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一 – 暗示

靈兒邊跑邊覷了眼對岸的女子,赫然發現那女子竟是夏立國的長公主夏文嫣,心下覺得奇怪。可她很快便認為那夏文嫣應是王爺帶來的,只是因為身份,不便參加這莫府家宴,於是王爺便讓她在園子裡等待。

夏文嫣見莫邪的腳已從臨水樓梯踏進到了湖裡,便縱身一躍,轉眼間到了靈兒的面前。

靈兒鄂然,急急地停下腳步已是離夏文嫣僅一肘之遙。

兩人面對面,在這場面還不及稱得上是所謂的兩女對峙時,夏文嫣的右手用力揮開,靈兒便聞一股極濃的鳶尾花香。

當靈兒發現那花香味裡帶有迷香時已是太遲,她已吸進了迷香。在意識模糊之際,她聽見夏文嫣極其魅惑地說道:「嗬嗬,妳暈倒在這園子裡,什麼都未曾看見,當然也未見到本宮與莫邪見過面。唔……。」

夏文嫣笑了笑,低低地說:「那樣似乎能直接打擊,比較有趣吧……。」

她又用著蠱惑的聲音再道:「妳看見我在這園子裡等著御王出來要一道回驛館……因為御王捨不得與我分開。呵呵。記住了麼?本宮不會將御王讓予妳的,妳早些走吧,省得本宮動手。」

 

昊天嶺在莫縱的介紹下同莫家的親戚舉杯,可直到去取果汁的小武回來了,去更衣的靈兒卻遲遲未歸。

昊天嶺蹙眉望了一圈廳裡,「莫縱,本王先離席一會兒。」

說著,他便起身,「小武,去問問侍女,有沒有看見郡主。」

「是。」

昊天嶺在廊下的盡頭等小武去問回來,心中有些莫名地浮躁起來。

終於小武回來,他急急地問道:「如何?」

「回主子,郡主確實有問過恭房在哪兒,因為位置很近,郡主不要侍女陪她去。」

昊天嶺捏了捏眉心,「分頭去找,別驚動人了。」

「是。」

 

「公主出來了。還順利麼?」

「嗯。」夏文嫣輕笑了一聲:「那個莫邪很容易對付。佐文,望風時有見到誰出入將軍府麼?」

「沒有。」

「那好,回去吧。」

「是。」

夏文嫣主僕離去,暗中有二個暗衛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其中一位便往將軍府裡去。

 

昊天嶺發現靈兒時,她趴倒在湖中心的小橋上。

他摸了摸她的小手,幸好並不是十分地冷,她倒在此處並未很久。

昊天嶺俯下身正要將她抱起,卻聽見湖裡傳來掙扎的聲音。抬眸一看,似是有人在水裡頭嗆著水。

他飛身到湖面上拉了裡頭的人上了岸,才發現那嗆水的人竟是莫邪。簡單處理後,莫邪就醒了,昊天嶺便不理他,徑自走到橋上將靈兒抱了起來。

昊天嶺才將靈兒抱起,便蹙起了眉頭,她身上的幽香竟多了一股淡淡的鳶尾花香氣。

難道是夏文嫣跑來對靈兒出手了?

他為身上的人兒注入些內力袪寒邊道:「莫莫,你方才是怎麼了?一個習武的人落在水裡嗆水可不是平常事。」

莫邪方醒,腦子裡還有些不清醒,只記得他好像做了美夢,便實話實說道:「我……我好像是喝醉了,終於是夢到了小雨……她說她在那兒沒有我們過得不好……。」

「那你是如何掉進湖裡的?」

「大概是喝醉了吧……。」莫邪沉吟著,邊回答,邊想著夢裡的美好。想到她親了自己一下,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你有見到文嫣公主嗎?」

「文嫣公主?她來做什麼?你有帶她來?」

「……你身上衣裳都溼了,看是要回屋去換身衣袍還是用內力烘乾,免得風寒了。」

「唔……好。多謝關懷。」

昊天嶺覷了眼眉眼間明顯露出愉悅的莫邪,將靈兒抱回宴客大廳附近,問侍女要了一間房,讓她去躺一會兒。

「主子。」

「說。」

「文嫣公主在您到將軍府後不久翻牆進了將軍府,進了府後約莫待了三刻鐘才翻牆離開。」

「待了三刻鐘……?」

「是,她出來後同她的暗衛長佐文說到了莫邪大人。」

「說什麼?」

「原話是:那個莫邪很容易對付。」

「看來莫莫同靈兒都遇上了她……。」昊天嶺思忖了一小會兒:「有其他異動麼?」

「回主子,沒有。」

「她現在人在何處?」

「看那方向應是回驛館了,小五正跟著他們。」

「小心點兒,別被發現了。」

「是。」

靈兒躺了一會兒,因身旁的說話聲而醒來,昊天嶺聽聞她的動靜,馬上靠了過來。

「我怎麼了……?」

「妳暈倒在園子裡,在湖心的小橋上……妳怎麼會暈倒在那處?」

「我……。」

靈兒回想著,她其實沒什麼記憶自己是如何走到湖畔的,等到她發現時,自己已是在那處了,然後……?

然後她便想不起來了,隱約好像看見到什麼,所以自己走上小橋……自己還是跑上前去的……。

「唔……。」她捂著額角,那上頭密密麻麻全是汗水。

「妳怎麼了?還好嗎?」昊天嶺見她不對,手先是撫上她的額頭,輸了內力探查,可未發現有何不對。

「好了,好了,別想了!妳只要說說妳是不是在那處有見過文嫣公主?」

昊天嶺不說這話還好,這一問,靈兒猛地推開了他,冷冷道:「是了,你還是早些去找你的文嫣公主吧,她不是正在等你麼?」

「她是不是對妳做了什麼?」

昊天嶺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仔細地看著她的雙眸。可靈兒逃避著他的眼神,他只好強勢地捧住了她的小臉,逼著她看著自己。

「看著我,寶貝!」

靈兒十分不配合地掙扎,甚至是將眼睛給用力閉了起來。

昊天嶺擰眉:「寶貝,別!妳這樣我很擔心!」

「不用!不用你來擔心我,你既與文嫣公主相愛,何須再顧及我……。」說著她的淚水撲漱漱地流了下來,整個人顫顫著發抖。

他見狀忍不住將她抱進了懷裡,低聲在她耳畔道:「我只愛你、我只愛妳,妳身上有她慣用的香味,我不放心,妳定是見過她了對不對?」

靈兒在他懷裡怔道:「她說你讓她在那處等你一道回驛館,妳們如膠似漆捨不得分離……她還說,一定不會將你讓予我的,要我自己早點離開。」

昊天嶺這下是能明白了個大致上的輪廓,她在園子裡亂轉,遇上了夏文嫣正對莫邪做了什麼,依靈兒身上的那淡淡的鳶尾花香味裡還暗藏了非常之淡的迷香……夏文嫣很可能是給她下了什麼暗示,說不定還下了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