通常是由師門內先篩選出適合的人選,再向這些人發出邀請。被邀請之人一但同意入了師門,肩上便開始負有避免這世界傾覆的責任,直至百年。

他們天耀皇室這一輩中有好幾位亦是當年被師門選上,後來經自己慎重考慮後進的師門,這些人之中,以三哥昊天承待在師門中的時間最長,嶺兒則次之。

他們師門在入門後,會依照每人的特性由不同的師父帶領,甚至可能中途會更換師父以磨練其他的特長。

在師門生活一段時間後,師長們會在每個徒弟達到符合自己能力的考核要求後,讓達標的徒弟離開師門回歸到平日的生活裡。

長久以來,師門內也就只有當年的嶺兒,其回歸與其他人不同。

嶺兒那時是瞅準了那個能打仗建功為蘭妃出口氣的時機,自行決定拜別師父們回到京都。

為此,嶺兒在離開前沒少被各個具不同特長的師父「重重地」考驗過後,才得以提早離開師門回到京都,也才來得及參與領兵支援鎮遠大將軍的事情。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