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 – 當年的喜宴

「天嶺,你要娶小雨為妃?」

昊天嶺深深地看著莫邪,良久,才勾了勾唇:「是呀。」

「你愛她?」

「因為我愛他!」一個清越、鏗鏘有力的女聲飄然而至,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婷婷嫋嫋地走了進來,她妖而不媚、艷而不俗,不是小雨又是誰。

小雨進了書房徑直走到了昊天嶺的身旁站定,她的那身風骨容貌令兩人看起來相當地般配。

她側身將一隻手環著昊天嶺的腰,另一手則撫上了他的臉。

由於她只比昊天嶺矮一個頭,她輕易地勾住了昊天嶺的脖子,跟著就將自己的唇給湊了上去,昊天嶺也跟著伸出手環住她的後腰,將她更加地往自己身上靠。

那兩人旁若無人,身形貼合在一起吻得十分熱烈,亦看得莫邪十分刺眼,他將頭撇向一旁,不想去瞧,卻因為耳力,很難聽不真切二人正在交流的嘖嘖聲,他咬著牙緊緊攥著衣袖裡的拳頭。

一吻畢,小雨的唇色嫣然,甚至唇角還有一點點的破皮。

「這樣你能明白了嗎?」她的聲線因為動情有些啞。

莫邪蹙眉搖了搖頭:「我不信。」

小雨幾乎是躺在昊天嶺的懷裡,將一條腿抬起,勾在了昊天嶺的腿上,眼波流轉地看著莫邪道:「你不信……?難不成還得讓你留下來看場活春宮你才信?」

「小雨,妳別如此……。」

「嗬嗬,你是我的誰麼?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我愛天嶺,他也同意娶了我做正妃,讓我從此不用再顛沛流離,能給我一個家,讓我能享受榮華富貴。你現在做什麼都已經晚了,你回吧。」

莫邪覺得自己的腳似是生了根,難以移動,小雨又道:「你真的要留下來看我們恩愛麼?」

「我……。」

莫邪一直盯著她的臉瞧,直覺她有難言之隱,可又說不出那到底是什麼,只一味覺得如若自己不阻止她行婚儀,必會後悔一輩子的。

「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妳不是貪圖那些榮華的人,有什麼說出來我們都會幫忙的……。」

她垂了眸子,嘴角勾了起來,那形容竟與昊天嶺有幾分相似。

「縱然我不是個貪圖榮華的人,可你也是知道我的,莫莫,你知道我是個怎樣的人,我決定的事情會如何的……別做無用功了。告訴我,你後日會來祝福我。告訴我,我們還是兄弟。」

他緊了緊拳頭,眼底的壓抑很深很濃,「如果那是妳要的,那我會來祝福妳,如若妳要我當妳的兄弟,我永遠都是妳的兄弟。」

莫邪頓了一頓又一字一句地道:「可我不會放棄,我絕對比他更愛你,不論妳是否嫁了人,我都等妳。」

話落他轉身出了書房,離開梧桐院之前,他耳裡聽見的都是書房裡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聲,那似乎在彰顯著書房裡頭兩人的急不可耐。

那夜莫邪離了書房直接往藏虎閣去,找冥殤雲頎等人搞清楚到底怎麼一回事。只是他問到的結果就如同他所知的,昊天嶺忽然就宣佈將與小雨大婚。

 

天耀的喜服及婚儀算是與其他國家略有不同。

一般天耀的新嫁娘的喜服是紅緞、紅綢為主,再於上頭以橘、紅、金、寶藍等各色繡線繡上吉祥的雲紋、鳳凰紋等圖樣。

喜服的剪裁要領在於凸顯新嫁娘的身材,畢竟女子多半一生就只行這麼一次婚儀,且通常婚儀都是在女子一生中最美的時候舉行,在那之前與之後,一般的女子在穿著上都是屬於較為保守的樣式。

因此天耀的女子喜服多半為窄袖款式以凸顯新嫁娘的身形,袖長最多長到一半的小臂,餘下露出的手腕上會戴滿代表攢家底的叮叮噹噹的手環、手鏈等等。

脖頸部份通常能讓人透過半透的紅紗見到底下整個精緻的鎖骨,這處若是做工精細,慣有刺繡由紗上一直延伸至緊接而來的紅緞區域。

這些紅緞負責貼合包裹著新嫁娘曼妙的身形直至腰部,接著便是呈放射狀寬大的裙擺。

裙擺有幾種樣式,有百褶、荷葉邊、馬面裙、花邊裙等等,通常後擺都會曳地以顯出新嫁娘身形修長。

至於頭飾,出嫁當日新嫁娘通常是梳高圓髻,在左右二耳上方的髮插上成對的鳳凰流蘇金釵,以固定住由紅紗與紅緞做成的多層喜帕。

而婚儀部份一般與其他國家差不多,只是禮成之後,新嫁娘並不會如其他國家的新嫁娘直接被送入喜房,而是新郎當眾以喜秤掀開喜帕後,由新郎牽著新娘子一同入喜桌與前來祝賀的人同樂。

也因此,人緣好的人,在開席酒過三巡之後,新郎便會當著新娘子的面收到各種奇怪有趣、讓新人們容易臉紅心跳的新婚賀禮,由於這樣的方式遠比其他國家鬧洞房還熱鬧,有時經常是一頓午宴吃到晚宴去,要不就是一頓晚宴吃到午夜去,到後來不少還引得這中土大陸不少國家的人民起而效尤,將這習俗傳到各處去。

 

「小雨,妳還記得妳嫁他的那日嗎……?」莫邪低笑了一聲,「嗬……我還記得呢!喜桌只有十桌!」

「一位被封了王的皇子大喜之日,喜桌卻僅僅只有十桌,我當下心中就有些不平。」

「而且除了陛下及蘭妃娘娘,他大喜只請了麾下的一些要員到場而已,尤其是來的都是對妳有心思的副將、小隊長……,是天嶺要讓他們對妳斷念麼?」

「可既然妳們要他們斷念、要我斷念,為什麼他對妳如此不好……?妳知嗎?我十日前陪母親去了趟女紅房,她要瞧瞧天嶺為靈兒做的喜服做得如何了,那喜服真是……,」莫邪喝了口酒,「真是TMD的好!是天耀與雪國融合的樣式……還有那些首飾,全部都是天嶺讓金巧閣依著他繪的圖趕製出來的訂製品……。」

「而妳當時穿著的是什麼?妳那日的形容比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新娘子都要美,可妳別以為我不知道呢!雖然妳穿著的那套喜服將妳的身形包裹襯托得完美無比,裙腳是妳喜歡的荷葉邊,後擺還曳了地三尺,妳那由窄袖露出的藕臂上戴了幾套昂貴的手環、手鏈,頭上戴著的鳳凰流蘇金釵上鑲嵌著妳最喜歡的紅寶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