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四 – 增加找人的路子

「王爺,這是今日一日,在四個城門出入的名冊及京都府申請出城路引的名冊。」

昊天嶺隨意翻了翻書案上的幾沓名冊,「沒有要去其他城都的路引申請名冊?」

「有的,方才才送抵府裏了,還未來得及拿過來。」

雲頎見昊天嶺在書案前坐了下來,開始翻閱名冊,於是躬身說道:「王爺,您下午便親自出城去找郡主到現在才回來,想必還未用膳,要不屬下去拿名冊,順道將晚膳端過來?」

昊天嶺捏了捏眉心,「晚膳先不用了,先幫我將城內的佈置圖拿過來。」

「是。」

雲頎應完聲並未直接去拿那佈置圖,他先到水盆那處擰了蘸了水的棉帕,將帕子遞給昊天嶺。

待昊天嶺胡亂地擦了一把臉後,雲頎也拿了京都城的佈置圖回來,他接過圖卷,將棉帕丟給雲頎,便將圖徐徐展開,一面道:「謝謝,別擔心我。」

「王爺,您今日出城……?」

「對了,」昊天嶺抬眸看向雲頎,「今日出城時,聽見有百姓在說郭外及城郊最近有一些女孩失蹤的事情,失蹤女孩的年齡範圍是十歲到十五歲不等,這案子是誰在處理?」

「回王爺,這原先是由各府州自行處理,可因為失蹤人數似乎有擴大的跡象,聽說現在這案件全權交由大理寺集中統籌處理。」

「你知道他們如何處理的麼?」

「屬下不知。我立刻去問。」

「帶著郡主的畫像去,就充做失蹤少女中的一員。」

「是。」

 

鞏毓靈彼時在煙花街這處被人團團包圍。

她蹙了蹙眉,在包圍一眾還來不及對她動手前身形一閃,直接上前制住了冒充岑語俊的男子,將其右手以怪異的姿勢折在他的背後,並以自己左手掌心握住的玉雕蓮花笄的尖端穩穩地抵住那男子左脖子的頸動脈上。

「我看誰敢上前,你們上前一步便是不要你家公子的命了。」她厲聲道,還特地將公子二字咬得極重。

一時間,現場劍拔弩張,那些小廝、隨從不知該怎麼辦,只聽被制服的男子因為鞏毓靈不客氣地折他的手而疼得哇哇大叫。

男子清楚感受到鞏毓靈貼在自己身後,那女子幽香鑽入鼻間的同時亦感覺到脖子上的尖刺往皮肉裏鑽,慌慌張張地道:「你們後退,沒看見人家手上拿著兇器抵在爺的脖子上麼!」

可他才說完,眼睛一咕嚕地轉了轉,忽然就冷靜了下來,「小娘子太緊張了,本公子只是開個小玩笑。」

鞏毓靈以余光看向兩旁,見到金鳳樓門口有個花枝招展的妖嬈女子正對身前這男子擠眉弄眼,立時全身打了個激靈,跟著芒刺在背的感覺接踵而來。

又,她在現場詭異的靜默聲中聽見有細小、整齊的馬蹄聲似是往這處而來。

她瞬間便有了決斷。

鞏毓靈極迅速地將簪子放置在唇邊橫咬著,右手緊抓住男子快被她折了的右手臂,閃身便往男子的右前方。

她在一隻腳向前滑的同時,用力地扯了一扯男子,男子被她扯了個踉蹌,再感覺有個力一甩,便失重離了地,飛上了天空。

鞏毓靈趁著男子被自己過肩摔飛了出去的當口兒,將他當作是人形開道物體緊跟在其後。

她這一跑,原本要偷偷從她身後抓住她的幾個金鳳樓的鬼奴亦顧不得偷偷靠近,直接跟著她身後往前跑。

再說,男子飛出去時被甩向自己的僕從、小廝。那些人約莫是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有的人跑開、有的人撞在一起。

當他們終於手忙腳亂地接住他時,還好幾個人因為衝擊力而倒成一團,被他們的「公子」壓在地上,形成一片哀號聲。鞏毓靈並未因此停下腳步,而是繞過他們繼續往前跑。

男子雖被摔得疼,可也怕鞏毓靈就這樣趁機會給跑了,急忙地從僕從們身上艱難爬起,急吼道:「別讓她給跑了,誰抓到她,本公子給誰五百兩!」

此話一出,鞏毓靈頓時成了現場一眾眼中,閃閃亮亮、堆疊成人形、會走會跑的五百兩銀子。

她的前後左右,即便是經過的路人,此時皆為了想得到那筆巨額賞金變得蠢蠢欲動,開始向她圍了過來。

鞏毓靈邊跑,左手邊將玉雕蓮花笄收回袖袋之中,去摸了摸袖袋裏頭的另外一樣黑色塑膠製品。

她隨便地望了望,這一帶在街上走動的十人之中有十一人皆是男子,她深知自己是不可能徒手將這四面八方圍上來的男人們一一扳倒後再逃走,可若是用了槍……。

她握住了Glock 19,將手從袖袋之中退了出來,她讓槍口向地,在大街上停了下來,整個人站得挺直。

鞏毓靈看見四周圍離她最近的人,一個個正笑得狼心狗肺,以為自己已是囊中之物,她莫名地勾了勾唇,笑了一下。

她的笑有如出水芙蓉、有如初春令冰雪消融的暖陽。

約莫是長開了的關係又或是因為經歷過了昊天嶺的緣故,她此時看起來是美得動人心魄,令面前的那些人都看懵了。

那些人一懵,鞏毓靈背後的人覺得奇怪,亦往兩旁想看看是什麼情形,這一推擠,才讓懵了的那些人回神過來。

只是這一回神,讚歎並瞭解為何小岑公子要這女子原因的同時,亦覺得她如何能在這樣無路可逃的情形下笑出來很是奇怪。

可不等他們想出個什麼,鞏毓靈便在四周之人猝不及防的情況下,以丹田之力盡可能大聲地喊道:「官爺!這處有人假冒公子岑!還要逼良為娼!」

她的周遭隨著她出口的話靜了下來,許多人面面相覷,又隨即有人說到:「哪里來的官爺,她在耍我們!」

群眾又開始鬧騰起來,忽然一聲凜然正氣、飽含內力的聲音傳來:「誰!誰敢假冒公子岑?又是哪個樓子要逼良為娼?」

「TMD,真的是官府來了!」

「不會吧!昨日才來掃過黃,今日又來?」

「是不是跟最近的人口失蹤案有關?」

「誰知道呢!」

頃刻之間,鞏毓靈身旁的人管不了賺五百兩的事情,直接一哄而散。就連冒充公子岑的男子被鞏毓靈摔得走路不甚利索,也趕緊讓僕從們直接抬了他就跑了。

鬼奴們迅速地回到了金鳳樓的門口,那位妖嬈的女子攥著的絲巾在空中舞動著,指揮他們一個個排隊站好,沒人為難鞏毓靈,她當然也連忙跟著閃人。

煙花街上回歸寧靜,看不見路人的人影,只有騎著馬快速趕來的一隊十多人的小隊,一來就因為先前鞏毓靈所言的內容,直接殺到了金鳳樓門口開始執行公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