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八 – 情報 II

「文嫣公主原先並非是夏立國的長公主,真正的長公主應該是夏文瑀。她們倆是對長得幾乎一樣的雙生子,據說在失蹤以前只有她們的生母——明妃才能辨認的出來。

她們是在現任的夏皇登基二年時的秋天出生的,於夏皇登基五年時的宮變被送出宮避難,那位皇叔除了進攻皇宮之外,亦四處佈了人手要抓夏皇的子嗣,因此夏皇在疏散後宮時,亦安排了多方的路線。

後來宮變平定,皇叔被囚,夏皇派出了禁衛去將後宮眾人召回。可所有人都回來了,唯獨夏文嫣及夏文瑀這對雙生子不知哪兒去了。

夏皇在派人抄皇叔家時,在皇叔的書案上發現有人留有字條,說是已成功截走那對雙生子,並安排好雙生子的去處,夏皇再問皇叔,皇叔不認。最後皇叔至死也未說出雙生子的下落。

到了夏皇登基十年,雙生子八歲生辰的那日,夏文嫣在一位女冠子的保護之下回了宮,夏皇甚感安慰還燃了找到另一女的希望,便下了重金希望能找到夏文瑀,可時過多年,從未有夏文瑀的行蹤。」

昊天嶺抬了抬手:「那明妃的背景有沒有問題?」

「明妃本身是出自於夏立國一位小官吏的女兒,目前她娘家那處也無任何實權,即便她再如何,也無法撼動夏立半分,因此情報處這邊對她的綜合評判是沒問題的。」

「嗯。那女冠子的背景呢?有查到嗎?她是否有可能與皇叔認識?」

「女冠子自稱廉禎,宮裡的人都稱她為廉禎道姑,所屬據傳是霞陽山的霞陽宮,夏皇去查過,該道觀當時的確是有位廉禎道姑雲遊四海去了。

只是我們的人此次去確認時,卻是在道觀後山發現了廉禎道姑的墳,問了觀裡的人,卻無人知道那墳的由來,只道奇了,廉禎道姑不是當年因送了公主回宮,後來便住在宮裡頭了。

而且我們還問到一件事,廉禎道姑當年從未離開過霞陽宮,有一日出門到山下村落採買,回來時卻帶回了一個才失親的小女孩照顧,小女孩與廉禎道姑的互動親睨,一點兒也不像才認識的形容。小女孩在道觀裡住了數月,就被帶往宮裡去認親了。

至於宮裡頭的那位廉禎是否同皇叔認識,這年代久遠,查起來還需要費一些時間。」

「冥殤,可有那位女冠的畫像?」

「有。」冥殤摸出了一個畫卷,遞給了昊天策,「只是這是道觀裡非常久遠以前為廉禎道姑所繪,不曉得與現在是否一樣。」

「下令讓夏立那處的情報送現在那位女冠的畫像來。以免差異太大。」

「是。可能會費些時間。」

「無妨。有了畫像就讓畫師多描幾幅,對了,還有四哥手裡的那幅也是一樣多描幾幅,一起拿到小雨幼時那個小山坳去問問。」

昊天策將畫卷徐徐展開,那畫卷因年代久遠,紙材已有些脆。加之冥殤在取得時為了確認,在展開時畫卷已有些損傷。昊天策便乾脆將畫卷拿到昊天嶺的書案上,在展開後直接提筆,在書案的新宣紙上畫了起來。不一會兒,如出一轍的畫像便在新宣紙上出現。

雪晴過來看了看:「策哥哥果然厲害!畫得簡直是一模一樣呢!」接著一邊將紙拿了起來一邊朝紙吹氣,放到一旁的晾架上,好讓墨跡能快些風乾。

「等會兒咱們便將這畫像拿回去讓畫師多畫幾幅吧。」

「勞煩了。」昊天嶺轉向冥殤問道:「冥殤,你既然從南方回來,那三小國異動的原因有知道了麼?」

「回主子,似是因為同被威脅的形容,可確切的原因還無法從宮廷裡流出來,尤其夏立鎖城的消息一出,三小國已在挑選日子結盟了,可那三王似乎又不敢出城結盟的行徑很奇怪,因此屬下讓李衛去想辦法了。」

「嗯。雲頎,三哥那處聯絡得如何?」

「回王爺,宇王的部下說他似是找到了什麼,因此到了極南之地去了。目前聯絡不上。不過他的部下有代為發了令下去,只是宇王不在,回傳的速度恐怕會慢些。」

「極南之地呀……。好吧,也只能先如此了。」

「對了,嶺兒,你現在怎麼得空讓我們來書房?你不是在陪文嫣公主嗎?」

「我隨便找個了藉口讓她今夜宿在御王府的紫藤園,她現在回驛館拿東西了。」

「拿東西?」雪晴嗤笑了一聲:「她想進御王府很久了吧,還親自回去拿東西?」

「嗬嗬,她回驛館一趟肯定是有鬼的,其實她讓侍女回去拿不就得了。」

雪晴搖了搖頭:「嶺哥哥、策哥哥,我想去看看靈兒。」

「去吧。我同你策哥哥再商量點事。」

「那晴兒先告退了。」

兩個男子溫潤的眼神送了雪晴出了門,便又繼續議事。

「雲頎,查到琮瓍的巫女是如何傳承的了嗎?」

「是。因為從未有巫女……。」

雪晴聽著議事的聲音走出了書房,她抬頭看了看藍天白雲,遠方有濃厚的烏雲似是朝著此處而來。

 

「母妃,孩兒想就赫連宸的建議就那麼辦了,屆時如要發難,約莫三日的急行軍便能到了京都,至於到時母妃的退路現在便開始準備比較好……。」

「那你不用擔心,母妃有命人偷偷挖掘暗室,那處隱密得很,等你成功了再來接母妃出來便可。」

「好,那孩兒就著緊去辦了。」

 

靈兒在蓮華芳沁裡並未收拾很久,便將行李全都給置在臥榻上。

她看了臥榻上的東西,苦笑了一下,這偌大的御王府裡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其實很少。

榻上放著一隻壞掉的機關﹑一塊破爛的布、光武帝賜的珍珠及玉石各三斗與幾件素色衣裳。一旁的小几上則放了她郡主身份的墨寶及那幾斛的賞賜及白銀百兩。

「郡主,晴公主來了。您現在……?」當小武踏進後廳,毫無預警地見到臥榻上的東西時嚇了一跳,當即瞪大了雙眼、捂住了嘴。

雪晴遲遲未見到小武出門來讓她進去,生怕出了什麼事便也直接進了後廳。當她越過小武愣在那兒的身子見到臥榻上的東西時,她不止是驚駭了,心中還升起一股風雨欲來的預感。

嶺哥哥不是說同夏文嫣公主一事只是作戲麼?

靈兒收拾那些東西是要做什麼?

小武似是反應了過來,三步併兩步地跑到靈兒跟前跪了下來,「郡主……您……您這是要去哪兒?」

雪晴亦快步地走了過去:「妹妹,怎麼了?突然收拾這些東西?」

「晴姐姐來了呀,靈兒見過晴姐姐。」靈兒淡淡地道。

雪晴去握了她的手:「妹妹是怎了,在收拾這些?」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