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五 – 好戲上場 I

玉燕以手撐著頭思索半晌後道:「我覺得形似,雖然那身氣質也像,但風骨沒有雨王妃好。」

「那這樣主子還整宿整宿地宿在驛館……?」

「是呀,而且主子同郡主不是再有四日要大婚了?如此……,而且主子先前說過同郡主大婚後郡主會是正妃的。」

「唔……可聽說郡主昨日見周夫人說要延婚儀的日子呢!是不是郡主聽說了什麼?」

「有這回事?不過郡主的身子不好這事兒全王府的人都曉得,雖說那是因為郡主同主子出去打仗時,為了主子幾次差點兒死了,從那之後主子就一直用極名貴的藥材在幫她補身體……郡主的身體如此,以後能為主子延續子嗣麼?」

「妳們說主子是不是因為要對郡主報恩,所以才要迎她為王妃?」

「不、我覺得主子是真心喜歡郡主的,上次我親眼見到他們在食堂外的轉角親親,那感覺……。」

說這話的丫鬟臉色似是想起那場面,臉色緋紅了起來,頓了頓又道:「總之,我覺得主子是愛郡主的。

只是若那公主真是雨王妃再生,主子心中不知會有多高興呢!也許主子應該迎文嫣公主為王妃、迎郡主為側妃,這樣不就完美!」

「可若如此,主子先前的承諾不就食言了……也許應該是郡主為王妃、公主為側妃?」

「可那文嫣公主畢竟是夏立國的公主,聯姻有可能屈居於側妃的位置麼?」

「那倒是……。」

「不過,不管如何,只要主子迎了這兩位,後院至少有二位妃子為他生子嗣,子嗣問題不就解了?」

「也是呢!咱天耀也不是容不得男子三妻四妾的,更何況咱們主子如此英勇威武,後院充實些,子嗣也就不成問題了。」

玉燕大丫鬟突然壓低了聲音:「欸,中午的時候,我好像瞥見主子帶文嫣公主回來,妳們說他們會不會是在商量大婚的事,我聽說那位文嫣公主也是為了和親的事情來天耀……。」

三個丫鬟侍女的聲音逐漸遠離,靈兒右手捂著左胸口,臉色蒼白地從樹後出來,小武見她腳步有些虛浮趕忙扶了她一把。

靈兒背靠著樹,以聽不出什麼情緒的聲音問道:「小武,我記得妳先前說過妳入府已有六年了吧?方才那侍女還是丫鬟說的是真的嗎?」

小武確實是八歲的時候就來到御王府,經過了這六年歲月也算是參與過府內幾個重大事件的老人了。她比那玉燕丫鬟早進府半年,那丫鬟所說的每樁每件她都清楚。

只是她一直恪守著御王府的府訓,從來不在靈兒的面前嚼舌根。

這會兒靈兒如此問,她著實難以回答。

小武正琢磨著如何回答時聽到靈兒的聲音幽幽地傳來:「是了,當年確實是真的發生過那些事……。原來他如此地為雨王妃傾倒……。」

她趕緊出口寬慰道:「郡主,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

文嫣公主並非是雨王妃,而主子待您是如珍如寶般呵護,您看主子為了娶您過門,還讓您晉了郡主好匹配些不是?

主子待您雖笨拙了些,可都是出自真心的不是?

小武相信主子有主子的原因的。您別想太多了!」

靈兒有些怔愣地問道:「小武,昨夜……莫失之子莫負……莫負的生母是誰?」

「郡主,您怎麼突然問這問題?」

「小武,莫負是不是二夫人所出?」

小武低頭低聲說道:「是。」

「既是如此……既是如此……。」靈兒大步流星地往書房去,嘴裡還在唸著:「對,問清楚,凡事都要講求證據才行,我去問問他、我去問問他。他說過此生只有我一人的……。」

小武見這形容不好,也快步跟了上去。

 

書房外,除了待命的侍女小廝之外還難得見到雲頎也在門外候著。

雲頎那英俊的臉上,此刻滿是疲備,雖不至於到滿臉鬍渣未修容的形容,可那眉頭上擰成一個大大的川字,在在昭示著他的心事重重。

冥殤出去了一趟還未回來,自家王爺又放了許多時間在文嫣公主那兒,要調查或調動人手只能由他一個人處理。

除了日常的各國情報目前都先轉到瑾王那處外,王爺最近又吩咐了不少要查的事,他只能不停地調人去查,偏生又遇上有人一直在從中做梗,再加之王爺給的時間緊迫,他真是有些欲哭無淚。

他在苦思著如何做才能讓那些事能順利些,是否要換個策略,驀地,耳朵動了動。

有兩個女子的腳步聲以很快的速度接近中。

他往梧桐居的院子入口掠去,就見靈兒後頭跟著小武,兩人從園子的那一頭快步地走了過來。很不巧地,他同她的視線在空中交匯。

雲頎一陣尷尬,瞬間覺得頭上有許多黑線降下。

靈兒一見到雲頎便心下了然,暗忖:原來王爺還真是帶著她到書房來了……。

雲頎則是頭痛:丫頭她怎麼什麼時候不來,偏生王爺同文嫣公主在書房裡頭下棋的時候來!

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升,他覺得眼下別讓靈兒進書房比較好……。

雲頎一個跨步便到了靈兒的跟前客氣地道:「郡主來書房有何貴幹?」

靈兒聽聞雲頎這陰陽怪氣又不若平時用語的語氣也不說破,忍著心中的酸楚平和地問道:「雲大哥,王爺是不是在書房裡?」

「王爺是在書房裡沒錯,但他有要事,不方便任何人進去所以才讓我在這兒擋人的。」

她心中苦笑道:原來自己現在連進書房的資格也沒有了呀!

她苦澀地問:「周夫人來過了嗎?」

「周夫人?」

「那既然周夫人沒來過,我自己進去同他講。」

「可沒王爺的吩咐,我不能放任何人進去。」

「那麻煩雲大哥為我通傳好嗎?」

「可王爺有吩咐過……。」雲頎還未說完,一個清脆的女聲打斷了他的話:「雲頎,是誰來了?」

「是我,德安郡主。」靈兒聞聲怔了一怔便趕緊大聲地回覆,希望屋裡的人能聽得清楚。

不多時,書房的門開了,一個宛如靈動小鳥般的美人兒從裡頭走了出來,接著昊天嶺的身影出現在書房門口,帶著淡淡微笑慵懶地靠在門框上。

他穿著銀絲暗繡的白色中衣,衣服的前襟微開,肩上披著一件半透明淡紫色的外袍,一頭墨黑色的長髮不紮不束地恣意落在肩頭,大約是一副休閒的模樣。

靈兒見到他的第一眼,體內那被緊緊箍著、壓抑在心底的思念於轉瞬間就破開了牢籠,竄了出來。心頭立刻湧現盪漾的情素,澎湃激昂地在叫囂著彷彿累積有一世紀之久的想念。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