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七 – 好強

鞏毓靈想,從今日起就正式脫離昊天嶺獨自在這世界生活了……從今往後自己只有自己了。

可到底他對她、她對他是愛還是不愛……。

也許自己自那夜未死在那些黑衣人的手裡就是個錯誤的開始。

好想好想在另一個時空的母親及兄弟,不曉得他們那處各自的行動是否順利,是否已經將家族裡的背叛者都給剷除乾淨了……?

父親……女兒不好……連那樣簡單的任務都失敗……被人追殺落到了這個時代來,還遇上了殺害您的人……。

她環抱著自己,反覆地想,承受著心臟的位置鈍痛的感覺,眼眶裡很快就有了濃厚的霧氣。

不曉得如此過了多久,牆外忽然傳來兩人交談的聲音。

鞏毓靈因為身心俱疲而昏昏沉沉、將睡未睡,卻因為二人交談的內容不由得拉尖了耳朵。

「欸,你知道城門是什麼原因緊急封鎖的?」

「什麼什麼?聽你這語氣是你知道原因?

我是方才要出城採藥草的時候被擋在城門口,才知道現在得先去京都府的公廳開路引才能出城。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封鎖呢?」

「聽說昨日下午,御王殿下在城裡挖出了一批細作,可不曉得是哪個可惡的將風聲給走漏出來,害得殿下還未來得及收網,那些細作就四處逃竄了。

殿下為了避免細作們逃出城外,因而昨兒傍晚緊急下令封鎖城門,要出城都必須有路引才能出城。」

「原來如此,那不就得等細作都被抓捕歸案了才能解除封鎖?」

「是呀,真希望殿下能早點將那些人都抓起來,我一想到城裡有細作我就渾身不舒服。」

「哈哈,你也太誇張了吧,你家有什麼機密會讓細作去偷的。」

「呵呵,也是啦。」

鞏毓靈靜靜地在隱蔽處聽著兩人的對話漸行漸遠,她在心中嗤笑了一聲:嗬嗬,細作呀!這可真是個好理由呢!

她待他們走遠了,喘了一口氣,再也撐不住直接睡了過去。

可她這一睡,並未因勞累能睡得熟。相反地,她睡得相當警醒,一有些風吹草動便反射性地緊張醒來。

畢竟這次,與之前在外都不同,無人守夜無人值夜,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這一覺最終未能睡得很久亦未能睡得踏實,約莫一個時辰不到就被藏匿地點附近人家的孩子,出來活動時的嘻鬧聲給吵醒。

這貧戶區的孩子其實不若大戶人家的孩子什麼都有,不過他們除了住在附近鄰居的玩伴之外,他們還有兩個很好的玩伴——天與地。

她在暗處看著幾個孩子在不遠樹下的草叢旁抓東西抓得不亦樂乎,又見一旁的地上放著的草籠,她估計那些孩子正在抓蛐蛐兒。

鞏毓靈看著那些孩子們完全不需要去煩惱許多事情的樣子,心裡頭覺得相當羨慕。她自己除了很小的時候曾如此無憂無慮地玩過外,基本上都在讀書或訓練。

回想起小時候的自己同親戚們一同住在厚齋園裡,在她們這一輩之中,女娃兒很少,多半是男娃娃。

而這些女娃兒裡,也就只有她是自小混在這些親戚兄弟們之中一起行動。不論是爬樹掏鳥蛋、下地種田玩泥巴、灌蛐蛐兒抓蟬抓蚯蚓這些對她來說都不算稀奇。

再大一些,她會跟著兄長父親騎著馬到山裡頭做陷阱、打獵。她自從發現比自己小三歲的弟弟因為天生的優勢在體力上很快就比自己強,她開始變得好強。

不論做什麼,她都要得第一、只要是比賽,她非得要拔頭彩不可,否則她會不停地加重自己能做的訓練做到廢寢忘食。

她恨不得自己快點長大,好贏過自己的兄長與弟弟、贏過家族裡的同輩。

參加訓練的時候,她時常過於勉強自己導致自己受傷又不吭一聲。往往在訓練結束時,可能腳踝已腫得比原先大兩倍、或骨折到錯位得打石膏二個月等等,有時是還未好全就又拼著命參加訓練,讓傷勢加重到得休養很長一段時日才能再回到普通生活。

縱然如此,她參加訓練時還是不停地勉強著自己,似乎永遠得不到教訓。

父親與母親對於自己一直以來是理性觀察與引導的角色,又因自己是女兒身,自打小父親對自己便採取富養的態度,約莫是如此再加上她自己的天性,她的性子被養成是既驕縱又要強的傲驕。

父親見她對於那些忠言逆耳是一概的嗤之以鼻,只好罰她不許加入訓練——這於她便是最嚴重的懲罰。

只是那時,她為了求勝,除了逼迫自己做能力以外的事之外,還會耍一些小手段來獲勝,親戚們在私底下都說她是個令人不敢恭維的小惡魔。

可她其實還未真正遇過血的洗禮,還不懂什麼叫做現實的殘酷。

 

那一日註定會在鞏毓靈的生命裡寫下深刻的一頁,她狠狠地嚐到了什麼叫做陰溝裡翻船的滋味。

那一年的夏季,難得因狼群失控,政府便準許獵人上山獵狼。

厚齋園的領地雖包含了一整座山頭,可因政令保護狼群,鞏家還是先得了政府準許,才入到深山去獵狼。鞏毓靈便是隨著父母兄弟進深山裡打獵,同行的還有幾房的親戚。

十歲的她勇敢果決,對於深入山林打獵已是家常便飯。她同父親及哥哥一道帶著幾條狼犬,原本是萬無一失的。

可當她停留在一個岔路判斷一個腳印再抬眸時,已不見父兄二人。

她認為自己帶著二條狼犬又全副武裝鐵定沒問題,而找到狼窩的機會不等人,便自己往那岔路去。

鞏致彥與鞏毓興當時只是往前探路,其實並未離得很遠,待回頭時已找不到鞏毓靈。二人深知鞏毓靈的犟脾氣,第一時間絕不會想作是鞏毓靈已打道回了營地,她絕對是找到了狼蹤去往了狼窩。

他們深怕她出事,趕緊讓身旁的狼犬循著氣味找人。

鞏毓靈的追蹤學得很好,判斷力也很好,因此她很順利行得很快,興奮著即將捕獲的獵物。

只是,她不曉得那是狼群的一個致命圈套。

當是時,二頭狼犬在前頭帶著路,她在馬上已經先將獵槍上膛,待到了狼蹤密集的地方,剛好是個較密集的林子,因不容易騎馬繼續前進,她便下了馬往前走。

她才下了馬便看見有個被啟動可未逮著東西的陷阱,那附近有哺乳動物的臭味,還能見到地上有一小搓毛。待她再往前靠近了狼窩一段距離,為了避免狼犬發出聲音而讓獵物逃走,鞏毓靈示意狗兒停在原地等待,她隻身往前走。

鞏毓靈手上的那把獵槍儘管用的已算是輕型獵槍,可槍管依然不短,以她的年紀來說,雖然有受過一些體能訓練,可要長時間托舉著獵槍,還是有點困難,因此她想找個方便狙擊的位置,來處理不遠處的獵物。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