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 – 一灘血水

靈兒睡到了近戌時正才醒,醒來時守著她的是小琰,小琰見她醒了連忙遞上一杯溫水。

她迷迷糊糊地接過了水杯:「嗯……小琰?現在什麼時刻了,怎屋子裡點起燈來?」

「回郡主,現在已是戌時了。」

「戌時?」她扳著手指,「我記得我好像是午時初就開始睡的……我怎麼睡了四個時辰……難怪我覺得這一覺好像睡了很久……。」

「您餓了吧……?要不要先用膳?」

靈兒摸了摸肚子,覺得好像有那麼點兒餓,「好,我在廳裡用吧,不然會麻煩到大嬸。」

小琰笑道:「是。」

「對了,小琰,妳方才說『用膳』,王爺也還未吃,會過來一道用是嗎?」

「回郡主,主子已經用過晚膳,好像正在書房裡頭忙呢!需要請主子過來嗎?」

「原來如此……他在忙便不用了,妳知道他最近在忙什麼嗎?我好久沒見到他了。」

「小琰不清楚呢!郡主,小琰先去廚房拿您的晚膳。」

「嗯,去吧。」

小琰轉身而去,靈兒逕自下了床榻,覺得肚子似乎沒有那麼餓了。她走到臥榻找出蜜香紅茶的茶葉出來,沖了茶。

待到小琰回來,她已是吃不太下。可她不想浪費,便一邊聊天,一邊多少吃一些。

「小琰,最近比較常見妳來蓮華芳沁當差?」

「是呀,郡主與主子就要大婚,小武姐姐也跟著很忙,周夫人便讓我來幫忙。」

「喔?小武在忙些什麼?」

「小武姐姐最近常常同有謙哥一道出去採買。」

「同有謙一道……呀。」靈兒點點頭,露出一個若有所悟的神情,「我知道了。」

「說到這兒小琰覺得有謙哥好像喜歡小武姐姐。」

「小琰在羨慕?」

「哈哈,羨慕倒是還好,能找到像有謙哥這樣的男子是不錯,不過若能再聰明些就好了。」

「是麼?」靈兒笑了笑,舀了口湯喝,「如何這樣說?」

「他在小武姐姐面前經常……不,應該說總是笨手笨腳的。

上次倒茶時還因為小武姐姐只是從他面前經過而已,他就忘了自己正在倒茶,結果熱水就滿溢出來燙到了手,郡主您說他笨不笨?」

「呵呵,有謙也真是的。」

「郡主您還沒聽到更好笑的呢!上次有謙哥出城辦事,在路邊看見漂亮的野花,便摘回來要送給小武姐姐。

結果他也不懂得拿清水養著花,回來時掏了蔫巴的花給小武姐姐。那時只有小武姐姐開心的笑了,我們在一旁是捧腹怎麼有那麼傻愣的人。」

靈兒聽到一半時便垂了眸子,淡淡地道:「小琰妳才十二歲還小,也許終有一日也會找到妳的Mr. Right。」

「嗯?什麼米特瑞……?」

「沒什麼。……小琰,對不起,我真的吃不下了,麻煩妳收下去吧。」

「好的,郡主。那小琰去拿藥湯過來。」

「嗯。」

小琰收了几上的殘羹,端了藥湯上來,還依小武所言附了幾種蜜餞上來,卻見靈兒倚著臥榻愣愣地看著窗外,小琰覺得她的側影似是有些心事、又有些落寞。

她先想了想先前是否有說了不得體的話惹靈兒不開心,然後硬著頭皮道:「小琰是不是惹郡主不開心了?」

靈兒回過神來,對小琰扯了扯嘴角溫聲道:「怎麼了?」

「嗯……郡主您發呆了好一會兒了,藥都要涼了,聽說那藥涼了更苦,您是不是……?」

「妳說得是。」靈兒拿起藥碗,喝了藥,又看著窗外發愣。

小琰有些奇怪,小武姐姐不是說郡主很怕喝藥,一定要配蜜餞的,可今夜卻只喝了藥而已。

她撓了撓頭,想開口問,正好瞥見小香正推開後廳的門要進來交班。

小琰左右晃動了一下,見靈兒似是未注意到自己的行為,趕緊快步、大步地走到廳門處拉了小香到廳外去。

「小香姐姐,郡主先前午睡起身時心情好像還好,可用了膳之後卻變得怪怪的……。我不知道做錯了什麼,妳能幫我問問嗎?」

「阿?那郡主在用膳時有說什麼嗎?」

「也沒什麼,就是關心一下我最近怎突然出現在蓮華芳沁當差,我就一五一十地說了小武姐姐最近頗忙,然後說到有謙哥的糗事……。」

小香輕輕地拍了拍小琰的手:「妳這兩日才過來蓮華芳沁侍候,不曉得主子同郡主的事……她們很久沒『見面』了。」

「很久沒見面?可主子不是每夜都過來蓮華芳沁過夜的麼?這是全府上下都知道的事呀!周夫人還偷偷地在準備育嬰用品呢!」

「主子是每夜都過來沒錯,可都是在郡主入睡了以後才來,又在郡主醒來之前就走了,她們實際上約莫有十多日未面對面說話了呢!」

「真的假的!難怪……哎呀,都怪小琰嘴巴大……。」

「算了,不怪妳,我先去陪郡主,妳之後小心點,要多學學如何讀空氣才行。」

「讀空氣?什麼意思?」

「哎呀,妳連這也不曉得呀!這是京都裡新的流行語嘞,看臉色的意思,懂了沒?妳呀,多用點心,不然不止不會讀空氣,還跟不上流行呢!」

 

「御王這月初九要大婚?這情報是確認過的?」

「是。」

「呵呵,這可真有意思,所以說赫連宸還未使出那殺手鐧……。茵茵,本王子記得妳說過赫連那些皇室傳家的簪子,如果給女子定了親,那女子卻未嫁入赫連皇室會如何……?」楚秀成摸了摸懷裡女子的秀髮問道。

「呵呵,那還不簡單,赫連皇室的先祖們將會在那女子婚嫁拜堂的那夜亥時末,將那女子化為一灘血水,以做為懲戒。」

「小乖乖,這事妳到底是從哪兒聽來的?」

「秀成,你又忘了!是我的姨母說予我聽的。」

楚秀成玩著茵茵的髮尾道:「那位德安郡主若拜了堂之後會如何,聽見了沒有?

讓探子將這件事,在他們成親那日拜堂之後,再當做是本王子給御王的新婚賀禮送給他們,讓他們好好的樂一樂吧!

本王子就不信那御王有通天的本事能阻止他新娶進門的嬌妻化為一灘血水。哈哈哈!」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