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三 – 佐文的召喚

元谷藥師與小二十五在打趣時,石衛在一旁沉默地思考著。

他並不知道廉禎進了蠱族禁地會在裡頭待多久,亦不曉得廉禎進了那處是要做些什麼事。

不過廉禎道姑暫時將馬兒留置的位置其實離莊園並不遠,除非她接下來要棄馬而行,不會回到莊園附近……唔……即便是如此,她一但有個什麼風吹草動還是躲不過他們的眼睛的。

另外,追蹤她的那些人的情報需要花時間整合,回莊園也能幫小二十三療傷及方便信息傳遞回京都。

「你、你還有你,你們三個帶著他先護送藥師回莊園。」石衛點了小二十五、小十七、小六說道。

「是。」

待到小六及藥師一行走遠,石衛向著其他未得令的人道:「原本在外留守的繼續留守,只要廉禎道姑出現,便派一人回報,其餘的人跟緊她,知道麼?」

「是。」

「你們兩個,去收集跟著廉禎道姑的那些人的情報,愈詳細愈好,午時正的時候將已得手的情報送到莊園來。」

「是。」

 

幾路前來匯報的親衛、暗衛退出書房之後,書房裡便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響。

雲頎搖著頭退出書房,正巧遇上了昊天策帶著雪晴進院子來。

「雲頎見過瑾王殿下、晴公主殿下。」

「免禮。」昊天策笑看著雲頎,「這書房是又給毀了?」

雲頎點了頭,無奈地苦笑道:「是。」

「好吧,你先去調人來收拾。」

雲頎做了個揖,便先往庫房去了,昊天策握住雪晴的手緊了緊,帶著她往書房的門走去。

雪晴在書房門口往裡頭瞧,書房裡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砸了、毀了個徹底,只餘那個蓮花木雕文鎮還好端端地揣在昊天嶺的手心裡。

昊天策小心護著雪晴別踩到地上破碎了的瓷器,跨進了書房裡,昊天嶺聞聲抬眸,一臉陰沉。

雪晴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小聲地與昊天策咬耳朵:「策哥哥,所以是因為還沒找到在發火……?」

「說什麼呢!線都佈下去了,她一定很快就會被找到……。」

既然昊天嶺都聽見了,雪晴也就直接說話了:「嶺哥哥,你這樣一直砸書房也不是個辦法。」

昊天策接著雪晴的話道:「這兒連張椅子都沒得坐,你讓晴兒得一直站著?我曉得你囊中挺深的,可再如何也不是這麼個花法,到我那處去吧。」

昊天嶺直直地看著雪晴的雙眸,淡淡地說了句:「我又重覆地夢到了那兩個夢。」

雪晴蹙眉,抿了抿唇:「你是說你同姨母一樣能……。」

「嗯。」

「不管如何,你這兒也不能辦公理事了,我們先回瑾王府去吧,到了那處再說。」

「嗯。也好。」

三人正要出書房,雲頎匆匆地回來。昊天嶺一見他,便開口道:「書房的樣式改成與蓮華芳沁的前廳相同。」

「蛤?可王爺……。」

「就改成與那處一樣的樣式,我不會再砸了,就那樣等她回來吧。」

雲頎偷偷覷了自家王爺一眼,從昊天嶺那眼神裡的堅定,大致了解了他話中的意蘊。

書房的樣式要改成與蓮華芳沁的前廳相同,首要便是將書房內那張一人用的書案替換成兩人能共桌的加長型書案。

可書房的主人既是自家王爺,能與之共桌的人八成只有王爺所認定的那位王妃了。

也就是說,王爺他已經下了決心,待靈兒姑娘……不,是準王妃回來之後,往後不論會發生怎樣的事,他都不會再將她給矇在鼓裡,甚至是她願意的話,王爺會直接讓她參與核心中所有的事。

在王爺的心中,她該是與自己平起平坐之人,而不是關在深宅後院裡的無知女子。

或許明著來,才是更能保護她的方式。

只是,王爺的這份心……。

「是。屬下知道了,等會兒就通知管家,讓木作坊那處重新來丈量尺寸。」

昊天策瞧了眼昊天嶺,拍了拍雪晴的手道:「哎呀,晴兒,本王好像還不夠寵妳厚?」

「嗬嗬,策哥哥,你終於發現了呀,你總是把晴兒當孩子看。」

昊天策摟了雪晴:「我知道妳能獨當一面的,就權當是給我這個大丈夫一點兒薄面,讓我覺得我還有些用處吧!」

雪晴笑而不語。

雲頎眨了眨眼,因還有要事稟報卻不曉得該如何介入談話,只好咳了二聲:「咳咳,王爺,屬下方才收到看守玉燕丫鬟的暗衛通報,說那丫鬟忽然像瘋了一般想闖出府去,他們判斷是佐文在用了什麼方式好召喚玉燕與他見面。」

「是麼?看來文嫣公主安生了幾日後坐不住了。」

「嶺兒,你打算如何?」

昊天嶺嘴角噙了一縷冷笑:「既然她又來探御王府的消息,怎能讓她失望呢。走吧,我們先去見見玉燕丫鬟。」

一行人到了關押玉燕的屋子,那是一幢靠近「府牆」的長屋,這長屋平時沒有人居住,只有在王府內有人犯錯或者是因特殊原因申請時才會使用的屋子。

這玉燕當初被抓時,昊天嶺正忙著指揮以及親自到處去尋找鞏毓靈,因而沒人管她。一直到她被丟在地牢裡足足有二日,昊天嶺才想起她來,認為她還有利用價值,改而關在這長屋之中。

他們一行到的時候,那丫鬟已被綁在有著後背的四腳靠椅上躁動不安,她甚至是以極艱難的姿勢、有如背著那實木重椅站起來,跳著靠到離府牆最近的那片牆,想破牆而出。

昊天嶺親自到了她的面前,她好似也未見著,理都不理。

「嗬,好厲害呀。」昊天嶺輕笑了一聲。

「嶺哥哥,她……她是瘋了麼?」

「應該不是。」昊天嶺答完,就有一隻金色的蜂從他的頭髮中優雅地飛了出來,昊天嶺指著玉燕道:「去吧。」

金蜂在昊天嶺的頭上繞了一圈之後,便飛到了玉燕的頭上及靠近她的身體各處。不多久,玉燕整個人便冷靜了下來,垂著頭坐在了靠椅上。

待到玉燕冷靜下來後,金蜂在她的頭上繞了三圈便懸停在她的頭心正上方,昊天嶺見狀頷了首,金蜂便回了他的頭髮之中。

「怎麼回事?」雪晴好奇道。

「這丫鬟的身上有蠱。約莫是母蠱在呼喚吧,所以她急著去母蠱的所在之處。只是她平時能自由活動,當然能想辦法出府,可現在被綁著關在這處,所以急得不能再急。」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