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七 – 情報 I

夏文嫣在靈兒走出書房帶上門後道:「天嶺,你不會真答應她吧?聽起來你承諾了她不少,你若是答應了,就變成一個失信於人的人了,本宮覺得這樣不大好。」

昊天嶺走到夏文嫣的面前攏了攏她耳畔的碎髮到耳後去,柔聲地說:「是嗎?」

「是呀,君子重信,一諾千金,不能輕易毀壞的。本宮沒想到你已經有了未婚妻子……本宮還是回驛館了,我們還是別再來往,本宮瞧德安郡主很是傷心的樣子呢。」

「妳介意做個側妃嗎?既然本王答應了她,將她娶回府內當個正妃供起來就行了。如果妳同意當個側妃,本王立刻讓父皇寫國書到夏立求娶妳做側妃。」

昊天嶺注視著夏文嫣,見到她眼神裡的心動,只是下一瞬,夏文嫣卻開口道:「天嶺,本宮畢竟是一國的公主,是不可能屈居在側妃的位置。

若是問本宮的真心話,你知道本宮的性子,也是不可能願意同其他人共侍一夫的。」

「那本王若是想娶妳,勢必就得做個背信忘義的小人了。」昊天嶺爽朗地道。

「呵!你知道本宮捨不得你當個小人的。可惜我們相遇得太遲,我們還是別再來往了,本宮走了。」

夏文嫣話落轉身就走,昊天嶺的雙眸中閃過一抹痛色,他快步上前伸出長臂將夏文嫣摟進懷裏,輕聲地道:「留下來別走,本王晚上帶妳去看星星。」

夏文嫣順勢反手抱住昊天嶺的手臂:「……這樣好嗎?郡主……。」

「不用管她。」他的臉枕在她的頸窩處如是說道,昊天嶺輕笑了一聲又道:「既然說好了晚上要去看星星,那本王先安排妳今日在紫藤園住下吧。」

「來人。」

「主子。」在院子裡候著的侍女走了進來。

「去讓人收拾紫藤園,今晚公主要住在那處。」

 

靈兒從書房內出來時的面色相當地不好,幾近鐵青。

由於御王府內規定侍候書房的人,除了得令者之外一律都是候在院子裡的一處大亭子裡。於是她們一眾侍女小廝,包含文嫣公主帶來的侍女小念全都在這召亭裡候著。

因而小武無法得知靈兒進了書房後發生了何事或受了什麼刺激,只能從靈兒的臉色上判斷,一定發生了不好的事。

小念自雲頎與靈兒的對話知曉她便是德安郡主,此時見她出來面色不好,在心裡很是為自家公主開心,面上露出喜色來。

小武看了一眼小念,蹙眉迎上前去,靈兒並未理睬她,只是速度極快地與她擦身而過。她很怕自家郡主會出事,趕忙跟在她身後。

可靈兒並未如小武以為的會做些什麼,她雖是悶悶地出了梧桐院,卻未回蓮華芳沁,而是到了鈴蘭園後方園子的那塘池水旁,望著那池水在柳樹下坐了一個時辰。

接著便又在王府裡的園子裡晃,時不時拐著小路穿到對角的園子。

待主僕倆回了蓮華芳沁已是二個時辰後的事了。

「小琰,有通令來過麼?」

「回郡主,沒有耶……?郡主在等什麼通令嗎?」

「沒什麼……。妳們都退下吧,我想先休息一會兒。」

「是。」

「郡主,您面色不好,要不要請呂大夫來瞧瞧?」

「不用了……。小武,妳陪我到處晃也累了,也先下去休息吧,有通令再來告訴我。」

「是。」

靈兒等小武、小琰都出了廳門,徑自開始收拾起東西來了。

 

「天嶺,本宮貼身的東西都放在驛館,本宮想回去一趟……。」

昊天嶺輕笑了一聲:「好呀,那快點兒回來。」

「嗯。那本宮先走了。」

「本王送妳到大門吧。」

待送走了歡喜的夏文嫣,昊天嶺回到了書房,房內有兩抹夜行衣的身影。

他不急不徐地走上主位坐下,兩位暗衛向他行禮。

行禮完,其中一位遞上了字條便退下,昊天嶺道:「你可終於回來了。雲頎應該會很高興吧。」

昊天嶺看向字條,嘴角不禁勾了勾:「慶長藥師與元谷藥師要到京都來了。」他看向冥殤:「南方的情況如何?順利麼?」

冥殤正要回答,便向一旁稍微退了退,昊天策並雪晴很快就走了進來,後頭還跟了雲頎。雲頎見到冥殤果然一臉看到救星的形容。

冥殤一抱拳便道:「冥殤見過瑾王殿下、見過晴公主殿下。」

「免禮,你回來了呀。」

「是。」

「四哥、晴兒,妳們先找位子坐吧。冥殤,你說。」

「是,夏立國都城會封鎖主因是夏皇中毒一事,而夏立的太子很巧地又在接獲消息從獵場趕回皇宮時遇刺,這讓人很難不聯想到陰謀論。」

「嗯,確實如此,鎖城的事是誰處理的?」

「是夏立的王后。」

「嗯,有雷霆手腕。後續呢?」

「在太子遇刺的消息被傳回都城時,夏后就立即鎖宮封城了。

可即便如此,卻還是查不到夏皇中毒的源頭是來自哪兒,刺殺太子失敗被俘的那些人也在牢裡死了個乾淨,查無可查究竟是誰幹的。

我們在城內的情報網中發現有人在清理的痕跡。於是便動手試圖搶救並拿到了一些證據藏了起來。」

「那些證據有拼湊出主謀是誰麼?」

「回主子,很零碎,還無法完全確認出背後的主謀。」

「那先說說現在夏立皇室的情況如何。」

「夏皇畢竟也是個練家子,自身的毒當然是優先以內力的方式逼出,可原本他已逼出了七成的毒,卻未想那剩下三成的毒竟反嗜他的功力,以致於中毒加深,現在只好改以藥湯來袪毒。

至於皇太子更奇了,遇刺的傷在太醫們的努力下好了幾成後卻見反覆,傷口遲遲無法痊癒。」

昊天嶺聽著邊似是漫不經心地玩著自己的頭髮,忽道:「四哥,那毒聽著耳熟,我倒是想起京都附近好像有人會知曉那毒來自何方。」

「喔?」

「雲頎,」昊天嶺拿出身上一塊看上去像是八掛的令牌,「拿著這個去城外找那幾個江湖人,請他們到瑾王府去坐坐。」

「是。」雲頎接過令牌便出門安排去了。

「四哥,就麻煩你問問了,那幾個人是來找夏文嫣的,不知找她做什麼。」

「好。」

「那現在夏立的事情都是夏后在親政?」

「回主子,夏后畢竟是承相之女,不便干涉太多,國事還是夏皇在把持,但由夏后出面。出了如此大事,國內依舊是井井有條。」

「嗯,那夏文嫣的身世……?」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