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二十九 – 當年的喜帖

鞏毓靈抬頭望了望天空,京都城的一日又將開始,只是今日的天空不若先前的晴朗,天上佈滿了濃密又暗沉沉、疑似是雨雲的雲朵,也因此當時辰近辰時,還看起來像是卯時正的天色。

她想著此時菜市口是否人較少、那街角的湯圓攤或許已經開鍋煮湯圓了……。猶豫了一小會兒的時間裡,她重新打理了頭髮,便往市井的方向走去。

 

御王府外,楚秀成的探子在大門對街宅院的樹上小心地隱著身形,依照自家主子先前傳來的叮囑,若昨日有見到御王府辦喜事,便將手頭主子親筆所寫的信送出,並且在送了信後,定要好好地察看今日御王府的動靜如何。

尤若是一早開門就懸掛了白燈籠又或是有人去棺材舖訂棺木等等,便要立刻回報。

只是他昨日找了小童送信後便又回到在此地候著了,除了傍晚王府裡的上上下下又將那些通常會連續懸掛三日的七色彩綢、燈籠等彰顯府裡頭有人大婚的喜慶物件兒給提早卸了下來之外,還有昨日御王的行蹤很奇怪。

依照昨日御王府的陣仗看起來,昨日御王府裡應是辦了喜事、迎了王妃才對。

可御王是二更天才回的王府,且一道回來的人都是騎馬,並無人乘轎子、馬車等能遮蔽視線的東東出入王府。最重要的是,一整日出出入入的人中,連個丫鬟侍女也沒有,更別提有什麼看起來像王妃的女子出入過。

這點讓他覺得很是奇怪,莫非御王昨日並未娶親?

可那些喜慶用的彩綢、燈籠怎麼說?

他按兵不動,持續在樹上盯著對面大門的一舉一動。

 

莫邪躺在一棵粗壯的樹上一夜無眠,在這棵樹旁那破敗得只剩個屋架子的房子據說是小雨幼時居住過好多年的地方。

他看著滿天的星斗,想像著自己的好兄弟與靈兒在皇室太廟的先祖與一眾親人的面前許下共度一生的誓言,那些是小雨未曾有過的殊榮。

還記得那年小雨要嫁與天嶺的時候,不知為何十分地匆促。而彼時的他正接了皇令,與父親莫古將軍在南方視察城防,順道散散心,理一下自己與小雨之間的關係……他原是想著,或許當他回京都的時候,他是能帶著決心回去的。

小雨其實長得十分地清純,如個不知事的少女,可她的身材十分惹火、又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致使她的氣質有如上京的名門閨女,這樣的女子很難讓人將她與殺手一詞聯想在一塊兒,可她偏生就是個殺手,是天嶺不知從哪兒給帶回來的殺手。

天嶺當時將她帶到軍營裡的時候,他並不在。

是後來聽別人說起才知道,天嶺在帶了她入營後的第二日便在營裡辦了個以一打多的擂台賽。當然比式並非是同時多人上場,可那個「一」卻是要連續對戰營裡出來的二十名強者。

偏巧,那個「一」就是她。

他其實很遺憾沒有看到那場擂台,只能聽弟兄們說道小雨的風姿有多麼地綽約、手段有多麼地直接,幾乎營裡出來的前二十強,於她也是一擊必殺的那種。

因此擂台賽比完後,底下一眾沒有一個不服她的,更不會輕薄她,她直接以自身的實力服了底下一眾。

不過他與她的第一次相見,卻是在一處娼樓裡。

那時她帶著幾個很親的親兵小隊長去逛娼樓,她身形很高,扮成男子形容很是英姿勃發,自己則是為了去接應受傷躲在樓中的弟兄。他親眼見到她正像個去玩的男子一般在調戲小姐,等到敵軍的人走了,才翻身將受傷的弟兄從藏身處給搬了出來。

他們的第二次相見,便是自己中了埋伏的那次,那時他並未認出她的女裝,也未想到天嶺竟先遣了她前來相救。

小雨的個性其實很爽朗,就是性子冷,除了天嶺、冥殤雲頎之外,她永遠與別人保持一個距離。他們倆則是在她救了自己後,才感覺親近了許多。

饒是如此,在營裡很多人都暗地裡喜歡著她,有幾個小隊長甚至向她表白過,她都冷淡回應。

或許因為她救自己時,用的「自己是她的面首」這由頭,以致於後來她會時不時「調戲」著他,說他太正經。

每當那時,她總喜歡「莫莫、莫莫」地喚著自己,把自己搞到滿臉通紅才開心。

可相處久了,自己常能不經易便看見她那清純中所帶有的女性獨特的撫媚,那讓他有些迷失,究竟自己對她與她對自己是否是存了一樣的心思?

以小雨這樣的女子,如若不是對自己卸下幾分心防,自己如何能看見她撫媚的一面呢?

君不見她同三大五粗的漢子們一同拼酒時的豪邁模樣,著實讓人難以將她以女子相待……。

也因此他才接了皇令同父親去巡視城防,他想讓自己冷靜冷靜,到底是自己過於自戀了還是她真的喜歡自己……。

於是乎,在收到喜帖的時候,他整個人有如青天霹靂。

他無法相信小雨竟然毫無徵兆地就要嫁給自己的兄弟,明明她……她對自己應該也是有意思的吧!怎會突然來了個這樣的消息……,而更糟的是,到了這個時刻,他才明白自己對她是怎麼個想法、是有多麼地愛,可至今,自己卻從未表達出來過。

 

當莫邪趕著路程在小雨她們婚儀的三日前回到京都,他回到京都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找小雨,她第一次讓他吃了閉門羹。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他怎能不明白小雨是在與他避不見面。

他滿腔的愛意無處可說,不甘心就這樣見她嫁人,他傳了信又甚至是在玲蘭園的園子裡對著緊閉的廳門彈唱著鳳求凰,唱了老半天才發現她早就從他看不見的窗戶離開。

莫邪見此處無法突破只好去找昊天嶺,昊天嶺卻不知在忙些什麼,即便是透過暗衛的渠道,也是到了半夜才找到他。他一收到消息便匆忙到了書房去找昊天嶺,生怕慢了一步人又不見了。

他衝進書房時,昊天嶺正要坐未坐。

昊天嶺見莫邪直接闖入了書房,還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時,挑了挑眉,也不坐了,就這樣站著等他發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