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七 – 會是她嗎?

「嗯。那他的暗示是什麼?」

「佐文要她到庫房尋一個香樟質地的盒子,將裡頭的育沛拿出來放在府內每日最多人聚集卻不易被發現的地方,另外還要她想辦法讓您喝下這個。」小丙恭敬地拿出那瓶原本該在玉燕身上的小瓶子。

昊天嶺從公文中抬頭,手往側邊伸,小丙立時將瓶子放入他的手中。他將瓶子打開,那裡頭看起來是透明的液體,聞起來並無特殊味道。

「有查出這是什麼麼?」

「這東西才入手便先拿過來了,還未拿去辨識。主子需要的話,屬下現在立刻就拿去驗看看。」

「先別花時間在這處了,我會處理。至於玉燕,讓她把佐文吩咐的育沛一事做好後就如先前那樣關起來,等指示。至於這個小瓶,換了瓶清水放她身上。」

「是。」

 

「皇太子殿下,您看看這塊翡翠您是否滿意,這可是來自琛珒鎮的上上品。」

赫連宸拿起桌上黑色布料襯著的那塊翡翠,其石頭的外皮已然被完全去除,是一整塊完好的翡翠。它的透明度很高、摸起來很細滑,甚至是摸上去後讓人會有捨不得放開手的感覺。

其中最特別的是,它是少見的淡丁香色,且當它被置放在黑布上時,卻又能見到表面略帶了一種靛青色調的浮光游動。

「真是塊不錯的翡翠,湘兒,妳也瞧瞧。」

皇太子妃接過那塊翡翠,瞧了會兒,亦是點頭道:「真是難得的上品呢,而且如此飽滿的形狀,妾身看這可以直接打成一整套的飾品。」

赫連宸見她露出很喜歡的形容便道:「湘兒喜歡麼?就買下來給妳打一套飾品吧。」

「那怎麼成,這是為了聘禮才託人尋找的……。」

「無妨,妳喜歡的話,就買給妳。」

「殿下……。」

赫連宸握著自家妻子的手,笑了笑:「那就這麼說定了,妳懷著身子也是辛苦,難得見到喜歡的東西,當然要送給妳了。」

只是赫連宸上一句還對著自家妻子溫情脈脈,轉頭卻是犀利地道:「劉掌事,你這塊翡翠的由來是否正當?」

劉大爺有些惶恐地道:「皇太子殿下如何這樣說呢?我們裕通質庫向來是不收贓貨的。」

「是麼?可這翡翠的質地如此地好,又是少見的椿色,通常都會直接上貢給朝廷吧,如何會流落在民間?」

「殿下這、這可是冤枉呀!」劉大爺略略思忖了一下,神情掙扎地道:「哎……咱質庫原本就是開門做生意,什麼三教九流的人都會來的。來的人多了,也未必經手的掌櫃、夥計會記得哪樣東西是哪位客倌來典當的。只是您既然懷疑,那小的便也只好照實說了……那日那位姑娘來典當這翡翠的時候,小的正好在質庫裡……。」

赫連宸的眉頭蹙起道:「是位姑娘去典當的?她看起來多大?生得是什麼模樣?」

劉大爺嚇了一跳,趕忙道:「這……難道是那位姑娘有問題?」

「你別管那些,只管回答我的問題!」

「那位姑娘說這翡翠是她們一家親自去到琛珒鎮採買的料子所開出來的,因為家人急病急需要用錢,才會在還未加工成首飾的情形下先拿出來換錢。」

「是麼?她是一個人去的?」

「是,她是一個人來到質庫的,看起來約莫有十五、六歲,」劉大爺邊說邊回想著那日見到她的樣子,「她生得有如出水芙蓉,頭髮的樣式很是簡潔,只是簡單地紮了個馬尾巴,也沒有戴任何裝飾品。身上雖然穿著粗布衣,不過……看起來很有氣質,是個大家閨秀的形容。」

赫連宸瞇了瞇眼,這形容有點兒像他所認識的靈兒姑娘,卻又不十分相像。

他所認識的靈兒確實是個不太戴什麼飾品的人。

他們見過的那幾次面,即便是她頭上戴著一枝華麗麗的金步搖那次,她頭上的簪笄總數也未超過三枝,其他如耳鐺、手環、玉鐲等等,好似也只有在那一次見面時看過她穿戴在身上。

說真的,若將他自己身邊的侍女隨便抓一個來,恐怕身上的飾品都會比她身上的多吧……。

只是相對於靈兒的天生麗質,她身上若配戴了太多的飾品反倒容易遮掩了她的氣質。

她在自己的印象之中,就如那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芙蕖那般。約莫是她给人如此高潔感覺,自己很容易便能在群眾之中找到她。當然,在收到關於靈兒隨天耀軍在北方戰事中表現傑出的情報時,他未曾想過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竟能靜如處子、動如脫兔,也就愈發覺得她讓自己驚豔了。

如此幹練、精明之人,從御王府離開時有可能什麼都沒帶嗎?她是個懂世事之人,離開時不可能連盤纏都沒有,就這樣走了吧?

若是如此,她怎可能去典當翡翠?出門最好用的便是銀子,帶著玉石、翡翠之類的都只是徒增重量而已,並不好用!

可這翡翠該如何說呢……那位去典當的姑娘是孤身一人去賣的翡翠,這實在是太令人懷疑了!

劉大爺看赫連宸面無表情,也把不準他的意思,又連忙說道:「那位姑娘來典當的時候,總共是帶了五塊玉石來的,後來鑑定後只賣了這一塊,小的有將居所的信息留給她,請她若要再賣玉石,直接來訪。」

「哦?是麼……孤知道了,若她有再去尋你,你一方面儘量拖住時間、留住那位姑娘,二方面趕緊遞信息來,孤會派人過去。」

「是,小的遵命。」

「那這塊翡翠,你打算開價多少?」

「這質地非凡,形狀飽滿……。」劉大爺的話還未說完,赫連宸便道:「虛話不用說那麼多,直接開價吧。」

「是,小的已呈報過東家,開價一千兩銀子。」

「準,東西留下,去帳房取款吧。」

「多謝殿下。」

待劉大爺離開,赫連宸便道:「言執。」

「主子。」

「去打點打點,後日出發回赫連都城。去吩咐齊濱,若那劉大爺有聯繫,就直接去認人。若真是德安郡主,直接暗中將她送到城外接應處。」

「是。」

「殿下,後日要出發回都城?」

「是呀,首要還是妳的身子要緊,咱們在這處是人生地不熟的,生產時便容易手忙腳亂,還是回去比較穩妥,孤也才放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