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九 – 蛻變 I

雖然那是一趟「救援任務」,可是一同出任務的二十人,最後只有十六人回來。

鞏毓靈是那趟任務裡年齡最小的人,她身上揹的裝備卻一樣也不少,只是因為她身板小,扛不了太多裝備,身上的武器彈藥就沒像大人帶得那麼多,可即便如此,那些裝備總的加起來也有二十公斤之多。

她主要的任務是引導救援對象抵達正確位置以方便後續的行動,因此她必須全盤瞭解目前隊伍的情況、行動方針及方位,還必須牢牢記熟她們要營救對象的所有資料。

由於她是鞏致彥臨時帶進來隊伍的,他配了一個能信任且合作多次的以色列年輕小伙子Abraham同她搭檔,擔負一樣的任務,以備不時之需。

鞏毓靈初初與他見面時,Abraham的笑容很迷人,帶著小麥色的皮膚,看起來是一位很友善的大哥哥。

「Gian,你還真是帶著你寶貝女兒參加這次的任務呀!」

「是呀,也是該讓她瞧瞧這世界不如她所認為的那樣。」

「呵呵,」Abraham笑著打量了一下鞏毓靈,對著鞏致彥點頭道:「我明白了。」

「嗨,Yuling,我是Abraham,很高興這次與妳搭檔。相信妳很聰明又有能力,我們能順利達成任務。」

鞏毓靈立刻上前與Abraham握手微笑道:「謝謝,Abraham,也很開心與你搭檔,請你多多指教。」

「毓靈,Abraham是個很有經驗的老手,妳要多聽聽他的意見。」

「好的,父親。」

「Abraham,我女兒若有什麼錯誤,你儘管指正。另外Dark也會幫忙。」

「知道了,交給我們。」Abraham俏皮地以右手的食指併中指形成一個劍指在空中揮了一下,表示聽見了。

鞏致彥將鞏毓靈交給Abraham後便去做行前最後的確認,鞏毓靈與Abraham則做最後一次的裝備檢查。

「Yuling,妳在看什麼?」

「衛星地圖。」

「在確認這次的路徑?」

「嗯,還有看一下周遭的地形。」

Abraham點了點頭,伸手在地圖上指了指幾處:「這些地方,現在都是廢墟,只是衛星空照圖看不出來。」

「廢墟麼……。」

「嗯……好好記著,也許會需要用得到。」

「好。」

她們一行人分成三輛卡車從土耳其的邊界進入敘利亞,要去接應一隊約莫三十人的醫療團撤退。這一趟的任務難度不高,幾乎是都已經安排好的,在當地也有內應,也不很深入混亂的地方。

鞏致彥之所以帶著她去,是想讓她親身去看一看一個不同的世界,希望她自己能想明白很多事並非如電影一般,靠一個人便能拯救全世界,往往許多事需要互助才能成功,而在那之前,她必須懂得什麼是謙遜、互助合作與體諒別人。

如若她自己不改變,鞏致彥甚至能預測,當她終於發現自己的傲驕一無是處的時候,可能就是她離開這世界的那日。

當是時,她們一行已經順利地抵達預定的救援地點,可卻找不到需要接應的醫療團。

他們小隊的人在荒廢的小鎮逐個建築物找尋醫療團是否已經抵達過這小鎮的痕跡時,鞏致彥與主要負責聯絡的John找了個較為安全的地點試圖繼續聯絡內應。

「John,還聯絡不上土撥鼠?」

「對,明明先前聯絡是到這處等待,不曉得是不是撤退時被耽擱了。Gian,我們還有多少時間?」

「只有四十五分鐘就得撤離。衛星定位呢?有試著定位看看嗎?」

「我試試。」

John操作了長得像B5尺寸的平板微型電腦,很快地,以PPS對對方的設備定位後,畫面立即顯示出對方的精準位置及三日內的行動軌跡。

只是那位置一出來,John立即面露了疑惑的表情,鞏致彥見狀隨即靠了過去。

鞏致彥才看了畫面,馬上說道:「任務有變,所有人立刻於集合地點集合。Gian重覆,任務有變,立刻集合地點集合。」

他才說完,耳機裡出現的是鞏毓靈的聲音:「M區發現土撥鼠,M區發現土撥鼠,請求指示,over。」

「毓靈,立刻離開那裡,立刻……!」鞏致彥還未說完,耳機內已傳來槍戰的聲音。

「F*ck,是圈套,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所有隊員的心同時都沉了下去,看來是任務底細全被摸了個一清二楚。

「Yuling,別去,土撥鼠也讓我們別靠近!」

「可是……。啊——!」耳機裡同時傳來了爆炸及鞏毓靈的尖叫聲,後來又傳來Abraham的聲音:「噓、噓,Yuling沒事,沒事,我們快走!小心點!」

「誰在M區附近,立刻支援,準備撤退。重覆,支援並撤退。」鞏致彥快速地發號施令。

John飛快地在微型電腦上點了幾下,收拾了東西,同鞏致彥提槍前往M區。

邊走時John邊同鞏致彥道:「Gian,我方才已經通知總部我們遭受攻擊,飛機會準時到Q市但不會等,我們得儘快撤離才行。」

「知道了!」

 

在M區的鞏毓靈在搜索時較Abraham早發現被綁在樓柱上的「土撥鼠」,她探頭出去看了個清楚的時候,正巧耳機裡傳來鞏致彥的集合命令。

於是,她便道:「M區發現土撥鼠,M區發現土撥鼠,請求指示,over。」

只是,還未等鞏致彥叫她離開,敵方已朝鞏毓靈開槍,鞏毓靈的反應不錯,再加上Abraham拉了她一把,他們倆躲在屏障後方時不時回擊。

Abraham此時臉色嚴肅,殺起敵人來毫不留情,他壓著情緒飛快地在頻道上說道:「F*ck,是圈套,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當敵方射擊告一段落時,鞏毓靈想找掩護試圖靠近「土撥鼠」,可Abraham清楚看見「土撥鼠」一直搖頭,他覺得有異。

Abraham正觀察著,可鞏毓靈一股衝動,她覺得再不去便會發生不好的事情而有些急躁。

鞏毓靈的耳畔聽見Abraham說:「Yuling,別去,土撥鼠也讓我們別靠近!」她猶豫地回道:「可是……。」

正當她說到一半,她親眼見到綁著「土撥鼠」的樓柱旁出現了一個人,那人對著他們詭笑了一下,接著毫無懸念地剪斷了「土撥鼠」身旁的一條線,「土撥鼠」便從七、八層樓的高度上摔了下來,最後頭與地面接處的時候,轟——地一聲起了大爆炸,煙塵四散,鞏毓靈也不住地「啊——!」了一聲。

雖然四周都是煙塵,可她如此地叫也是會變成活靶子,Abraham當即抱住了她、捂住她的嘴滾到掩體後方變為蹲姿,在她耳畔快速地安撫道:「噓、噓,Yuling沒事,沒事,我們快走!小心點!」

鞏毓靈倔強慣了,很快地咬牙點了點頭,Abraham又道:「我們互相掩護。」

「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