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一 – 一線天

鞏毓宏將思緒藏進眸子裡,他揉了揉鞏毓秀的頭:「秀,別想那麼多,這片大陸北部的區域已經被我們摸得差不多透了,到現在卻只有一方追在我們身後,這也是我們的本事了。

只是,若真想要據一方地為王,早晚也是要跟現在那些國家的勢力對上,我們只能先建立起自己的勢力及情報網才有機會及能力對抗他們,妳也知道知己知彼的道理的,不是?

更何況我們握有這大陸尚未擁有的武器,隨時能顛覆這大陸的勢力分佈,更是要找個好地方才能安定下來,所以妳不要急。」

「哥……我知道了……。」

「別再叫我哥了,妳也知道我是被父母托孤養在妳家,不是妳親生的哥哥。妳現在是我的女人,我會為妳撐起這一片天的,乖!」

鞏毓秀點著頭,「宏……我好想回去……不曉得我們有生之年還能不能見到父親、母親……。」她忍不住紅了眼眶,將臉埋在鞏毓宏的胸口。

 

石衛走進小二十三住的廂房,元谷藥師正凝神為小二十三下銀針。石衛也不打擾,只是候在了一旁。

好一會兒,在銀針落在小二十三的身上不下二、三十支後,石衛才見元谷藥師伸手進了銅盆,用裡頭的烈酒洗手,他那清越如淙淙流水的聲音也才在屋內響了起來。

「找我有事?」

石衛向元谷藥師行了個禮:「是,殿下已回覆了。」

元谷藥師換了一盆清水洗了手,優雅地拿起預先放置一旁的棉帕擦了擦手,一雙桃花眼看向石衛,語氣卻是不冷不熱地道:「如何?」

「在下不知元谷藥師與咱主子是舊識,此次前來天耀真真是為了王妃而來,先前失敬之事,還請藥師海涵。」

石衛說到此,對著元谷藥師做了個揖,元谷藥師輕輕地揮了揮手,表示不在意。

石衛見狀便續道:「在下一行原本是追蹤廉禎道姑而來,才會進了蠱族禁地。另,咱主子說不清楚藥師到這處來做什麼,可若是藥師用得上在下一行,可請藥師吩咐,在下一行可以陪同藥師直到回到京都瑾王府。」

石衛說話時不卑不亢,看著元谷藥師的眼睛,也因此當他說到廉禎道姑四個字時,見到元谷藥師的眉頭微微地蹙了蹙。

石衛話落了半晌,元谷藥師才出了聲:「你說你們一行是追蹤廉禎道姑而來?」

「是。」

「你們是從哪裡開始跟蹤的?」

「夏立皇宮裡的小道觀。」

元谷藥師一手抱胸另一隻手以手支頤:「嗯……她一路上有什麼特別的行為麼?」

「她從皇宮出發後一路馬不停蹄,直到了這處莊園才停下來,趁夜進了莊園後偷拔了一些香草,又悄悄地進了庫房。」

「你們知道她進庫房找什麼嗎?」

「不知道,但出來時是痛苦地掩著半邊臉衝出來,然後就往附近的香草園撒氣,後來還殺了一條看園子的狗兒。」

「嗯……還有呢?」

「接下來她處理好她的臉後,又一直往南去,最後紮了馬,在月亮快西沉的時候進了蠱族禁地。」

元谷藥師點了點頭,「嗬……,我還真需要你們的陪同……殿下能有安排真是太好了。石衛,你能否告訴我,她一開始拔的那些香草有哪些麼?」

「在下不是很懂那些,可在下記得是哪些園子。」

「好,你帶我去。」

「是。」

石衛讓人在廂房裡守著小二十三,便帶著元谷藥師往香草園裡去。

「對了,石衛,這處離蠱族禁地不是有好一段路麼?唔……我記得好像是……差不多有一日的路程吧?怎麼我們從那處回到這香料莊園時好像才走二個時辰而已?」

「嗬嗬,一般來說是需要一日左右的路程沒錯,可事實上,我們的人發現了條隱蔽的暗道,讓原本需要一日的路程現在只需二個時辰就能回到這處來了。」

元谷藥師的桃花眼彎彎道:「原來如此,難怪你會放心讓人守著蠱族禁地的入口,帶著小二十三先回來。唔……那暗道,你們知曉是誰修的麼?」

「這我們也不曉得,只知道那暗道已很久未有人使用了。藥師要進那蠱族禁地嗎?」

「不了,廉禎道姑在裡頭,我不想進去。等她出來,再看看她到底想做什麼。」

「藥師,到了。」石衛指了指前面幾處井然有序的畦作,「在下那日看到是這幾塊園子。」

「是麼。我瞧瞧都是些什麼……。」

「石隊,廉禎道姑出來了,看起來有些疲憊,往馬兒那處去了。」

「知道了。跟著她的那些人知道身份了麼?」

「初步知道都是江湖上的小門小派,似乎對她有血海深仇,想堵她討個公道的。」

石衛看向在不遠處香草園裡的藥師,大聲道:「藥師,要與我們一起同行嗎?」

「好。」

 

石衛將莊園內的事情佈置好,帶著元谷藥師走暗道往蠱族禁地去。

暗道在這白日裡也未顯得多亮堂,它是夾在二座山之中的一條狹窄的山縫,約莫只能二人傍地走的寬度。走在這之中時,抬頭見到的天空只有如一條線那般寬,山縫之中感覺相當地陰涼。

元谷藥師抿著唇不發一語,一直待到出口變得寬闊,他讓隊伍停了下來,往旁邊人高的草叢裡找了找。

「果然……。」

「藥師,怎麼了?」石衛循著藥師的目光,看見一塊小小的石碑。

石碑不大,只有半肘高、巴掌寬,看起來經過了慢長的歲月,因風吹日曬雨淋而顯得斑駁。可上頭的圖騰及人形還算清晰,依稀還能看出當年安置時的精緻容貌。

「這、這是?」

「這是蠱族的迦樓女神。」元谷藥師蹙眉,有些陷在自己的思路裡頭。

「這迦樓女神於蠱族來說是豐饒女神,更是專門保護婦孺的女神……。」元谷藥師慢慢地站了起來,回身往山縫看去,他指了指山縫,「唔……若我猜得沒錯,那處便是所謂的『一線天』,是蠱族設的一個退路,一個避免禁地出事時能讓在禁地的族人及時撤離的退路。

之所以叫做一線天,便是取其『命懸一線時,能逃出生天之路』之意。這一線天入口處之所以安置了迦樓女神,便是希望逃生之人都能受到庇護,全都能平安地離開。」

「所以……這暗道已經不下一百年了吧……傳聞蠱族都被滅族一百年有了。」

「嗯。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實物呢……先前都是在典籍上見到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